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956章 钱迷人眼


    陈耕似乎没有意识到沈大庆话中的意思,笑着点头道:“沈行长说的哪的话?这么大的一个项目,单单是走程序就得好几个月,能在半年内敲定就算是快了,谁敢指望着能在短短几天时间里就敲定下来?”

    “呵呵……多谢老弟理解,”沈大庆笑呵呵的点头,同时飞快的给其他几位银行系统的老总使了个颜色:“那咱们今天就到这儿?”

    “好,今儿个就先到这儿。”陈耕笑着点头。

    有了这句话,其他几位银行的行长也纷纷向陈耕告辞:

    “陈董,我也得回去了。”

    “我也回去了。”

    “老弟,咱们改天再见……”

    …………

    陈耕逐一点头,将大家送到门口,等几位行长上了车,陈耕的脸色一下子冷了起来:准备凑一起商量怎么对付我吗?

    谢老爷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和陈耕一起看着逐渐远去的几辆车,脸上有些担忧之色:“我看这些家伙的野心不小啊。”

    “一年大几千万甚至上亿的利润呢,谁能不心动?”陈耕笑了笑:“没关系,大家求同存异嘛,咱也不指望他们跟咱们是一条心。”

    “你小子……”

    谢老爷子笑了,每当看到陈耕脸上这种不把任何人当一回事的表情,他就算是彻底放心了:“有把握?”

    “财帛动人心嘛,我就不信谁能放着一年上亿、未来可能几个亿乃至十几个亿的生意无动于衷,”陈耕道:“现在的问题是银行舍得让出多大一块肉?我估计啊,想要达到咱们之前预计的30%的返利,难度应该不小。”

    还真是!

    谢老爷子下意识的皱了下眉头。

    回到陈耕刚刚说的那句话,财帛动人心啊,哪怕一年有五万辆小汽车是通过贷款卖出去的,贷款的比例是最苛刻的首付50%,一年下来,毛利润也有六七个亿,也就意味着每一个百分点就意味着六七百万的波动,谁不眼红?谁不拼命的争取?

    “如果银行系统死卡着某条线怎么办?”谢老爷子问道。

    “死卡着?”陈耕笑了,他忽然得意的冲谢老爷子扬了扬眉毛:“老爷子,不瞒您说,别说30%,就算是20%、15%我也同意。”

    “15%你都同意?”谢老爷子的眉头瞬间拧成了一个疙瘩:“为什么?”

    “放长线钓大鱼,”陈耕轻轻的道:“对于银行系统来说,愿意跟他们合作的、能给他们带来这么大好处的汽车企业,除了咱们润华实业还有第二家吗?”

    谢老爷子的眼睛骤然大亮,兴奋的一巴掌拍在了大腿上,大拇指翘的高高的:“厉害!”

    陈耕一脸坦然的受了:“我就不信他们不上钩!”

    两人对视了一眼,齐齐的哈哈大笑!

    为什么嘴上喊着30%,实际上最低连15%都可以接受?太简单了,在没有尝到这块肉到底有多肥美之前,跟银行那边说什么都是虚的,但如果银行尝到了甜头,润华实业在合作期限快到期的时候提出重新修改双方的利润分配方式,否则就中止合作,到时候银行会有什么反应?

    不急疯了才怪!

    到了那个时候,知道了肉好吃的银行会舍得放弃嘴里的这块大肥肉?

    在对国内的各家汽车企业进行分析之后,他们就会发现与润华实业是最好的选择,润华实业的胃口虽然不小,但也不至于超过他们能够接受的极限!

    到时候摆在银行面前唯一的选择就是捏着鼻子同意润华实业提出的利润分配比例到了那个时候,别说是三成的返利了,恐怕四成乃至四成半都不是没有可能。

    李立华过来提醒道:“陈董、谢总,人民保险公司的周总马上就到了,您看?”

    陈耕点点头,对谢老爷子道:“老爷子,给咱们送钱的又来了,咱们过去接一下?”

    中行海洲分行招待所,沈大庆抿了抿嘴唇,逐一和在座的诸位行长们打着招呼:“徐局、谢行长、李行长……陈耕同志提出来的这个合作建议怎么样,我想大家心里都有本账,多了不敢说,一年下来大几千万的利润肯定有保证的,对不对?”

    对于这一点,没有人有疑问,就像是沈大庆说的这样,大家都是搞金融的,心里都有一本账,这笔生意赚不赚钱、能赚到多少钱,在听了陈耕的想法之后这本帐就已经大致的出来了。

    见大家都点头,沈大庆这才接着说道:“这次请大家过来呢,目的也很简单,就是大家伙儿坐在一起商量商量,到底给润华实业多大的分成合适?”

