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945章 不为五斗米折腰


    记者们很高兴,原本同样心情不错的陈耕,此刻却是手里捏着一张纸,眉头紧皱。

    看看纸上的内容,再看看茅东海,陈耕皱着眉头,一脸的恼火:“英国人这还是在搞什么?!”

    茅东海的眉头同样紧皱着:“这个……会不会是什么地方搞错了?”

    “搞错?这种事情会搞错?”冷笑了一声,陈耕冲茅东海挥动了两下手中的纸:“你觉得作为一家大公司、作为咱们的发动机供应商,这种事情会搞错?!”

    陈耕实在是出离愤怒了,一点好心情彻彻底底的消失无踪!

    作为合作伙伴,既然都到西飞来了,自己当然不可能不来拜访一下茅东海,但在刚刚两人还聊的正开心的时候,西飞收到了c—75飞机原本已经确定的确定供应商:b-罗·罗公司发来的公函,公函中声称因为对研发成本的估算不足以及国际原材料价格上涨、工人薪资的上涨估算不足等因素,br—710/715发动机的价格将提升15%至20%!

    至于详细的上涨数字,b-罗·罗公司“仁慈”的表示他们会在对研发成本、原材料价格上涨以及工人薪资等多重影响因素进行精确计算之后再通知合作伙伴,并且将竭尽全力帮合作伙伴降低采购成本。

    “应该不会吧?……算了,我再让人问问,”茅东海的眉头虽然皱的也很厉害,那深深的川字纹估计夹死几只蚊子都没有问题,但他还是有些迟疑:“开发成本超支这种事情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茅总,您也不是第一天跟这些西方航空业的企业打交道了,难不成还没吃够他们的亏?”陈耕冷笑了一声道。

    b-罗·罗公司是德国b公司(没错,就是造汽车的那个b)与英国罗尔斯·罗伊斯公司在1990年联合成立的、主打中等推力涡轮风扇发动机的航空发动机制造企业,其中b持股5%,世界航空发动机三巨头之一的罗尔斯·罗伊斯公司持股5%,目的是生产和制造最合适100坐级准干线飞机所需要的经济性好、可靠性高的涡轮风扇发动机,以弥补罗尔斯·罗伊斯公司在民用涡轮风扇发动机产品线方面的不足。

    当然,这个合作也隐藏着罗尔斯·罗伊斯公司的另外一个想法:设计一个潜力足够大的发动机,在某个合适的情况下,与cf6系列和v2500系列抢夺90kn至120kn这一推力等级航空发动机的市场。

    现在他们的首款发动机b的设计工作已经完成,首批用于试飞和测试工作的样机也即将完工,按照b-罗·罗公司的规划,b发动机预计将可以在1996年完成适航取证工作,改进型的b的适航取证工作预计在1998年完成。

    也就是说,在b和b还处于研发阶段的情况下,共和国的航空工业就已经对b-罗·罗公司提供了巨大的支持虽然这个支持并不是润华实业愿意的,而是当初b公司与罗·罗公司签订的协议,但既然这个项目是与b的合作项目,出于市场的考虑,陈耕也就认了,但尼玛你们b-罗·罗也忒不是东西了吧?前面说的好好地,现在你们转过头来就跟老子玩这么一出?

    陈耕是什么性子?他可是从来都不吃别人威胁的,望着茅东海,陈耕毫不客气的说道:“茅总,我直说了吧,这个提价行为根本就是德国佬和英国佬联起手来对我们的讹诈,我是坚决不会同意,如果b-罗·罗那边表示必须涨价,那大家就去走法律程序!现在就看你的意思了。”

    “老弟,你别激动,别激动,咱们还不到那份上,”茅东海连忙拦住他,他太熟悉陈耕这家伙了,别看国内的这些企业老总们听到跟外国人打官司,这官司还没打呢说不定自己就怂了,可陈耕这家伙不一样,打官司什么的这家伙从来都不怵,他说要跟b-罗·罗打官司,那就铁定会打官司:“要不咱们再跟b-罗·罗那边沟通一下,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有什么好问的?”陈耕哼了一声,老实不客气的说道:“别管他们说什么,这根本就是借口,他们的目的就是加价!”说到这儿,陈耕彻底愤怒了:“我就好奇了,一家两年前才刚刚成立、第一款发动机最快也要到1996年才能拿到适航证书的发动机供应企业,是谁给的他们这么大的勇气,竟然敢得罪自己的合作方?”

