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926章 又敲定一个铜矿


    望着眼前的陈耕,卡里玛的眼神有些闪烁。

    在接到陈耕电话的时候,他就猜到了陈耕的目的:十有**就是为了坎萨西、康克拉和恩查加这三大铜矿中的某一个,在猜测陈耕到底打算怎么做的时候,他有些好奇:陈耕愿意付出多大的筹码来让自己帮他说话?

    “卡里玛先生,有些话我就直说了,”几句简单的寒暄之后,陈耕没有绕弯子,直接对卡里玛说道:“您应该已经知道了,在赞比亚决定扩大对外合作和私有化的大前提下,润华实业打算加大与赞比亚的合作力度与深度。”

    “没错,我知道。”卡里玛故作淡定的喝了一杯咖啡,等着陈耕继续往下说。

    “我对坎萨西、康克拉和恩查加这三个铜矿感兴趣,并且希望能够与赞比亚政府合作开发这三座铜矿中的一个,不同于西方国家那种野蛮的掠夺,我们是真正希望能够与赞比亚在合作的过程中互利共赢,所以我们的合作方式与西方矿业公司的合作方式完全不同,”虽然陈耕相信卡里玛已经知道了自己这边的条件,但陈耕还是再次给他说了一遍:“润华实业愿意拿出3亿美元,对我们合作的铜矿进行生产设施的升级换代,将现有的产能再提升40%,并且引进先进的管理方法,在做了这么多之后,我们只要60%的股份。”

    “60%?太多了吧?”卡里玛咂咂嘴,道。

    润华实业在付出了这么多的代价之后,要60%的股份,多吗?其实一点不多,卡里玛自己心里有一本账,但话说回来,既然卡里玛是赞比亚的部长,他就要为赞比亚谋取利益也是为自己谋取利益。

    “股份的问题,我们再谈,重要的是我们对这个合作都感兴趣,”陈耕轻飘飘的把股份的问题给推到了一边,望着卡里玛沉声道:“我想要说的是,部长先生,作为一个国家的部长,您的日子现在过的太穷困了,如果我没记错,您一年的收入似乎还不足5000美元?”

    “啊……哦……这个……”

    卡里玛吱吱呜呜的,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何止是不到5000美元啊,如果是按照官方给出的薪资水平,卡里玛的年薪还不到1000美元,哪怕算上各种明的暗的收入,加在一起也不到2000美元,5000美元?实在是太抬举他了。

    陈耕微微一笑,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毕竟这不是多么光彩的事情:“是这样,我们合作这么久了,卡里玛先生你对我们润华实业一直十分支持,对此我们一直身怀感激……说了这么多,我想要说的是,如果我们能够拿下这三座铜矿中的一座,是需要用到大量的矿山运输车的。”

    “当然。”卡里玛下意识的点头。

    专用的矿山运输车嘛,卡里玛当然知道,那都是一个个的大个头,一个轮胎就有2米多高,小型的矿山车都有五六十吨的载重,大型的矿山车的载重甚至超过200吨,那都是一个个的庞然大物,他只是有些不明白,陈耕忽然提到这个东西干什么?

    “如果您家里有人对做运输生意有兴趣,可以来我的车队租一辆车,”陈耕轻飘飘的道:“多了我不敢说,起码一年赚个几万美元还不是太大的问题。而且这都是正当的生意,完全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一年赚个几万美元?!

    陈耕下面说了些什么,卡里玛已经完全听不清了,他的呼吸陡然急促起来:陈耕愿意“租”给自己一辆矿山车,然后保证自己每年赚几万美元?!

    矿山车很贵,哪怕是一辆载重五六十吨的小型矿山车,据说也要几十万美元,这么昂贵的生产设备根本就不是自己能够买的起的,但如果陈耕真的愿意“租”给自己一辆,并且允许自己的矿山车在这个矿上从事矿石运输业务……

    上帝啊!

    “你说的是真的?”卡里玛嘶声道。

    “当然是真的,”陈耕毫不犹豫的点头:“我们会签订正式的租赁合同,这具备严肃的法律效益,”顿了顿,陈耕似乎是自言自语的道:“我正在考虑,是不是将新添置的车队的2成都租出去。”

    2成?卡里玛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小心翼翼的向陈耕问道:“陈,我问一下,2成是多少?”

    “大概有20辆左右吧。”

    “……”卡里玛一屁股坐到了的地上,一脸的骇然!

    他明白了,陈耕是打算用这20辆矿山车来攻陷赞比亚政府的高层,就算自己不同意,也一定有比自己更多的人会心动:润华实业出于业务调整的需要,将一部分矿山车拿出来出租,这个谁也说不出有什么不对,至于这些承租者正好是各位部长的亲属,那只是巧合……

    “我……我……”

    作为一国部长,卡里玛也算是见过大场面了,但这个时候,他脑袋上简直汗如雨下,但一年至少几万美元的合法收入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有这几万美元的合法收入,不但可以让自己一家人有优渥的生活,还可以让自己的孩子到欧洲和美国去享受最好的教育,或者去中国也很好,总之不管怎么样,总比呆在赞比亚好……

    “如果总统先生提起了这件事,我会赞同的。”犹豫了好久,卡里玛终于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太感谢了,”陈耕开心的握住卡里玛的手,用力的摇晃了几下,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事一样,他拍了拍脑袋:“差点儿忘了一件大事……是这样,卡里玛先生,如果卡翁达先生成功当选下一届政府的总统,我决定把我那架里尔—35捐赠给赞比亚政府,作为赞比亚总统的专用机作为在非洲有着巨大影响力的大国总统,卡翁达先生竟然没有一架代表赞比亚脸面和形象的总统专机,这简直太不像话了!”

