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996章 绝不放人


    “在这里,您不用担心您的本事无用武之地。”陈耕丢下这句话,第一个大踏步的走了下去,留下一脸震惊的马卡洛夫。

    等马卡洛夫再次抬起头的时候,陈耕已经和下面的欢迎人群开始寒暄了,虽然他听不懂陈耕在和他们说着些什么,但毫无疑问,那些不停看向自己的目光以及陈耕频频的摇头都说明了一件事:眼前这些人真的是在打自己的主意。

    马卡洛夫忽然笑了,他确定了两件事:

    第一,原本自己以为是屠龙记的自己的这一身本事,不会无用武之地,但最值得欣慰的是,自己的这一身屠龙记还是在为国际社会主义运动在做贡献,虽然自己贡献的目标不是苏联这个让人有些遗憾,但一个不容否认的事实就是,当苏联倒下之后,中国就成了全球社会主义运动阵营的最后阵地,那么,作为一名**党员,自己就有责任、有义务帮中国加强他们的国防实力;

    第二,陈耕说的没错,这些人真的是冲自己来的。冲自己来也不是问题,自己的能力得到对方的肯定,这不是什么坏事,但我被那些贪官污吏们关在监狱的时候,你们在哪里?

    扭头看向自己的夫人,从夫人的眼中,马卡洛夫只看到了鼓励和支持。

    马卡洛夫笑了:也是!几十年来,最了解、最理解自己的人,永远都是身边的这个人啊。

    ……………………

    马卡洛夫来到陈耕背后的时候,陈耕正与那个据说是大连造船厂副厂长的家伙争论着什么……

    “黄副厂长,您不用再说了,不管您说什么,人是绝对不能给您的……”面对黄副厂长的要求,陈耕直接不给对方面子,他也不可能给对方面子,把人给你们?凭什么?就凭你们是大连造船厂?“您也别跟我说什么觉悟不觉悟,我这人的觉悟没那么高,要说觉悟,你们这些当大哥的怎么也没想着照顾一下我们这些小兄弟……”

    马卡洛夫听不懂陈耕在和对方说着什么,但不要紧,只要看陈耕的语气和表情,猜也能猜到陈耕在说什么。

    拉着龚建军,马卡洛夫说道:“龚,你告诉那个人,就说我只在润华实业,除了润华实业,我哪儿也不去。”

    龚建军早就等着这句话呢,闻言,哪儿还会客气?当即说道:“黄厂长,您就别为难我们陈董了,人家马卡洛夫先生说了,就在我们润华实业呆着,除了我们润华实业,他哪都不去!”

    黄副厂长正被陈耕的话给憋的一肚子的火,只是现在有求于人,他也不可能把火气冲陈耕发,龚建军在这个时候冒了出来,让他一下子爆发了:“你是谁?”

    龚建军冷笑一声:当我听不出来你这句话的陷阱?!

    他哪会上黄副厂长的当?不客气的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就是马卡洛夫先生的意思。”

    说完,微微往后退了一步,将自己身后的马卡洛夫凸显出来,一脸微笑的望着黄副厂长,等着他自己走人。

    但龚建军还是太年轻了,他远远低估了这些国企领导的脸皮厚度:如果真的能够将参与和主导过苏联三代航母的设计和研发工作的总设计师、总工程师以及项目主持人弄到大连造船厂,脸皮算是个什么东西?!

    看到马卡洛夫,黄副厂长顿时两眼一亮,不但没有满脸惭愧的转身就走,反倒是激动无比的拉住马卡洛夫的手道:“马卡洛夫先生,我代表大连造船厂6000多名工人热诚欢迎您的到来,我们大连造船厂是中国最大的国营造船厂,实力最雄厚,也是我们国家军用船舶建造的骨干单位……”

    别说,黄副厂长的俄语说的还挺溜。

    看着俄语说的比自己这个突击训练了几个月、日常对话没问题还溜的黄副厂长,龚建军傻眼了。

    “老黄,放你娘的狗屁!”黄副厂长的话还没说完,旁边有人暴喝一声:“你们大连造船厂是国内第一?问没问过我们江南造船厂?”

    说这话的不可能是别人,只有可能是江南造船厂的党组书记李涛,也只有江南造船厂才会与大连造船厂这么“相爱相杀”。

    黄副厂长眼皮子都没抬一下,咂咂嘴道:“李书记,你说你们江南造船厂是第一?”

    “当然!”

    “呵呵……你说你们是第一就是第一啊,谁认可的?哪个政府部门给你们颁布的?比队伍规模,比技术实力,比造船能力,比船坞数量,你们江南造船厂哪一点能比的过我们大连造船厂?”

