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957章 脑子是个好东西


    “陈耕为什么一定要同意呢?”谢金生很不理解王行长的逻辑:“如果没有足够多的好处,陈耕为什么会同意?”

    “足够多的好处?有了这个业务,他陈耕每年能多卖出去好几万辆车,这几万辆车能给他们润华实业带来多少利润?他陈耕只要不傻,就肯定会同意咱们的条件,”王行长无比笃定的道:“别说咱们还给了他们不少的返利了,就算是一分钱的返利都没有,他陈耕也没有不同意的理由,咱们没找他陈耕要好处就算不错了……话说回来,老谢,我就不明白了,你这一个劲的帮陈耕说话,你到底是哪边的的啊?”

    说到这儿,王行长有些不耐烦了,打算好好地教育教育谢金生。

    “你问我是哪边的?”谢金生笑了笑:“我哪边的也不是,我是交通银行的,领导们既然把交通银行在海洲的业务交给了我,我就要对的起领导们的信任,倒是王行长,我有个问题想要请教一下……”

    望着脸色渐变的王行长,谢金生一字一顿的道:“如果因为您导致我们交通银行损失了这笔收入,这个责任您帮我承担吗?”

    “老谢,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王行长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谢金生笑了笑,语气并不怎么咄咄逼人:“没什么意思,就是想要问问,这个责任你承担不承担?”

    “……”

    王行长铁青着脸,却是一个字都不肯回答:开什么玩笑,他怎么可能会承担这个责任?我凭什么要承担这个责任?

    谢金生也没有咄咄逼人的意思,双手一摊,道:“是了,既然王行长您不愿意承担这个责任,那问题就来了,如果上级领导问我为什么丢失了这笔业务,你说到时候我该怎么回答?总不能说是大家伙儿凑一起商量了,因为陈耕不答应我们商量好的条件,所以这笔生意我们就不做了吧?”

    不但王行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其他几位行长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老谢,消消火,不至于,不至于啊,”眼看着情况不对,沈大庆连忙上来做和事佬:“有什么事不能商量?千万别吵架……”

    冲沈大庆微微点点头算是表示谢意,谢金生轻飘飘的接着说道:“另外,我觉得大家可能忽略了一件事:这种规模的合作,与市一级的银行分支机构谈是不合理的,与省一级的支行谈才是正常的情况,眼下这个局面,分明是陈耕把好处望大家怀里塞,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大家拼了命的要把这个好处往省里推?”

    轰!

    谢金生的如同一记响亮的耳光,一下子把大家都给炸傻了!

    在刚刚他们凑在一起商量的热血沸腾的时候,却忘记了一点,没错,就像是谢金生说的这样,这种总金额高达几十个亿资金的合作,让市一级的银行分支机构参与进来本就不是一种正常的情况,这么大的合作规模,别说是省支行了,就算是与总行谈那也是正常的,谁也说不出个不是来。

    陈耕愿意和自己谈,这是看在大家以往的情分上给了自己一个天大的政绩、天大的好处,可笑啊,自己的脑壳里塞了屎了吗?非但不去想着在上级的道消息之前赶紧抓住机会,反而在拼了命的要把这个肥肉往外推!

    只是把肥肉往外推也就罢了,竟然还有意无意的要得罪自己的贵人从这一点上来说,真是傻透气了,天底下还有比自己更傻的傻子吗?

    说完,谢金生站起身来大踏步的就往外走:“诸位,不好意思,我们行里还有点事,我要甘共去处理一下,失陪了。”

    看着这满屋子的傻蛋,他是一分钟都不愿意呆了,万一自己被这些傻蛋给传染了傻病那该怎么办?

    看着大踏步出门的谢金生,一屋子的人全都变成了雕像。

    王行长更是呆若木鸡: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他的目光木然的落在了刚刚和谢金生说话的邮电局徐局长的身上。

    感觉到王行长的目光,徐局长像是被针扎了一下一样跳起来:“这个,诸位,我刚刚想起来,我下午还有个会,大家先慢慢商量,商量好了给我说一声就行,咱们回头见啊。”

    说完,他也急匆匆的走了。

    兴业银行的马行长也反应过来,紧随其后站起来:“不好意思,我也有点事……”

    剩下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傻了。

    …………………………………………

    相比于还有些矜持的各家银行,太平洋保险公司的周总的态度就虔诚的多了:为了得到这个与润华实业合作的机会,他简直恨不得跪在地上叫爸爸!

