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982章 小朋友,不长记性是不对滴


    “不客气,我们是朋友嘛,”陈耕笑道:“朋友之间就应该相互帮助。”

    “对对,我们是朋友,”马卡洛夫愣了一下,随即嘴巴都要笑歪了,握着陈耕的手就不肯松开:“如果不是你的帮助,说不定我们就只能接受150美元这个屈辱的价格……”

    对于尼古拉耶夫造船厂来说,这个价格真的是对自己的侮辱,这不是满大街都是的建筑上使用的钢筋,这可是用来建造航母的特种合金钢啊,全世界范围内能够生产这种特种合金钢的国家,满打满算不超过10个!

    尤其是可以承受飞机降落时巨大冲击的甲板钢,全世界只有美国和苏联能够生产,这种钢材的价格甚至直接以“公斤”为单位来计算,现在你给我150美元一吨的收购价?抢劫也不是这么抢的。

    “不过我可不是单纯的来帮忙的,我是真的会接手这批钢材。”

    听到陈耕这话,马卡洛夫愣了一下:“陈,你没开玩笑?”

    “我没开玩笑,”陈耕点点头:“我就是为了这批钢材来的。”

    “这个……”

    马卡洛夫迟疑了,他刚刚以为陈耕只是单纯的来帮忙的,只是在用这种虚声恫吓的方式逼迫美国人不得不出个高价,可听到陈耕的这番话他才反应过来,陈耕出现的时机怎么会这么巧妙?这分明是做了精心准备的结果。不过这不是重点,反正这批不能吃、不能喝放着还占地方的钢材都是要出售的,不管是卖给陈耕还是卖给美国人,只要能变成钱,结果都一样。

    想到这,马卡洛夫点点头:“当然没问题,不过在商言商,除非你们的价格超过美国人,否则我只能首先卖给美国人。”

    “当然。”陈耕笑着点头,有些话,现在还不是说的时候:“不过我希望您下次和纽柯钢铁谈这笔钢材的生意的时候,我也在场。”

    马卡洛夫迟疑了一下,道:“这个……有点不合规矩吧?”

    在任何一种谈判场合,大家都不太能够接受第三方的出现,陈耕的出现对于尼古拉耶夫造船厂来说当然是一件好事,但马卡洛夫有些担心,如果陈耕出现在会场,美国人会是什么样的反应?还是那句话,现在的尼古拉耶夫造船厂是乌克兰的尼古拉耶夫造船厂,可不是苏联的尼古拉耶夫造船厂了。

    这么做当然不合规矩,但陈耕的理由也很强大:“你放心,我进去之后就表明一下我们的态度,如果纽柯钢铁的收购价高于我的收购价,你们当然没道理把东西便宜卖给我不是?”

    这倒也是!马卡洛夫想了想,觉得也是这个道理。

    既然这样,那还有什么好说的?点点头,马卡洛夫道:“那……我试着和科尔宁先生沟通一下吧。”

    ……………………………………

    毫无疑问,纽柯钢铁是绝对不可能同意300美元每吨的收购价格的,纽柯钢铁总裁理查德·哥特弗雷德几乎暴跳如雷:“300美元?他们怎么不去抢?!”

    约翰·科尔宁下意识的将听筒移开一些,隔着上万公里他都能够感觉到总裁先生的愤怒,只是对于眼下的这种情况他也很无奈啊:“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先生,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怎么办?是放弃还是继续收购?”

    “……”理查德·哥特弗雷德无言以对!

    确实,这的确是摆在纽柯钢铁眼前一个很现实、也很严重的问题,这批乌里扬诺夫斯克号上拆下来的钢材还要不要?从纽柯钢铁的角度来说,他们当然是倾向于要的,否则他们费这么大的力气干嘛?

    但忽然冒出来的这个中国人又让理查德·哥特弗雷德格外头疼:300美元一吨,岂不成了纽柯钢铁在给别人打工?对于习惯了赚快钱的纽柯钢铁来说,让他们在前苏联的各个加盟共和国挣合理利润范围之内的钱还不如杀了他们来的利索。

    不过理查德·哥特弗雷德毕竟是纽柯钢铁的总裁,虽然忽然出现的变化让他很愤怒,但如果连这点应对的能力都没有,他早就被董事会一脚踢开了:“去!搞清楚那个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

    “好的先生,我明白了。”约翰·科尔宁立刻点头。

    去把那个小子的身份查明白,如果那个小子不好惹,那大家就坐下来慢慢谈;可如果那小子只是在虚张声势……呵呵!纽柯钢铁会让他明白,老子的拳头就像钢铁一样坚硬!

