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939章 我大苏维埃就这么完了?


    说是这么定下来,但前提是润华实业能够拿下卢姆瓦那和康克拉这俩铜矿。

    此前润华实业与赞比亚方面签订的只是意向合作协议,理论上并没有任何的法律效力,如果赞比亚忽然反悔了打算不带润华实业玩,润华实业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反正卡翁达已经是总统了,就算他不尊重大家之前达成的协议,你又能把人家怎么办?

    在知道润华实业此前与赞比亚签订的只是一个不具备法律效力的意向合作协议之后,这几天因为这件事而被打击的有点萎靡不振的叶云,整个人都兴奋起来。

    “我看啊,这事儿悬!为什么呢?你们想,陈耕这小子几乎是一分钱不花的就拿到了这么两个超级大铜矿超过7成的股份,换了你是赞比亚的总统,你乐意不?肯定也不乐意!”叶云用力捏着拳头,言辞凿凿的道。

    “叶总说的是,”冯超立刻把话给接了过去,一脸恍然大悟的吹捧道:“当时我还奇怪赞比亚总统怎么会以这种近乎白送的价格把这俩大铜矿拿出来与润华实业合作呢,现在想想,当时卡翁达为什么会答应陈耕的条件?还不就是因为再不搏一把就没机会了?

    在当时的情况下,为了总统的位子,别说这样的条件了,你看看赞比亚媒体爆出来的齐卢巴开给那些西方企业的条件,简直是为了总统的位子把国家都给卖了既然齐卢巴能干出这种事,卡翁达又能好到哪里去?这些国家的领导人,怎么可能跟咱们一样,都是抱着一颗为人民服务的虔诚的心。

    可现在,既然卡翁达都已经成了总统了,他还会继续遵循与发润华实业的承诺?我觉得这事儿悬乎。”

    叶云赞许点点头,与会的其他领导们也都觉得冯超的话没错,以这两座铜矿的价值而言,润华实业的条件简直就是趁火打劫,当时的卡翁达是没办法,不得不答应陈耕的条件,但现在,既然卡翁达已经成功的当上总统了,他怎么可能还继续遵守之前的承诺?就算他看重与共和国的关系,也肯定会逼着润华实业重新调整合作方案嘛。

    “到了那个时候,我们的机会就来了,”想到陈耕被卡翁达拒绝时错愕的表情,叶云一下子觉得心里舒爽了许多,呵呵笑道:“到时候我们再让姓陈的小子好好看看,什么叫做绝对的实力!”

    ………………………………

    叶云巴不得卡翁达一脚将陈耕给踹开,如果能顺带着抽陈耕两个巴掌那就更好了,但卡翁达让叶总经理失望了,这种最极端的情况并没有发生,在卡翁达一行返回赞比亚的拖一天,润华实业与卡翁达签署了双方联合开发新发现的卢姆瓦那铜矿和康克拉铜矿的合作协议对于别人来说,想要拍搞清楚协议的内容很难,但对于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来说,这完全不是问题。

    看到传回来的消息,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上上下下全都懵了:怎么和之前说的不一样呢?

    叶云的一张脸拉的跟驴脸似的那么长,难道真的就遂了陈耕那个小混蛋的心愿,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不得不与润华实业联合成立一个负责共和国在国内、国外所有涉及到铜这一块的业务的股份公司?

    叶云很不甘心,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的其他领导们更不甘心,但到了这一步,叶云和中华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的领导们是再也没招了。

    润华实业却是欢声雷动!

    虽然润华实业在这家暂时还没有名字、但是有可能叫做“共和国铜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新公司中,所持有的部分也就勉强30%,但在这么一家公司中占据30%的股份,只是想想都让人激动啊。

    这个消息甚至连依照协议来指导润华实业怎么造浮船坞的乌克兰人都知道了,亲自带队前来的马卡洛夫一脸震惊的问陈耕:“陈,这么说起来,你们公司就算是国企了吧?”

