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995章 一大群来摘果子的


    “这里……就是中国?”飞机就要降落,坐在舷窗旁边的马卡洛夫夫人下意识的握住自己丈夫的手,有些贪婪却又有些担忧的打量着外面的景色。

    虽然从空中看不到的什么,但通过这架大的离谱、内部设施虽然不金碧辉煌但却让人感觉有种家的温馨的私人飞机,她多少可以明白自己丈夫即将工作的这家公司的规模。

    是的,为了尽快的、尽可能安全的将马卡洛夫先生和他的家人送回国内,陈耕好不犹豫的将自己的那架波音737给调来了乌克兰,接下来一切顺利,现在这架波音737已经开始在海洲机场的上空盘旋,准备进入降落程序。

    “是,这里就是中国,”马卡洛夫反手握住自己妻子的手,并且轻轻拍了拍以示她不要紧张:“这里的人很好,人们很热情,就像是我们年轻时候的人们一样。”

    “像我们年轻的时候一样吗?”马卡洛夫夫人的眼中忍不住流露出怀念的神色:那真是一个令人怀念的热血沸腾的年代啊……

    “马卡洛夫夫人,您一定能够在这里生活的很好,而且您在这里并不孤单,”陈耕笑道:“润华实业有很多苏联军工企业的人,很多苏联解体后不愿意放弃自己的信仰的人都选择了加入我们润华实业,说不定有些人还是您的朋友。”

    “是这样的吗?”马卡洛夫夫人立刻转头看向马卡洛夫。

    马卡洛夫点点头,笑着对自己的夫人道:“我见过一些库兹涅佐夫设计局的人,也见过索洛维耶夫设计局的人,嗯,图波列夫设计局的人也有,哦,对了,咱们船厂的很多人也在这里,陈先生说在他们公司工作的苏联人有超过2000人。”

    “这么多?”马卡洛夫夫人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不过心中的担忧却是结结实实的少了很多:确实,马卡洛夫此前的担忧更多的对自己一家人身在异乡的孤独感,但如果在一家公司有超过2000名自己的同胞,那就无论如何都不会感到孤单了。

    “事实上是2238位来自苏联各家单位的同志,如果算上他们的家属,有超过6000人在海洲,”陈耕笑着道:“大家在这里生活的很好,夫人,我保证您在这里绝对不会感到孤独,一定会认识很多新的朋友,开始一段崭新的生活。”

    6000名同胞?马卡洛夫夫人连连点头,心中不免有些向往:这在乌克兰都相当于一个小城市的人口总规模了,如果真的有这么多的同胞在这里生活,那么选择来这里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

    看着眼前的人群,陈耕直接懵逼了:“卧槽!怎么这么多人?”

    龚建军没比陈耕好到哪儿去,看着机场跑道尽头密密麻麻的人,震惊的张着嘴,喃喃的道:“这些人哪儿来的?都是来欢迎咱们的吗?”

    马卡洛夫和他的夫人更是对眼前的情况有些不知所措:人实在是太多了,至少有一百多号人。

    下一刻,陈耕苦笑起来:“麻烦了。”

    龚建军有些不解:“怎么了?”

    “尼玛,抢人的来了,”指着眼前的人群,陈耕苦笑着对购买呢龚建军道:“下面的这些人,除了咱们公司的几个人之外,剩下的起码有一半是中船系统的人,看到左边那个胖乎乎的、有点秃顶的那个家伙了吗?那是大连造船厂的黄副厂长,在黄副厂长的旁边,那个穿深灰色西装的那个,是江南造船厂的党组书记李涛,那边的那个是……”

    来者不善啊,陈耕心里一阵阵的发苦,大@连造船厂的实力如何?别的不说,只说一点就能够证明他们的技术水平和在国内造船业的地位了:未来我国建造的是第一艘国产航母001a型就是在大连造船厂建造完成的,你说厉不厉害?

    江南造船厂也不是什么善茬,到底是江南造船厂更厉害一些还是大连造船厂更厉害一些,这个一直没有定论,也就是这两家造船厂一直在为谁是国内造船业老大位置而不停的争夺。

    更让陈耕嘴里发苦的是,不但大连造船厂和江南造船厂来人了,沪东造船厂、建造我国最先进的同时也是世界首创的小堆潜艇的武汉造船厂也来人了,甚至陈耕还看到了建造我国海上核长城的葫芦岛造船厂的人……

    听陈耕介绍了这些人的身份,龚建军的一张脸都成了苦瓜!他当然不傻,知道这些和润华实业没有什么合作关系的家伙之所以在今天来到了这儿,海洲机场,十成十是冲着马卡洛夫来的,绝不可能有第二个答案!