    ……………………

    对于约翰·科尔宁来说,想要查明白陈耕的身份没有一点难度,随便派人出去赚了一圈,他就搞清楚了那小子的身份,可看着陈耕的介绍,约翰·科尔宁的眉头却是皱了起来:麻烦了,事情有点不好办啊。

    这小子竟然是一家年销售额几十亿美元的企业的董事长?陈耕的身份着实超出了约翰·科尔宁的意料,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小子的来头居然这么大,这下子可麻烦了,对方不但不是一条小虾米,反倒是一条过江猛龙!

    显然,自己绝没有可能靠着两句虚声恫吓的话就让这么一条过江猛龙退回去,左思右想之下,约翰·科尔宁决定找对方谈谈。

    谈谈归谈谈,美国人那倨傲的性子可是一点都没有改变:“陈先生,我直说了吧,纽柯钢铁对这批钢材志在必得,如果您能够退出,纽柯钢铁欠您一个人情。”

    “用‘欠我一个人情’这种骗鬼鬼都不会信的话,你就打算把我糊弄过去?”陈耕好笑的望着约翰·科尔宁:“科尔宁先生,我喜欢爽快的人,既然你这么痛快,那我就直说了吧,让我放弃这批钢材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为了这批钢材,你们纽柯钢铁愿意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你问我们愿意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约翰·科尔宁的眼睛都瞪圆了,他没想到在自己说出了这句几乎百试百灵的“纽柯钢铁欠你一个人情”的话之后,这个混蛋竟然还这么顽固!

    深吸了一口气,约翰·科尔宁说道:“陈先生,您或许还没明白……”

    轻轻摇了摇手指,陈耕笑眯眯的道:“我想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了,润华实业可以退出这次的收购,但纽柯钢铁总要拿出点什么东西来。”

    陈耕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约翰·科尔宁终于明白,纽柯钢铁想要不付出点代价就获得这批钢材那是不可能了,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用,要怪就只能怪自己太蠢,没能及时的完成合同就被人盯上了。

    “好吧,”强忍着心中的不爽,约翰·科尔宁问道:“您想要什么?”

    “车用冷轧镀锌板的制造技术怎么样?”

    “你怎么不去抢?!”约翰·科尔宁没想到陈耕的胃口居然这么大,整个人差点儿跳起来:“你觉得这批钢材的价值能买来车用冷轧镀锌板的技术吗?”

    “那我不管,要么你们把车用冷轧镀锌板的技术给我,要么大家公平竞争。”两手一摊,陈耕一副“我就是这么流氓了,你能把我咋地?”的表情。

    约翰·科尔宁感觉自己要疯掉了:“你这是在抢劫,这是在抢劫你知不知道?”

    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陈耕的胃口竟然这么大,这个混蛋不但在打车用冷轧镀锌板的主意,竟然还不打算给钱!

    “知道啊,”陈耕一脸认真的点头:“我就是这么想的。”

    约翰·科尔宁感觉自己没办法和这个混蛋谈下去了,同时还隐隐的蛋疼:这种不讲理的、强取豪夺的生意方式不都一直是我们的风格吗?什么时候中国人也学的这么不要脸了?

    “纽柯钢铁会向你们的政府提出最严正的抗议!”约翰·科尔宁指着陈耕的鼻子愤怒的道:“你们这是在**裸的破坏市场经济的规则……啊……”

    叹了口气,陈耕望着脸色疼的发白的约翰·科尔宁无奈的道:“都给你说了不要用手指着我,你怎么就不长记性呢?”

    …………………………………………

    约翰·科尔宁灰溜溜的走了,龚建军兴冲冲的来了:“三哥,三哥,好消息,有很多女孩都对咱们这个集体相亲活动很感兴趣。”

    “真的?”陈耕有些惊讶,他还以为这些乌克兰长腿妹子更希望嫁到欧洲去呢,没想到很多人也愿意嫁到中国?

    “真的,”龚建军重重的点头,随即给陈耕解释道:“现在有差不多30多个姑娘愿意参加,这些女孩主要是尼古拉耶夫造船厂以及其他一些跟咱们有合作关系的前苏联军工企业的女孩。”

    原来是这样!

    听龚建军这么一说,陈耕终于反应了过来:对于绝绝绝大多数的乌克兰人来说,他们对中国要么是一点印象都没有,要么就还停留在他们父辈们口中的形容当中,但这些与润华实业合作过的单位不同,他们是见识过润华实业的实力和中国这些年的发展成绩的,回来之后避免会对自己的晚辈们感慨中国现在的发展。

    虽然中国现在的情况依旧没办法跟欧洲相比,但润华实业的条件还是很好,最起码比现在的乌克兰好的多,既然如此,在没办法去欧洲、去美国的情况下,找一个中国的好男人嫁了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听说中国的男人不但都会做一手好饭菜,而且很疼老婆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