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1011章 又一张王牌攥在了手里


    王克既然敢这么说,就说明他对整套系统已经进行了全面的检查,没有任何问题,随点头道:“那好,试车!”

    “好嘞!”重重的点点头,王克重重的按下对讲机的ptt键,大声道:“各单位注意,各单位注意,现在启动发电机组;系统操作人员现在开始对系统进行预热、加电;工程和检测最后一次对检测设备进行检查,确保检测系统万无一失,同时密切注意数据的变化!现在听我的命令,10分钟后正式试车!”

    “一组明白!启动发电机组!”

    “二组明白!开始对系统各项参数进行检查!”

    “三组明白!再次对检测设备进行检查!”

    “四组明白……”

    “一组汇报,发电机组已启动,设备工作正常。”

    “二组汇报,各系统状态正常……”

    …………

    听着对讲机中传出的清晰的回应,不说陈耕和王克两人,哪怕是沈大庆这个外人,此刻也是一阵阵热血沸腾!

    车子有没有问题?当然没问题,大家已经对系统反反复复的不知道检查了多少遍,有问题早就发现了,怎么可能等到现在?倒是王克,可能是打算拍老板的马屁,打算把对讲机递给陈耕,让陈耕下令开动这辆z-7907,不过陈耕没接,自己的脸皮还没这么厚,也没做什么工作,而且对这种仪式性的东西,他看的也不是很重。

    倒是沈大庆,在王克和陈耕的推辞中听出了不少东西:似乎这辆车上换装的这套整流设备很了不得?忍不住向陈耕问道:“老弟,你们这辆车上换装的这套整流设备是你弄的?”

    “嗯,算是吧。”陈耕点点头。

    “厉害了,”沈大庆大拇指一挑,顺势恭维了一句:“没想到老弟你在电学这一块也这么厉害……”

    “沈行长,你这可说错了,我们老板何止是厉害,就算是放眼全球,他也是最顶尖的那一波专家!您还别不信,”王克一脸的自豪和骄傲:“我可不是乱说,您还不知道吧,这套整流设备是我们老板发明的。用了我们老板发明的这个整流设备,整辆车的电力的传递效率比以前提高了将近30%!”

    “什么?!”

    沈大庆吃惊了,哪怕他是数理化完全不懂的纯文科生,也能大致体会到将效率提升30%是一个什么的概念:比方原来的发电机组的输出功率为100千瓦时,系统的实际效率只有70%,则实际可用的功率为70千瓦时,但现在提高了将近30%,别30%了,就以保守的25%来算,也意味着系统的效率从之前的70%提高到了现在的87.85%!

    有了这25%,可以做多少事?!

    虽然他不是很清楚这25%在这辆车上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但如果是在银行业,效率提升25%,那对整个系统的带动作用可就不是25%了,很多时候意味着50%甚至翻倍的提升!正因为明白这一点,沈大庆才难以相信:这是真的?

    但他的目光落在王克的眼里,就是“沈行长被我们老板的厉害震惊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意思,自豪且得意的道:“惊讶吧?很正常,在我们陈董拿出这个igct的时候,我比您还惊讶,觉得这根本就不可能,后来反复测试了好多遍才相信是真的。”

    王克没觉得有啥,在他看来陈耕能拿出集成门极换流晶闸管这么个变态的玩意儿,再怎么夸耀都不过分,你不服?你不服的话,有本事你也拿出个这么厉害的玩意儿来啊!陈耕却觉得不好意思了,哪有这么夸自己的?连忙道:“行了行了,王工那也是,沈行长对数理化不太精通,你给也给搞金融的说这个干什么?赶紧的,开始试车。”

    沈大庆:“……”

    你这是瞧不起我么?