    “三哥,怎么办?”龚建军的声音有些发颤。

    不害怕是不可能的,实在是如果你不在这个行业内混饭吃,你可能从来没听说过这些人的名字,但一旦你在这个行业内打滚,这些存在让你见着你绝望!润华实业好不容易搬来一尊造船行业的大神级存在,这些家伙立马就赶过来了……这吃相也太难看了吧?

    “还能怎么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陈耕叹了口气:“反正绝对不能把人给他们就是了。”

    “啊?”

    “啊什么啊?”陈耕没好气的道:“咱们费了这么大的力气,挖坑、种树、剪枝、捉虫……现在好不容易结果子了,这些之前一个个连个影子都没见到家伙蹦出来摘果子了,你觉得能忍?”

    “当然不能忍!”龚建军顿时咬牙切齿!

    陈耕的话让他想道了这段时间来自己在乌克兰的辛苦,就像三哥说的这样,我们之前费尽力气干事的时候你们不在,这个时候蹦出来摘桃子了?哪有这种好事?!有本事你们自己从乌克兰挖人啊,你们能挖到,老子一句话都不说,等老子把人挖来了,你们倒是蹦出来了?!这绝壁不能忍啊!

    倒是陈耕,看着马卡洛夫先生和他的夫人看着前面的人群,表情有些惊惧,犹豫了一下,还是坦然相告:“马卡洛夫先生,夫人,你们不必担心,他们不是我们政府的人……当然,如果说他们是政府的人其实也没错……”

    “……”马卡洛夫和马卡洛夫夫人没说话,陈耕的话不但没有缓解他们的紧张,反倒是让他们更紧张了。

    我真是猪脑子,被气昏头了!使劲甩了两下脑袋,陈耕干脆直接说道:“马卡洛夫先生,这些人是来从我们手里抢您的。”

    “抢我?”马卡洛夫有点反应不过来。

    马卡洛夫夫人也有点反应不过来,她下意识的问道:“他们……不是中国政府派来抓我们的人?”

    “当然不是,他们是我们国家各大造船企业的领导,他们出现在这里只有一个解释,就是想要将马卡洛夫先生从我们润华实业挖到他们单位去,”到了这个份上,陈耕也没遮着瞒着,指着眼前的人群道:“那边那位头顶有点秃、微胖的家伙是我们国家最大的造船企业之一的大连造船厂的副厂长、那边那位是江南造船厂的党组书记……”

    将眼前的骨干人群向马卡洛夫以及他的夫人做了一番介绍,马卡洛夫夫妻两人立刻就明白了:这些人的确不是来抓自己老两口的。

    心中的惊惧散去之后,再仔细打量一下眼前的人群,马卡洛夫夫妻二人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想法有多么可笑:这些人一看就不是出自国家暴力机关的人啊,他们的身上有着浓浓的、和尼古拉耶夫造船厂一样的大型国有企业的印记。

    想到自己在乌克兰的遭遇,再看看眼前这些还不等自己的飞机落地就守候在这里,就是为了请自己过去的中国的国有企业的领导们,马卡洛夫心里不免有些自豪,也有些伤感:这种锐意进取的精神,有几十年没在苏联的国有企业的身上看到过了?

    感慨归感慨,马卡洛夫却也不傻,他当即对陈耕表明了自己的态度:“陈先生,我就去您的公司,其他的哪儿也不去。”

    陈耕有些惊讶,更多的还是欣喜,马卡洛夫的表态让他很高兴,不过保险起见,陈耕还是郑重的提醒他:“马卡洛夫先生,非常感谢您对我们的看重,但造船厂呆过一段时间,应该知道我们的造船厂的情况,不客气的说一句,润滑事业在摩托车行业和乘用车行业已经是我们国家无敌手,但在造船行业,我们润华实业只是一个小弟弟,和前面的这些大哥们根本就不能比。”

    “我知道,”马卡洛夫点点头,润华实业造船厂的情况怎么样,曾经以顾问的身份呆过一段时间的马卡洛夫当然很清楚,其技术实力甚至连“一般”这个词都是在夸奖他们,但马卡洛夫却是笑的很开心:“但是我喜欢哪儿,我喜欢那些憨厚的孩子们,既然我们的实力不够强,那我们就用我们的双手让我们变的更强。”

    陈耕感动了,他没想到马卡洛夫竟然没有丝毫的犹豫!

    咬咬牙,陈耕低声道:“既然是这样,那我也不瞒您,10年!最多10年,我们一定会建造自己的航母!”

    “什么?!”马卡洛夫一脸的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