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983章 改变这一切


    “0多个……”

    陈耕略一沉吟,问道:“国内呢?咱们的同志们是什么反应?”

    “反应很热烈,”说到这个,龚建军忍不住激动起来:“现在有意向报名的已经超过400人.”

    “卧槽!这么多?”陈耕被吓了一大跳:“怎么会有这么多?”

    润华实业的员工从来都是当地未婚女青年的“抢手货”,不客气的说,只要是在润华实业工作的小青年就不愁找不到媳妇,哪怕是那些家里穷的叮当响的,前脚进了润华实业的大门,后脚就能被媒婆踩烂门槛,现在只是小范围的征询了一下大家的意向,竟然还有这么多的人报名?这让不免陈耕有些多想……

    “不会有那些正在跟人家小姑娘谈着的,听说这事儿也打算报名的吧?”皱了皱眉头,陈耕问道:“这种情况绝对不能发生,让一线的班长、车间主任审核清楚,给大家说明白,有对象的绝对不许报名,如果事后核实,有为了娶个外国媳妇把自己的女朋友、未婚妻给甩了的人,公司坚决清退!润华实业不要这种品德有问题的员工!”

    “三哥您放心,绝对没有这种情况。”

    “没有?”陈耕皱了下眉头。

    “我向您保证,绝对没有,”龚建军头解释道:“看了国内汇报上来的名单之后,我也吓了一跳,咱们的员工可以能力不突出,但个人的品行绝对不能有问题,我让人对这些报名的同志进行了核查,所有这些人都是单身的,就算有与女朋友分手的,也都在一个月之前,我保证,绝对没有一起为了找个外国媳妇而把自己的未婚妻和女朋友给甩了的情况。”

    “那……不对啊,”陈耕挠挠头,他有想不明白了:“咱们公司怎么会有这么多单身狗?”

    “单身狗?啧……还真形象,看来我也是单身狗一条么,”第一次听到“单身狗”这个略带自嘲的形容词的龚建军,咂摸了一下才算明白过来这话的意思,眼睛顿时一亮,这才给陈耕解释道:“我也奇怪呢,咱们公司里怎么会有这么多人都是单身,这才小范围的征集了一下意见就有这么多人报名,这一问才明白……三哥您猜是为什么?”

    “这个……”龚建军不问,陈耕还没细琢磨,现在这么细细的一想,陈耕皱了下眉头:“难道是这些小子的眼光高?”

    “可不就是这个原因咋地?”一巴掌拍在大腿上,龚建军道:“我问了一下才搞明白,现在咱们公司的那些小子,一个个眼光高的都尼玛要上天了,又要人家姑娘长的漂亮、盘靓条顺,最好跟个电影明星似的;又要人家姑娘贤惠、勤俭持家、孝顺父母;还得做的一手好菜……”

    “卧槽!这些混蛋咋不上天呢?”陈耕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又要人家姑娘长的漂亮,又要人家贤惠、勤俭持家,还得做的一手好饭菜……这样的条件老子都不敢想,你们凭啥?

    “可不是,要有这样的姑娘老子……我早就下手了,还轮的到这些混蛋?”龚建军心中不免愤愤不平:“现在倒好,听说公司愿意帮他们找个外国洋媳妇,这些混蛋报名的速度一个个比百米赛跑还快!”

    偷看了陈耕一眼,略略一顿,龚建军接着道:“不过这些王八蛋眼光高归眼光高,本事倒是不错的,在公司里,能力都还算是比较突出。”

    “……”没想到情况竟然是这样,陈耕也是一阵无语。

    无语归无语,龚建军后面补充的那番话的意思他也明白了:这些家伙眼光高归眼光高,可倒也不是盲目的眼光高,之所以眼光高,是因为他们本身的能力就比较出色,换句话说,哪怕他们现在的位置比较低,但一个个心气都高的很,坚信凭借自己的能力和努力必然能够在润华实业当中占据一席之地,对于润华实业来说,这些家伙是最有可能成长为润华实业中坚的一群人,希望自己慎重一考虑。

    “明白了龚建军的意思,陈耕无奈的摇摇头:老四啊老四,咱们兄弟之间至于这么说话么?”