    尤其在听了陈耕的那个“如果是贷款购车的用户,在贷款期间,必须在润华实业的销售店购买全款”的建议之后,整个人激动的都直打摆子:简直要疯了!这意味着那些选择贷款买车的客户,未来的三年时间里都会成为太平洋保险公司的客户如果太平洋保险公司达成了与润华实业的合作的话。

    “陈董,虽然我们太平洋保险公司在去年才成立,但我们是交通银行筹建的一家全国性的保险公司,在实力和赔偿能力方面您绝对不用担心,我就跟您掏心掏肺的直说了吧,”恨不得跪在地上给陈耕叫爸爸的周尧当机立断:“只要您选择我们,我做主,保险金额的三成全都返还给你们。”

    “三成?”陈耕还真有点惊讶,这个太平洋保险公司海州分公司经理的魄力可是够足的啊:“这个比例可不算少,你确定这个比例你说了能作数?”

    “嘿嘿……”周尧嘿嘿的笑了两声,坦率的对陈耕道:“您也知道,我们太平洋保险公司是交通银行筹建的保险公司,如果您再与我们交通银行在金融方面进行合作,我想不出来上面会有什么理由不同意,这可是一桩对我们都有好处的合作。”

    陈耕开始对这个家伙有点刮目相看了,他似笑非笑的望着周尧:“好家伙!周总,你们交通银行的胃口够大的啊,汽车贷款和保险的业务都想一口吞下去?”

    “嘿嘿……”

    “好!”轻轻的一拍桌子,陈耕大声道:“我喜欢跟有魄力的人打交道!既然你们有这个胆量,我就给你们这个机会!返利是小事,10%、20%还是30%对我来说都无所谓,只要现在你能说出一个打动我的条件,太平洋保险公司就是润华实业未来三年里在保险业务方面唯一的合作伙伴。”

    周尧心头狂喜,他明白,到了这个份上,这桩生意就算是谈成了80%,剩下的20%,就看自己能不能挠到陈耕心头的痒痒肉了。

    不过越是这个时候,就越应该谨慎,周尧的心头间各种念头疯狂的转个不停:既然陈耕看重的不是保险的那点儿返利,那他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显然不是知名度,否则他也不会给自己这个机会,相比于人民保险,太平洋保险公司的知名度……成立才几个月的太平洋保险公司有知名度可言吗?;

    也不是实力,相比于1949年成立的、与共和国同寿的人民保险公司,刚刚成立的太平洋保险公司无论是在整体实力、分支网点还是专业性方面都无法与人民保险相提并论;

    如果不是这两点……是了!

    周尧猛的反应过来陈耕想要的是什么:在当前国内还没有汽车金融贷款方面的法律法规的情况下,他需要当润华实业游走于这条灰色地带的时候,万一有人拿这件事做文章,在上面不至于孤立无援、连个能帮自己说话的人都没有只有来自军方的声音,那未免也太凄凉了。

    想到这一点,周尧终于开口了:“陈董,交通银行除了在保险和金融方面向润华实业提供支持之外,还愿意与润华实业结成更广泛的合作关系。”

    这是个聪明人。

    定定的望着周尧,陈耕忽然一笑,向他伸出手:“那祝我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周尧心中的一块大石头终于放了下来。

    ………………………………

    因为双方的关系,周尧和谢金生的关系也不错,但此刻,听周尧说太平洋保险公司成为了润华实业未来三年在保险方面的唯一合作伙伴,他整个人都呆了:“老周,你没开玩笑吧?这种事情可不能开玩笑。”

    “这是能拿来开玩笑的事吗?我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啊,”周尧显得很兴奋:“谢师兄,接下来可就看你们的了。”

    周尧称呼谢金生为师兄?没错,两人确实是师兄弟的关系,两人同是人民大学的学生,谢金生比周尧高两届,虽然上学的时候两人并不认识,但有了这么一层关系,就一点都不耽误两人在交通银行这个体系内走的比较近,更别说现在两人都在海洲工作这一点了。

    谢金生连连点头,一脸幸灾乐祸的道:“你放心,我明白该怎么做……农行、中行的那几个蠢货,还想要借着这个机会给陈耕掰掰手腕子,我都不知道该说他们点什么才好,一个个蠢到家了,猪都比他们聪明……”

    ps:兄弟们不好意思,上一章应该是太平洋保险,写成人民保险了,已经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