    陈耕看的津津有味,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国企老大哥的领导们吵架,谁说的国企没有竞争力?我看在这一点上还是挺有竞争力的嘛……忽然有人扯了扯陈耕的袖子。

    与此同时,龚建军小声的道:“陈董,趁着这个机会咱们赶紧走吧。”

    “你以为能走的了?”陈耕苦笑一声:“别看他们吵的厉害,可你信不信,只要咱们一有走的意思,这些家伙立刻就能‘停止内战,一致对外’你信不信?人家现在的吵吵那是‘人民的内部矛盾’,跟咱们的人才争夺才是‘敌我矛盾’,这些家伙心里清楚着呢。”

    龚建军有点不信,可偷偷的观察一下,可不是么,周围那些对眼前的情况貌似一点也不感到奇怪、正笑吟吟的看热闹的各家国有造船厂的领导们,在看热闹的同志,眼睛的余光正有意无意的盯着自己这边的动静呢。

    “那怎么办?就让他们吵?”

    “吵?”陈耕笑了笑:“你当他们是真的在吵啊?这是在变相的跟咱们炫耀实力呢,这是在暗示咱们:老子很牛x!老子超级牛x!你们要是识相,就乖乖的把人给老子让出来!人家这是在玩‘不战而屈人之兵’呢。”

    卧槽!龚建军听的目瞪口呆,舌头都差点儿收不回来:真真的是长见识了,尼玛吵个架都还有这么多的说道。

    但……咱们怎么办?

    怎么办?对于这种用这种方式变相的向自己施压的人,陈耕的办法就一个:凉拌!

    他笑眯眯的向不远处一脸无奈的苦笑的谢闵声老爷子点点头,随即向马卡洛夫伸出手做了个“请”的姿势:“马卡洛夫先生,夫人,请这边走。”

    小样,跟我玩心眼?

    黄副厂长和李涛在吵的同时,可没忘记自己今天来是干嘛的,两人可一直都在用眼睛的余光注意着陈耕一行人的动静呢,看着陈耕居然二话不说带着“目标”走人,正“吵”的起劲的两人顿时就急了:你怎么能走?你走了,我们吵下去还有个毛线的意思?

    “嗳……嗳,陈董,你别走啊……”

    “不走干嘛?听两位交流感情吗?”陈耕停下脚步,似笑非笑的望着开口的李涛,人家都冲到自己家里来抢人了,陈耕自然用不着给对方面子:“刚刚看两位聊的开心,也不好意思打扰,正好,马卡洛夫先生和夫人一路舟车劳顿,也该休息了,你们两位慢慢吵,不用着急。”

    见李涛还要开口,陈耕直接不给对方开口的机会,朗声道:“李书记,黄副厂长,还有诸位,我知道大家的意思,不过润华实业的态度很明确:人,我们是绝对不会让的,谁来都没用!谁来说情都没用!搬什么大义啊、觉悟啊什么的来压人,也没用!我们润华实业在船舶建造方面的水平和能力有限,可正因为这样,马卡洛夫先生对我们的重要性怎么形容都不为过。

    为了留住马卡洛夫先生,我们润华实业不惜一切代价:配别墅、配车这个就不用说了,直说一点,润华实业给马卡洛夫先生的待遇是年薪10万美元,每年一个月的带薪假期,家人安排工作,同时还是润华实业在船舶方面技术总负责人,我就问,这样的待遇你们谁能拿的出来?谁敢拿的出来?”

    这话是说给李涛和黄副厂长听,同时也是在说给在场的其他人听,但没有人敢回答陈耕的话。

    现在的国企还是老制度,所有的盈利上缴国家,需要添置任何设备都需要向国家申请,配房配车倒还是小事,但这么高的年薪根本就没有任何一家企业开的起,也没有人敢给:你给这么高的工资,同志们的意见如何平衡?

    马卡洛夫的脸上有些惊讶。

    虽然他听不懂中文,可架不住一旁的龚建军在给他实时翻译啊,此前一直没好意思问陈耕自己的薪水的马卡洛夫,虽然知道以自己的本事而言,陈耕给自己的待遇绝对不会差,但听说自己居然有10万美元的年薪,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配房配车也就罢了,可工资居然有这么高?

    在听到陈耕说自己同时还是润华实业在船舶技术方面的总负责人的时候,心里头更是惊讶的不得了,这是什么?这是总工程师才有的待遇啊,陈耕就这么舍得?这么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