    “……”

    茅东海没说话,被陈耕这么几番撩拨,要说他心里没点儿火气那也真是不可能,而且陈耕说的有道理啊,你们一家两年前才刚刚成立的公司,到现在连一款产品都没有,我还真就好奇了,在老子面前你们有什么好牛气的?

    但他终究还是国企领导,巨大的企业行为惯性之下,茅东海迟疑了一下,开始和起了稀泥:“b-罗·罗这种贸然加价的做法肯定是不对,不过咱们这么硬怼回去是不是也太生硬了点、会影响双方的关系?这样吧,咱们给他们回一封公函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弟你觉得怎么样?”

    陈耕定定的望着他,足足一分多钟方才慢慢的点点头:“也好,既然您要试试,那就试试吧,不过先说好,我还是持保留态度,也坚决不认为b-罗·罗方面会改变自己的态度。”

    茅东海犹豫了一下,还说说道:“应该不会,就算他们真的要涨价,可如果咱们表明了态度,他们怎么着也要顾忌一下客户的态度。”

    陈耕耸了耸肩,没有跟茅东海争辩:“虽然我不认为有什么必要,但是……如果您打算试试,那就试试吧。”

    在陈耕看来,茅东海的做法基本上就等同于苦苦哀求对方“求求您了,您老人家就发发慈悲吧,别涨价了”这个样子,但这样的哀求有用吗?b-罗·罗公司为什么敢于在明知道润华实业已经引进了nk—8的情况下仍然表示要涨价?

    英国人和德国人之所以敢在这个时候提出涨价,唯一的理由就是b-罗·罗笃定润华实业虽然从前苏联库兹涅佐夫设计局引进了nk—8涡扇发动机,但作为第一代小涵道比涡扇发动机的nk—8,在除了推力之外的几乎所有的关键技术指标上都无法与罗尔斯·罗伊斯用自己的全部看家本领和先进技术打造出的大涵道比b/715相提并论。

    相比于b/715,润华实业从库兹涅佐夫设计局引进的nk—8发动机的耗油率确实太高,对于最终的用户:航空公司来讲,哪怕b/715的价格是nk—8的一倍以上,从飞机的整个寿命周期来说,使用b/715仍然是比使用nk—8更合算一些。

    估计b-罗·罗也正是明白这一点,所以才敢如此肆无忌惮的涨价:哪怕我涨价了,对于你们的最终客户来说也仍然是合算的,所以我就涨价了,怎么滴?

    在德国鬼子和英国鬼子看来,在这种情况下,c公司基本上就是忍了,反正他们可以将这部分上涨的成本转移航空公司身上去。

    陈耕要用响亮的耳光告诉b-罗·罗,他们打错了算盘。

    ……………………

    b-罗·罗公司的反应很快,在茅东海以c公司的名义给b-罗·罗发了一封表示无法接受发动机涨价的公函之后,b-罗·罗就飞快的将回复给传真了回来,在回函中b-罗·罗明确的、强硬的表示,受限于研发成本的上涨、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和人员开支成本的上涨,b-罗·罗公司将对所有出售的b系列发动机的价格进行调整。

    也就是说,b-罗·罗公司一点都没给茅东海面子。

    面对这样的沟通结果,让茅东海觉得自己的一张脸火辣辣的,仿佛被人抽了十七八个耳光!

