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1003章 背锅侠


    南方某报纸上的“**”字眼?

    陈耕猛然想起了是怎么回事:随着粤省经济的不断发展,中央对地方的控制力也存在诸多的不足,渐渐的,粤省的某些人觉得自己有了和中央分庭抗礼的本钱,准备搞个“国中之国”了,这次在某报上出现的这个信息,其实就是粤省在试探中央的一个信号虽然我没打算**,但是不是可以参考一下中央给港澳的条件,或者像是美国那样,虽然名义上美国是由51个州组成的合众国,但实则基本上每个州就是一个**的小王国,每个州的州长在本州范围内的权利和影响力可一点都不比总统小多少,我们粤省辣么牛x,是不是也可以在共和国的政治序列内谋求一个特殊地位呢?

    陈耕明白,这属于“饱暖思***”的范畴。

    但他更清楚,“大粤国”是绝对没可能的,中央不可能坐视这种情况的发生:你粤省发展起来了,就要谋求特殊地位,那其他省份的经济发展起来了,是不是也要谋求一下特殊地位?大家都这么搞,这个国家还能剩下什么?

    事情的后续发展也的确是这样,当分税制正式实行之后,“大粤省”的说法如同一朵小浪花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嗯?!

    分税制?!

    陈耕终于明白了自己被卷进了一场什么样的麻烦里,苦笑着望着眼前这几位银行的行长:“老哥们,你们别告诉我这笔钱其实是从粤省调集过来的。”

    “嘿嘿……”

    “嘿嘿嘿……”

    “嘿嘿……嘿嘿嘿……”

    得嘞!

    看着这几个笑的一脸尴尬的家伙,陈耕心头的最后一丝侥幸也没了:尼玛,果然被坑了!

    沈大庆尴尬的笑着:“老弟,你也不太想不开,我知道你不想掺合进这样的事,可眼下看来你是不掺合都不行了,既然事情都已经这样了,你也不妨换个角度想想:不管怎么说,这笔钱都是借给你们用了,对吧?”

    “呵呵……”陈耕一脸的无语:“你觉得我们润华实业很缺钱?”

    “……”沈大庆被陈耕怼的没了脾气:陈耕说的没错,现在的润华实业是真的不缺钱,一点都不缺。

    但沈大庆是谁?他是国家金融领域的官员没错,但他首先是一名官员,共和国的官员有一个特点:甭管你是不是做政工工作的,都做的一手好政工听起来似乎比较拗口,但意思就是不管你是不是专门做政工工作的,都很擅长给人做思想工作。

    沈大庆也不例外,作为工商银行在海洲分行的一把手,他做思想工作的本事也一点不差:“老弟,我知道你们润华实业不差钱,别说三五个亿,就算八个亿、十个亿,对你们来说也不算太难,但也正因为这样,你们才更应该借这笔钱!”

    陈耕忍不住问道:“为什么?”

    “因为你陈耕是一名军官,作为一名共和国的现役军官,你要有作为一名军官该有的觉悟;”沈大庆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大声道:“另外,润华实业也不仅仅是你陈耕个人的,华东军区持有的股份占大多数,你们润华实业可是一家军队企业、国有企业,作为国有企业,国家需要你们帮忙分忧的时候,你们是不是应该责无旁贷的站出来?”

    “老沈,你是不是平日里唱高调唱多了?”陈耕没好气的犯了个白眼:“别给我戴高帽,好像我高尚的圣人似的,我不吃这一套……我就问你:全国这么多的国企,这么多的中字头国企,这些企业,哪一个不是中央的亲儿子?凭什么出了事之后要我们润华实业这个充其量算是小妾生的庶子出面?那些平日里备受中央照顾的亲儿子呢,站出开为国分忧啊!凭什么有好处的时候就是他们先来,现在到了背雷的时候,就轮到我们这些小妾生的了?”

    虽然陈耕话说的糙了点,但话糙理不糙,凭什么吃肉的时候我就得等在后面,干脏活累活的时候就得我冲在前面?天底下就没有这样的道理。

    沈大庆心里也是无奈,但无奈归无奈,以他丰富的给人做思想工作的经验,还不至于被陈耕这么一句话就给怼的无话可说。摇摇头,沈大庆正色道:“老弟,话不能这么说,润华实业发展现在,我承认你个人的本事在这其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但你敢不承认,润华实业之所以会有今天,主要还是乘了改革开放的东风?不是拜国家的好政策所赐?否则为什么早没冒出来个润华实业,晚没冒出个润华实业,偏偏在这个时候你们润华实业就出来了?”