    “嘿嘿嘿……”摸着头,龚建军有些不好意思:“这个……我不是……”

    “算了,”陈耕摆摆手:“不管到什么时候,咱们都是亲亲的兄弟,以后千万别这样了,有什么话你就直说。至于这些家伙,只要他们确实是单身,不是知道这个消息后就甩了女朋友、想要这个外国媳妇的品行有问题的家伙,那就让他们报名。”

    微微一笑,陈耕道:“报名归报名,这些混蛋能不能抱得美人归,还要看他们的本事!”

    “您说的是。”龚建军松了一口气。

    这件事倒是给陈耕提了个醒,不管到什么时候,对员工的思想建设绝对不能放松,虽然很多时候员工的思想属于“个人品德”方面,只要他在上班的时候好好工作,再辅以严厉的规章制度,个人品德的好与坏似乎对公司没有什么影响。

    但陈耕可不敢这么看!

    粗看起来,似乎是没有什么影响,作为资本家,你管你员工的个人品德咋样呢,只要他上班的时候给你好好上班、给你创造利润,下班的时候别杀人放火杀人防火会耽误他给你赚钱他干什么关你屁事!关心员工的个人品德?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可真的是这样吗?

    不!

    在陈耕看来,那种只是为了寻求个人成功的小企业、小商人也就罢了,但一个真正的能够被称为企业家的人这个企业家是真正意义上的“家”,而不是生意做的比较大就被冠以企业家的“家”所站的高度、看问题的角度一定与普通商人不同,他所谋求的不是个人的成功,而是一种影响力,一种对社会、对国家、对民族的影响力,这种影响力只有可能是正面的、推动性的,对于怀有这种心态的企业家来说,准确的说他做的不是企业,而是事业,既然是事业,那就需要大家拧成一股绳,为了这个共同的事业和目标一起努力奋斗。

    也就是说,润华实业的员工不再是陈耕的员工,而是陈耕的同志为了同一个目标而走到一起、努力奋斗的同志。

    这也是陈耕愿意将公司的绝大部分利润都分给大家的原因。

    既然是同志,那就不可能不对同志的个人品德没有要求了,中山先生没有原则的让地痞流氓混进革命队伍的历史教训就在哪儿摆着呢。

    当然,想要大家认可你对事业的追求,认同你的目标,一个很重要的基本就是企业领导要做到公平公正,否则你一边对大家说我们要拧成一股绳实现xx目标,转头来你就拼命的给自己、给自己的亲信甚至是自己的家属谋取好处,有好处你来,背黑锅让下属去,人家又不傻,凭什么会信你的话?

    只是这些就属于公司文化建设的范畴了,总之一句话,对员工的思想品德建设要抓牢,同时对公司的文化、内部氛围的建设也绝对不能放松这真是一个漫长而又辛苦、但却绝对不能放松的事情。

    “三哥?三哥?”看着陈耕在发愣,龚建军轻声喊道:“您怎么了?”

    “哦,没什么,”陈耕这才反应过来,他摇摇头,若有所思的向龚建军问道:“老四,咱们公司里的单身狗多不多?”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从目前的迹象来看,应该是不少吧?”龚建军迟疑着道。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陈耕头:“但现在乌克兰这边有意向的姑娘才三十多个,十比一的比例……”

    龚建军眨眨眼:“您的意思是……”

    “为什么报名的姑娘这么少?”陈耕道:“乌克兰现在的情况你是看在眼里的,社会治安越来越糟糕,物资的供应也越来越成问题,只要是有办法的,都在想尽一切办法出国,从咱们能够拉走大批的工程师、设计师、高级技术工人这一上也能看得出来,乌克兰人是急不可耐的想要逃离这个国家,没道理乌克兰的姑娘们就能够忍受这一切,对吧?”

    “……”

    龚建军望着陈耕,虽然很不知道三哥准备干什么,但这些年来对陈耕的理解让他有种预感,三哥这次绝逼是要干个大的!

    “哪个姑娘不想过好的生活?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乌克兰女孩想尽一切办法也去欧洲,哪怕蛇头明说了道了欧洲要先做几年的妓女也趋之若鹜?还不就是因为这些乌克兰女孩认为自己去了欧洲可以过上好日子?”

    用力的挥了下胳膊,陈耕沉声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就改变一下乌克兰的姑娘们对咱们中国的看法,让她们知道,中国不但不是她们认为中的贫穷落后的国家,相反,如果能够嫁给中国的小伙,是她们这辈子最大的造化!中国小伙与乌克兰女孩的比例是十比一?我要这个比例倒过来!”

    龚建军听的心潮澎湃!激动的道:“三哥,您说吧,你要怎么办咱们就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