    看着满脸涨红的茅东海,陈耕很想笑,可终究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只好一边忍着笑一边安慰他道:“老祖宗就说过,夷狄畏威而不怀德,对于这些家伙,咱们一味的对他们忍让,人家还以为咱们好欺负呢,您又不是不知道这些家伙的性子,如果让他们觉得咱们好欺负,那还不往死里欺负?别多想了……”

    茅东海的一张脸却是越来越红,他觉得陈耕的话简直就像是一记记响亮的耳光不停的抽在自己的脸上自己之前说过的话,那简直言犹在耳啊,结果就成了这个样子。

    终于忍不住,茅东海一巴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欺人太甚!”

    陈耕眨了眨眼:“啊?”

    实际上陈某人暗地里几乎要笑破了肚皮:该!

    “这些欧洲人,欺人太甚!”茅东海也意识到了自己刚刚的话中的歧义,连忙道:“我说的是b-罗·罗,他们怎么可以这样?什么是做生意?不就是有来有往么,如果真是研发成本超支,他们想要涨点价也不是不可以,大家商量商量,拿出一个最终大家都能接受的方案不就是了嘛,真是……卧槽!”

    不怪茅东海这么恼火,实在是b-罗·罗公司太不给面子,说涨价就涨价,说涨20%就是涨20%,一点通融的余地都没有,把茅东海架在上面彻底下不来台如果是大家商量着来,哪怕最终涨个5%乃至10%也不是不可以接受,他茅东海脸上也有些光彩,可现在算是怎么回事?你丫打我脸上瘾是吧?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陈耕笑着给了茅东海一个台阶:“现在的情况已经很明显了,哪怕咱们能接受一定程度的涨价,但b-罗·罗公司显然是没有把咱们这个客户放在眼里,丝毫没有尊重我们的意思,所以我的意思是,既然人家这么不给咱们面子,咱们也不用给对方面子了,您觉得呢?”

    陈耕给了个台阶,茅东海自然就顺坡下驴,气鼓鼓的道:“给个屁的面子!”

    看来茅东海的确是气得不轻,从来不说脏话的他,这会儿竟然说起脏话来了:“老弟,就按你之前的想法来,咱们明确的告诉b-罗·罗公司,我们不接受涨价,涨一分钱都不行!价格方面就按照合同来走……”

    不等茅东海说完,陈耕就摇摇头:“恐怕不行。”

    “不行?”茅东海愣住了,眼睛眨巴了两下:“为什么不行?”

    陈耕无奈的说道:“昨天我回去之后仔细研究了一下咱们从b公司哪儿继承来的发动机采购合同,其中有一条明确的说明了,如果b-罗·罗公司有充足的证据比如原材料价格上涨、研发成本上涨等,他们有权对发动机的价格进行调整我相信,靠着这一条,咱们打官司很难打赢他们,b-罗·罗公司根本就是提前挖好了坑。”

    “还有这么一条?这不就是豁免条款么,”茅东海直接傻了:“那……那怎么办?难不成咱们就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捏着鼻子认了?哪有这样的好事!”陈耕冷笑一声:“既然人家提前给咱们挖好了坑,就等着咱们往下跳,那咱们为什么还要按照对方划下来的规则来玩?直接掀桌子就是了。”

    “掀桌子?”茅东海猛然等到眼睛。

    “没错,就是掀桌子!”陈耕哼了一声,杀气腾腾的说道:“可不止他们b-罗·罗公司有100kn推力级别的发动机,cf际的cdf6系列也有这种低推力版本的型号吧?通用动力也有吧?咱们就明确的告诉b-罗·罗,如果他们坚持涨价,老子哪怕从别人家买最终价格比b贵的产品,也坚决不要他们家的,老子就是不为他们这五斗米折腰!”

    ps:昨晚大概差不多这个时候发布的那一章为什么直到今天早晨9点多才显示出来呢,原因让千年哭笑不得:今天早晨千年找编辑大大解决问题,大大说没问题啊,没有违禁字,然后我截图给编辑,编辑大大想了想,说可能是服务器缓存的问题,帮我随便修改了一个字重新保存了一下,然后就显示了……哭笑不得……

    ,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