    …………

    当一辆长度将近30米、宽度和高度都超过4米的车子在路上奔驰起来的时候,站在一旁的人是什么感觉?沈大庆不知道别人是什么感觉,他就知道自己有些腿软:感觉一堵高大威巍峨的城墙迅速向自己压过来,那种磅礴的气势甚至让沈大庆觉得有些窒息!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沈大庆干巴巴的笑了两声,道:“老弟,这车的速度也不是很快嘛,也就40?”

    “4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你还嫌慢?”陈耕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知道万山特车仿制的z543的速度是多少吗?”

    陈耕都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沈大庆哪里还不明白自己自己刚刚的话闹了笑话?不过他也不着恼:“这么说这个速度很快?”

    “很快,非常快,”陈耕点点头:“按照设计,就算是野外也能保持这个行进速度,我说的野外是真正的荒郊野外,几百公里范围内都荒无人烟、没有公路的地方……”

    不等陈耕说完,沈大庆就震惊的道:“你是说这车在无人区也能保持这个速度?”

    在公路上有40公路每小时的速度这不算什么,哪怕这是一辆自重就上百吨的庞然大物,但如果是在完全没有路的无人区都能保持这个速度,哪怕沈大庆完全没有任何这方面的常识,也能知道这个速度有多么了不起!

    “也不能说在任何时候都能保持这个速度,”陈耕谦虚的道:“如果需要爬垂直高度、走沼泽密布的地方,速度肯定会慢下来,但如果是普通的、地形没有太大起伏的无人区,差不多能还是保持这个速度,慢也慢不了多少。”

    卧槽!

    听到这话,沈大庆的脸色都变了,一句“卧槽!老弟,你们润华实业搞一辆这么厉害的车干什么?难道你们还打算给咱们国家的洲际弹道导弹做配套?”

    只是这话刚到嘴边,就被沈大庆给生生的咽了回去,看着眼前这台苏联陆基洲际弹道导弹的载车,他忽然想到了许多,比如润华实业浓重的军方背景、比如国家为什么肯将这个项目交给润华事业,比如……这一瞬间,沈大庆无比后悔,无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这种事情是自己该知道的事情吗?

    甚至他连陈耕都埋怨起来了:老弟啊老弟,我老沈平日里也没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吧,你怎么能这么坑我?

    陈耕可不知道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沈大庆就已经是满腹的怨念,他正通过对讲机了解着这辆z-7907的运行情况,随着哥各个小组的情况陆续汇报上来,陈耕心里也越来越有底:整车的运行状况非常好,或者换个说法,将老掉牙的电子管整流换成集成门极换流晶闸管之后,整辆车的运行效率、可靠性以及反应都比之前有了堪称脱胎换骨的变化。

    对讲机里面的王克的很兴奋,或者是说极其兴奋,通过他在对讲机中不停的大呼小叫就能够看的出来。就在陈耕心中如释重负的时候,王克的声音再次传来:“老板,我想测试一下最后一个项目。”

    最后一个项目?

    陈耕怔了一下,随即皱起了眉头:“你确定?你有多大的把握?”

    “最少七成的把握,”王克的语气无比肯定:“整车的状况好的不能再好,我觉得可以试试。”

    “好!”既然王克说有七成的把握,陈耕也就不再犹豫,点头道:“好,那就试试!”

    在陈耕身旁的沈大庆听的云山雾罩,心中的好奇更是浓重到了极点,很想问问这最后一个测试项目到底是什么项目,但张了张嘴,他终于还是没问刚刚的猜测把他给吓到了,这种事情,自己当然是知道的越少越好。

    只是虽然紧闭着嘴告诉自己一定不能问,说什么也不能问,可心中的好奇却是免不了的,沈大庆本能的瞪大了眼睛,想要看看接下来的这个“终极测试”项目是什么,但看了半天,却愕然的发现这辆车什么变化也没有,就是欢实的在试车场不停的跑着……

    什么情况?沈大庆迷茫了。

    沈大庆不想知道,偏偏陈耕一定要说给他听:“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们的测试团队把车轮上的电机给陆续关闭12台,测试在只有12台电机能正常工作的情况下,会对这辆车的行驶有什么影响。”

    听到这话,沈大庆顿时将“不该知道的千万不能知道”这句话给忘到了脑后,下意识的问道:“你是说,这辆车现在只有12个轮子有动力?”