    不得不承认,沈大庆的这番话的确是有些道理,润华实业能发展起来,能有今天,陈耕的个人能力确实在其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但谁也不能否认的是,如果没有国家改革开放的政策,没有国家的默许,绝对没有润华实业的今天。

    沈大庆这人多奸诈啊,一看到陈耕的表情变化,他就知道这事儿有门了,立刻再接再励:“话说回来,老弟,你说润华实业是小妾生的庶子,这话你说的亏心不亏心?看看那些中字头的央企、那些中字头的央企的老总们,哪一个不是对你们润华实业羡慕的两个眼珠子发蓝?

    央企啊,中字头啊,听着多风光!

    可风光归风光,这些中字头的老总们有你的收入高么?你身上拔下来跟汗毛都比他们的腰还粗!今天这里没外人,咱们就把话摊开了说,那些中字头的老总的年收入有多少?就算是能捞的,一年下来能捞个百八十万的就算是连脸皮都不要了吧?可老弟你呢,一年下来轻轻松松、干干净净的二三十个亿!

    信不信,只要老弟你说一声,全国无数的中字头国企老总都会跟你换!更别说你们润华实业的灵活性了,这么大的一个企业集团,你陈耕一个人说了算,说白了润华实业就是你一个人的,可那些国企老总呢?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话也能放在他们身上……”

    如果是一般人,说不定还真就被沈大庆这话给糊弄住了,但陈耕是谁?他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话是这么说没错,可那些国企敢欠了银行的钱不还,但我们润华实业敢不?你就说我们敢不?”

    “……”

    沈大庆被陈耕这话怼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若干年后那句“我凭本事借来的钱,凭什么要还?”放在国企身上真是再恰当不过了:我凭本事从银行借来的钱,凭什么要还?!要钱没有,你们银行爱咋咋地吧。

    面对直接耍无赖的国企老总们,银行也只能无奈的认怂,完了接着借钱给他们敢不借?敢不借,国企老总们就敢带着几千几万号工人到地方政府食堂吃饭去,就问你地方政府怕不怕?当地银行怕不怕?

    沈大庆不说话,陈耕可没打算放过他:“别说央企,魔都市属国企、京城市属国企的老总就敢跟中央部委的首长拍桌子,你觉得是我有这个本事,还是我们润华实业有这个本事?信不信,不知道有多少人的眼睛都盯在润华实业的身上、就等着润华实业借钱不还呢,只要润华实业敢借钱不还,立刻就有人叫嚣着债转股你信不信?”

    沈大庆再次无语,这不是废话么,这可是全国盈利情况最好的润华实业的股份,但凡有一点可能,谁不希望持有润华实业的股份?持有了润华实业的股份,就等于抱住了一颗摇钱树啊知不知道?

    陈耕叹了口气:“所以啊,到底是谁吃亏、谁占便宜,大家心里都明镜似的,我也不卖关子了,润华实业可以帮这个忙,但前提是银监会必须允许我们的机动车金融服务公司成立……”

    在搞清楚这件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之后,陈耕心里就已经明白了,不管自己乐不乐意,润华实业已经被卷入了战场,不是自己想不卷进去就可以不卷进去的,既然这件事已经到了这个份上,那就不是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了,那还有什么说的?

    认了吧!

    不过郁闷归郁闷,陈耕其实也明白,对润华实业而言,严格来说这件事也不是什么坏事,某种程度上来说,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卷入这件事,最重要的是,既然润华实业有了别人无可取代的价值,那就什么也别说了,趁着这件事给自己捞点儿好处才是正事。

    “换一个不成么?”沈大庆皱着眉头,一脸苦逼的道:“国家根本就没有这一块的法律规定……”

    “这样啊,”陈耕皱着眉头想了想:“要不这样吧,不管你们用什么理由,只要你们允许润华实业成立一家从事抵押金融贷款业务的机构我说的是贷款业务,不是存贷款业务我就同意了,这总不难吧?”

    沈大庆的一张脸皱的更厉害了:一家从事抵押金融贷款服务的机构,这跟直接允许你们从事机动车消费金融贷款业务有什么区别?

    别说,还真的有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