    “国企?”陈耕摇摇头:“不不,我们只是一家股份制公司。”

    对于陈耕的说法,马卡洛夫表示很不理解:“如果你们是股份制公司,那你们国家为什么敢将铜这种在国民经济中占据这么重要地位的金属交给你们公司来管理和运作?这不合常理。”

    “这很正常,”陈耕没给马卡洛夫解释,而是向他问道:“马卡洛夫先生,这第一艘浮船坞大概还要多长时间才能完工?”

    这已经是马卡洛夫第二次来中国了,第一次来的时候是两个月前,一个是考察润华实业的实力,另一个也是确保来润华实业的黑海造船厂的工程技术人员们的生活,想要看看这里的一切是不是和陈耕说的一样,第一次,这老头儿在这里呆了五天,这第二次,马卡洛夫作为主要的工程技术人员已经在这儿呆了一个星期了。

    “再有两个半月!”马卡洛夫信心满满的道:“这是你们第一次造这种大型特种工程船舶,没有经验,慢一点也很正常,不过等这艘浮船坞造完,你们掌握相关的技术和经验,就能快很多。另外,”望着陈耕,马卡洛夫一脸钦佩的望着陈耕,说道:“陈,我的说,你们有一群最优秀、最愿意学习的工人。”

    在共和国的这段时间,这些工人对学习的热忱给了马卡洛夫极大的印象,他从没见过还有哪个国家的工人是如此热爱学习的,润华实业从黑海造船厂引进的可不只是浮船坞的建造技术,还有黑海造船厂引以为傲的总段造船法停留在0号船台上的乌里扬诺夫斯克号核动力航母和1号船台上的瓦良格号航母,就是使用的总段造船法来建造的。

    对于马卡洛夫的恭维,陈耕毫不客气:“马卡洛夫先生,您说的没错,我们有着一群最优秀的、同时最愿意学习的技术工人。”

    对于这位在苏联造船业当中居于no.1、在苏联军工行业中也是国宝级存在的大神,陈耕真想借着这个机会向马卡洛夫发出邀请,不过犹豫了一下,陈耕还是放弃了,现在还不是时候。

    两人正说这话,李立华满头大汗的匆匆跑过来,大声喊道:“老板,老板,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什么事?”陈耕皱了下眉头,问道。

    “苏联解体了。”

    “什么?!”

    “什么?!”

    两个震惊无比的声音同时响起。

    第一个“什么?!”是陈耕发出来的,嗯,是他故意装出来的,1991年12月25日苏联解体,这么大的事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至于第二个“什么?!”,则是真的震惊,马卡洛夫的一张脸煞白,嘴唇发紫,一双手不停的哆嗦着,整个人看上去就跟心脏病发的人一样。

    倒是李立华,心里有些嘀咕:这是怎么回事?

    在今天早晨,陈耕就特意叮嘱李立华,打开电视和收音机,并且和咱们在苏联的办事处保持联系,时刻注意着苏联那边的动静。

    在接到陈耕的这个命令的时候,李立华还以为是自己的老板听到了一些不好的风声,也没太当一回事,可当苏联解体的消息传来,李立华整个人都懵逼了,一个之前从未有过的念头一下子从心底里冒了出来:难道老板早就得到了苏联会在今天解体的消息?

    老天爷!

    这怎么可能?!

    陈耕没有时间去管李立华心里是怎么想的了,他连忙一把扶住随时都有可能倒下去的马卡洛夫,急声问道:“马卡洛夫先生?马卡洛夫先生?您没事吧?小李,赶紧让车过来,赶紧送马卡洛夫先生去医院……”

    “不用了,我没事。”

    “嗯……”

    “我真的没事,”马卡洛夫死死的抓住陈耕的手腕,急切的向陈耕问道:“陈,你的秘书是不是听错了?苏联怎么会解体?苏联怎么可能解体?”

    知道老头儿现在的反应,陈耕没有跟马卡洛夫争辩,而是立刻向李立华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消息是从哪儿传来的?”