    沈大庆的话音一落,农行的王行长就把话接了过去:“我说句话啊,老谢、徐局,你们太心急了,四分之一的提成……这麽一个百分点的变动都是好几百万,这个这个……”

    说起这个,兴业银行、中信银行这样想尽一切办法想要发展的小银行倒也罢了,四大国有银行的老总们那真是痛的心尖子都在哆嗦,就像是王行长说的那样,这每一个百分点的变动都涉及到数百万的利益,你们怎么就舍得?

    “我的意思是,合适是必须要达成的,这个是大前提,但在这个大前提之下,咱们还是应该为本系统多谋取点利益,”王行长说道:“所以我的看法是,有10%就足够了,大家觉得呢?”

    王行长的话音一落,就立刻有人应和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10%就足够了。”

    “10%已经够意思了,别说是10%,就算是8%,他陈耕不也赚到了?”

    “没错,10%足够了……”

    …………

    谢金生冷眼旁观。

    看着几个兴奋的满脸潮红的家伙,他心中只有冷笑:想用10%的分成糊弄住陈耕?卧槽,你们开什么玩笑呢,陈耕那小子是那么好糊弄的吗?

    虽然不知道陈耕能够接受的底线在那里,但谢金生很清楚,没有20%的分成能打动陈耕?

    开什么玩笑!

    如果可能,他当然希望跟大家伙儿一起组成一个银行贷款团,共同向润华实业提供贷款,但在对陈耕这个人进行了性格分析之后,谢金生就聪明的放弃了这个想法:陈耕是个很讲江湖道义的人,或者说他身上的“兵味”很浓,你对他够意思,他就对你掏心掏肺,相反,如果你在一开始就琢磨着如何算计他,你也就别指望着他能对你低头,这是一个性格相当鲜明的人。

    更何况由交通银行筹建的太平洋保险公司才刚刚成立,如果能够借着这个机会把润华实业与太平洋保险的车险业务捆绑在一起,交通银行就赚大发了。

    正在出神的谢金生忽然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急忙抬头,邮电局徐局长的那张脸就闯入了谢金生的视线。

    徐局长压低了声音低声向谢金生问道:“老谢,你怎么看?”

    谢金生道:“大家的想法挺好的。”

    想法挺好的……

    徐局长咂咂嘴:这话听起来没什么毛病,可这话里面的味道……

    “你觉得陈耕不可能同意?”徐局长连忙低声问道。

    谢金生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向徐局长反问:“老徐,你跟润华实业打交道的时间不是很长,可也打过几次交道吧?”

    “这个……交道肯定是打过的……”

    “那你对陈耕这个人怎么看?”

    “嗯?”徐局长有些不明白谢金生为什么会问自己这个问题。

    谢金生好像也没指望徐局长回答自己,不等他开口,谢金生就自顾自的回答道:“我是仔细研究过润华实业的发展过程的,很清楚陈耕这个人的气质跟咱们军队很明显,只要是他认定了的事,你就别指望他能轻易改变主意。”

    “你是说老沈他们几个的想法恐怕不成?”徐局长脸色一肃,连忙问道。

    “陈耕是一个很对的起朋友的人,如果你跟他好好商量,说明白自己这边的困难,只要让他知道你确实很为难,他肯定会照顾你,但如果是现在这个样子,想要大家凑在一起逼着陈耕低头……”苦笑一声,谢金生道:“我估计十有**会崩。”

    “不会吧?”

    徐局长有些震惊,还有些不敢相信:“怎么可能?他陈耕难道不知道得罪了银行对他没什么好处?”

    “这也能算得罪?”如果不是在场的人实在是太多,谢金生几乎要大笑出声来了:“无非就是双方就某个合作谈不拢、合作没有达成的而已,跟得罪不得罪有什么关系?”

    徐局长终于懂了,用眼睛斜了一旁正聊的口沫四溅的几位一眼,低声道:“那您看那边……”

    “且瞅着吧,反正我是不看好。”

    两人正聊的热火朝天,偏偏有人不肯放过谢金生,王行长大声问道:“老谢,老谢,我们商量了,最多给他陈耕15%,你觉得怎么样?”

    “15%?”谢金生沉吟了一下,反问道:“你确定陈耕能答应?如果陈耕就是不肯不答应怎么办?”

    “他不肯答应?”王行长像是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他疯了么,为什么不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