    “嗯,”陈耕应了一声:“我们最终的目标是测试在只有8个轮子有动力的情况下,这辆车的行驶性能。”

    沈大庆:“……”

    此时此刻,他已经不知道该说句什么好了,就想爆句粗口:牲口!

    虽然陈耕没说这个测试的意思,但联想到这辆车的用途,沈大庆觉得这个测试的目的就是为了测试这辆车的“容错”能力,保证我们的陆基洲际导弹在野外进行机动的时候,哪怕出现了几个车轮失去动力的情况下,仍然可以能够保证车辆有着足够的机动能力,不至于一个或者几个轮子出了问题车子就只能无奈的原地趴窝。

    这个功能,对于保证陆基洲际导弹的野外生存能力和战略反击能力当然意义重大,但沈大庆又快要哭了:老弟啊老弟,你给我说这些干什么?知不知道这些东西根本就不是我该知道的啊。

    陈耕可不知道这会儿沈大庆的心里已经掀起了这么大的波澜,此刻的他双眼紧盯着测试场当中那辆不停飞驰、看似和之前没有什么不同、但实际上正在12*24模式下工作的z—7907,心中不免下意识的有些紧张:千万别出问题,千万别出问题……

    虽然在测试之前已经对这辆车进行了全面的检修,但这毕竟不是自己的娃,对这辆z—7907还没吃透,陈耕心中紧张也很正常。

    为时半个小时的测试结束,没有任何问题!

    当半个小时的测试结束,对讲机中王克兴奋的大喊大叫的时候,陈耕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沈大庆却是终于忍不住,他再也不敢看下去了,把陈耕拉到一边小声的道:“老弟,这边交给王工他们,咱们谈咱们的事,成不成?”

    “不着急……”

    “你不着急我着急啊,”沈大庆都快要哭了,指着正缓缓的驶入车间的z—7907,,哭丧着脸对陈耕说道:“老弟,我实说了吧,哥哥我真怕呀,这东西是哥哥我该知道的吗?就当是哥哥我求你了,咱们赶紧走了成不成?”

    这个车?陈耕一怔,不知道沈大庆有什么好怕的:“这就是一辆民事用途的特种工程车辆……”

    “好好好,这是个民事用途的特种车辆,老哥我站的累了,咱们找个地喝杯茶成不成?算是老哥哥我求你了成不成?”沈大庆根本就在这个问题上和陈耕计较,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别说是民用特种工程车辆了,就算你说这玩意儿是个特大号的拖拉机,我也跟着说这玩意儿是拖拉机只要你赶紧让我走开就成。

    “好吧,”陈耕哭笑不得,虽然他不知道沈大庆为什么好像屁股着火似的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不过在亲眼看着所有的测试项目完成之后,这儿似乎也自己没什么事了,点头道:“那就娶去办公室……老哥,你正好给我说说,这次没有哪个蠢货一定要我们答应什么条件才会批准我们从事抵押金融贷款业务吧?”

    “没有没有,没有任何条件,当然,该走的程序你们还是要走,不过上面已经跟各个部门打了招呼了,优先办理你们的手续,如果一切顺利,估计到年底的时候你们的申请就能批下来。”沈大庆连忙摆手,心里却是在不停的吐槽:谁不你们润华实业的是部队的心尖子,提过分的条件?不怕华东军区的领导带着几十万战士到自己家里来吃饭啊。

    听到这话,陈耕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用了这么长时间,费了这么大的精力,总算是没白忙活一趟。紧握住沈大庆的手,陈耕说道:“沈哥,待会儿就别走了,待会儿咱们一起好好地喝一顿!”

    ps:4000字,补昨天欠大家的10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