    陈耕决定将他那架里尔—35喷气式飞机送给卡翁达?卡里玛脑袋一晕,整个人都差点儿栽倒在地上,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玩大发了,玩大发了……

    严格来说,卡翁达其实是有自己的专机的,一架他在70年代访华时太祖送给他的运—5,但相比于各国总统用民航客机改装而来的大型私人飞机,这架以运—5为基础改装而来的飞机实在是与一国总统的气质不怎么搭,更别说这架飞机现在算起来也有差不多20年的机龄了,所以早在80年代初,除了在国内使用之外,只要是到国外,卡翁达基本上都是乘坐国外航空公司的航班。

    但是还是那句话,好歹也是一国的总统,没有一架私人飞机的确不像话,但此前,卡翁达最大的念想也不过就是一架1900d这样的小型螺旋桨动力的支线飞机而已,至于里尔—35这种在私人喷气式飞机当中算是中端的喷气式飞机,他连想都不敢想!但是现在,陈耕竟然打算将这架飞机送给赞比亚政府?

    “我没开玩笑,我很认真,”看着卡里玛的表情,陈耕就知道这家伙心里在想着什么,点点头,示意卡里玛你没有误会:“当然,这架飞是送给卡翁达先生的,如果是齐卢巴当选总统,就当我没说过。”

    卡里玛的眼睛都红了!

    只要卡翁达先生当选,陈耕就将这架里尔—35飞机送给赞比亚,而作为赞比亚的部长,意味着自己也有机会使用和乘坐这架飞机他可是跟着陈耕一起乘坐过这架喷气式飞机的,对于这架飞机的豪华和舒适有着充分的认识。

    想到这,卡里玛再也忍不住了,站起身匆匆的往外走:“我,我会尽力说服总统先生与你们合作……”

    看着卡里玛急匆匆的身影,陈耕有点想不明白了:一架飞机而已,至于这么激动吗?

    倒是林书瑶,望着匆匆而行的卡里玛,眼神有点复杂:“头,您真的打算把那架飞机送给赞比亚政府?”

    “嗯,”陈耕应了一声:“老金同志的生意做大了,有点看不上那架里尔—35了,打算把它处理掉换一家新的,我琢磨着反正也卖不了几个钱,还不如拿来送个人情……找个机会,把内政部长穆塔提约出来见一面。”

    “好。”

    ……………………

    对于陈耕会公关自己的部长们,卡翁达并没有觉得奇怪,在卡翁达看来,陈耕也的确是一个不错的合作伙伴,如果能够与陈耕合作,对赞比亚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作为国家元首,他总要为这个国家多考虑一些,陈耕的要求是6:4的持股比例,卡翁达有些接受不了,他觉得如果是4:6或者5:5就好了,但是他没想到,陈耕对自己的部长们下的力气竟然这么大,看着眼前这几个催着自己尽快敲定与陈耕的合作的部长,卡翁达不由皱紧了眉头……

    “陈耕给了你们什么好处?你们竟然这么帮他说话。”看着眼前的下属们,卡翁达实在是有些难以理解。

    “……”

    您这让我们怎么说?几位部长你看看我,我看你,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难道直接说陈耕说了,只要您同意与他合作,他就将矿山车租给我们,保证我们一年最少赚几万美元?

    这说出去多不好听。

    还是卡里玛,虽然觉得很别扭,但他还是轻咳了一声,第一个先开了口:“是这样的,我们只是觉得,当政府组阁之后,我们必须将发展经济、刺激民生放在第一位,这也是我们对民众的承诺,发展经济、发展民生必须要有钱,对于我们赞比亚来说,没有什么比尽快筹到发展资金更重要的事情了,而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是绝对不可能再向我们提供发展资金的,唯一的办法,就是在铜矿上面做做文章……”

    卡翁达老脸一红,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为什么不肯借钱给赞比亚?这个……嗯,与自己不无关系。

    卡里玛的话音一落,其他几位部长立刻跟着点头,纷纷表示对卡里玛的支持:

    “是啊是啊,我们必须要履行对民众承诺,否则下一届政府的时候民众就会抛弃我们。”

    “铜矿是我们的经济支柱,在没办法从外边借到钱的情况下,我们也只好打铜矿的主意了……”

    “陈是我们的朋友,对我们一直很支持,而且他开出来的条件还是非常有诚意的,起码比那些吸血鬼一样的西方矿业集团有诚意的多……”

    “中国人是我们赞比亚最好的朋友,一直都是……”

    …………

    看着自己这些帮陈耕说话的部长们,卡翁达觉得自己的头都要大了!

    更让他震惊的是,陈耕什么时候和自己的这些下属们这么熟悉了?他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做到的这一点?

    可不管是在什么时候做到的,有一点卡翁达很清楚,那就是如果自己能够成功当选的话。与润华实业合作已经成了本届政府内阁成员的共识,也是大家的利益所在。哪怕自己是总统,也不可能违背大家的意愿,更别说如果自己想要成为总统,接下来还少不了陈耕的支持。

    罢了!

    反正都是打算跟他合作的,既然这样,那还有什么好说的?深吸了一口气,卡翁达到:“大家说的有道理,嗯,我再仔细考虑考虑……”

    有了卡翁达的这个承诺,卡里玛和穆塔提对视了一眼,眼中都有些兴奋。卡里玛上前一步:“先生,陈还跟我提起了一件事,这件事关系到赞比亚在国际上的形象和脸面……”

    不提陈耕的允诺给卡翁达这边的部长们带来了多大的震动,单单说齐卢巴,看着日益高涨的支持率,他终于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还不是没有机会。

    “不好了,不好了!”

    就在这个时候,竞选办公室主任一脸慌张的冲了进来:“先生,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