    李立华立刻说道:“消息是从央视上看到的,现在几乎全国所有的媒体都在播放这个消息,广播电台中也是这样,所有的媒体都疯了,另外我跟咱们在苏联的办事处打了电话,确定这个消息是真的……”

    电话?

    马卡洛夫愣了一下,猛地抬起头来,望着陈耕急切的道:“陈,给我个电话!快给我个能打到苏联的电话!我不相信!我不相信苏联会解体!我要找一些老朋友问问……”

    还是无法接受啊!

    陈耕很理解这种心情,二话不说,他把手机递给马卡洛夫。

    从陈耕手中近乎粗暴的接过手机,可在拨号码的时候马卡洛夫却犹豫起来,手指也颤抖的越来越厉害……

    陈耕很理解马卡洛夫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没有打通老朋友的电话进行求证之前,他还可以自己骗自己的说这些都是陈耕骗自己的谎言,可一旦电话接通,确定了这个消息的真实性,他马卡洛夫就连自己骗自己都做不到了。

    就在陈耕犹豫着要不要劝老头儿两句的时候,马卡洛夫却是一咬牙,拨出了手机上的最后两个数字。

    等待了差不多一分钟,电话终于接通了,马卡洛夫用极快的语速向对方问了几句什么,随后,老头儿的脸色大变,整个人如同傻了一样木木呆呆的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座雕像。

    看着仿佛一座雕像一般了无生气的马卡洛夫,陈耕心里一阵叹息:这一眨眼的功夫,老头儿仿佛苍老了十几岁!

    这段时间的接触下来,他知道马卡洛夫对苏联怀着极深的感情,哪怕此前乌克兰已经**了,可也依旧是独联体国家的一份子,他依旧觉得自己可以为伟大的苏维埃效力,说不定将来有一天乌克兰会重新回到苏联的怀抱。

    但现在,苏联解体了,这个让世界颤颤发抖的庞大存在,在一夜之间分崩离析,而作为苏联航母生产基地的黑海造船厂,今后将何去何从?作为黑海造船厂的厂长,自己又将何去何从?

    但更让陈耕震惊的是马卡洛夫刚刚打电话的那个人,如果自己没听错,电话那头那个人竟然是苏联图波列夫设计局的总设计师、老大:图波列夫先生!

    我累个擦啊!

    这位图波列夫不是设计了图—16、图—22以及图—22列、图—95的那位老图波列夫,而是老图波列夫同志的儿子小图波列夫,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听起来马卡洛夫似乎与小图波列夫的关系非常不错!

    尼玛啊!

    陈耕心里都快要郁闷死了:如果能够将小图波列夫和马卡洛夫都弄到自己的手下,那将会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但他也清楚,这是完全没可能的,如果说马卡洛夫还有那么0.01%的可能的话,那么将小图波列夫弄到手的可能性恐怕连0.0001%都没有对于刚刚继承了苏联大部分遗产的俄罗斯来说,小图波列夫这样的顶尖人才是真正的无双国士,谁敢挖走他们的宝贝,老毛子估计得彻底发疯!

    算了,还是不要打小图波列夫的主意了……嗯……

    “你说,伟大的苏维埃怎么就这么解体了呢?”就在陈耕心乱如麻、明知道不可能却又偏偏觉得不甘心的时候,马卡洛夫开口了,声音很低沉:“我们这么强大,我们与美国的差距越来越小,我们连自己的核动力弹射航母都马上要拥有了,怎么会走到这一步?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

    他想不通啊,一百个想不通!

    “呃……”陈耕本来是不想说的,但犹豫了一下,他还是说道:“马克思说过,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在我看来,苏联的崩塌却是一件偶然中蕴含着必然的事情……”

    “你是说苏联的经济基础出现了严重的问题?”不等陈耕说完,马卡洛夫忽然打断陈耕的话,急声问道。

    “这个还用说吗?”陈耕摊开手,道:“最近5年,苏联的经济情况如何,您难道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