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1022章 做一个新品牌


    陈耕挑了挑眉毛:“两个都要?耿总好大的胃口!”

    耿少杰的胃口并没有出乎陈耕的意料,国企嘛,都是这个样子,不管能不能吃得下、能不能消化的了,总之先把肉吃到自己嘴里再说,哪怕吃不了嚼几口再吐掉呢,也没关系,重点是这块肉是我的,我是吃还是吐掉那都是我的事。

    耿少杰忽然凑了过来,充分发挥出“该不要脸的时候就坚决不能要脸”的风格,一脸认真地对陈耕道:“老弟,这件事办好了,算老耿我欠你一个人情……”

    不等耿少杰说完,陈耕就摆摆手,笑眯眯的望着耿少杰:“两款车,你打算用个人情就一分钱不掏的拿走?不是我说你啊耿总,你这人情未免也太值钱了点。”

    “……”

    耿少杰有点讪讪,也是,自己这占便宜的心思的确是重了点,如果真的能推出两款车,一款定位和奥迪100一样、但却比奥迪100好得多,一款定位就相当于之前的大红旗ca770,这是多大的一份政绩?就凭着这份政绩,在临退休之际的时候,自己混个再往上走一步的待遇退休都不是没可能,这么大的人情,竟然只用“我欠你一个人情”就打发了?

    这丢的不是陈耕的人,而是一汽的人,是他耿少杰的人,这事儿传出去会被人笑话的:你们一汽的眼皮子就这么浅?你耿少杰的眼皮子就这么浅?为了几个钱连脸面都不要了?

    “那……老弟,你就说吧,你想要什么?”定了定神,耿少杰道:“要多少钱?”

    陈耕:“先不说钱不钱的问题,耿总,我先问个问题。”

    耿少杰愣了一下,随即连忙道:“你说。”

    陈耕:“你们一汽,现在有完整的乘用车销售网络吗?”

    “……”耿少杰一下子就尴尬了!

    一汽何止是现在没有完整的乘用车销售网络啊,确切的说,从一汽成立到现在这30多年的时间里,一汽就不存在“乘用车销售网络”这个概念,大红旗交车作为一种专供d和国家领导人使用的高档行政轿车,完全是行政命令下的订单花生产,在将近三十年的生产历程中也只生产了几千辆,生产出来之后直接调拨走,销售的事情乃至之后的售后服务都根本不用一汽来进行,要个毛线的销售网络?

    哪怕是现在,虽然已经与德国人合作生产奥迪100,但作为一种给厅局级以上中高级领导干部配备的高档轿车,这些组装和生产的奥迪轿车也是直接由财政部下属的国有资产管理局直接划拨给中央各部委以及各个地方政府、党委相应及别的领导使用,这些车辆也算是国有资产,销售什么的根本就不用一汽操心。

    你说,在这种情况下,一汽怎么可能会花心思和功夫去搞什么销售网络?

    对于耿少杰的反应,陈耕丝毫没有意外,他紧接着追问:“所以你们还是打算走奥迪100和大红旗的销售路线,直接交给国有资产管理局进行调拨?”

    耿少杰喏喏了半天,反问道:“这样不好吗?”

    “也不是不好,”陈耕摇摇头:“但要看你们一汽想要实现的目标是什么了,如果你们只是想要告诉上面的首长们,我们一汽是可以生产轿车的,可以生产大型豪华轿车的,而且我们的轿车的质量很好,乘坐我们的车完全不用担心半路上掉链子,那没问题,现在这个销售模式完全足够了,这样你们还省心。”

    耿少杰抿着嘴,没有说话,他算是听出来了,陈耕还有没说的话。

    果然,陈耕接着说道:“但如果你们想要给一汽争一个脸面,证明一汽不愧是共和国的长子,不但在商用车领域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就算是在乘用车领域也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也完全对得起‘第一汽车制造厂’这块牌子,对得起‘共和国长子’的称谓,不管走到那里,你们都能停止了腰杆对别人说‘我们是一汽的’,而不是被人鄙视成‘没了国家的财政拨款就活不下去的废物,就是趴在国家身上吸血的吸血虫’,那你们要做的事情就多了……”

    “谁敢这么说?”陈耕的话音还没落下,耿少杰顿时就怒了,作为一个在一汽工作了一辈子、为这个集体奉献了一辈子的老人,他绝不允许有人这么诋毁自己的骄傲:“谁敢这么说我们?如果没有我们一汽这些年来对国家发展的贡献……”

    “我知道,我知道,你激动什么,”打断耿少杰的话,陈耕道:“没有人否定从建国过到现在的这些年里,一汽在国家发展、国民经济建设当中的巨大作用,有些话说的确实是过了,但耿总,您能否认这些话也确实是有些道理吗?您能否认现在的一汽也确实存在非常严重的问题吗?比如极度缺乏进取心之类的。

    远的不说,就说跟咱们一衣带水的‘友好邻邦’小鬼子,我记得当年你们带着红旗ca72去参加东京车展的时候,整个日本还没办法生产这种大排量的v8发动机和这种大型豪华轿车吧?可再转过头来看看,这20年过去了,你们一汽在技术方面有多少进步?小鬼子的技术又到了什么程度了?”

    耿少杰:“……”

    陈耕说的是事实,这话他没法否认,张着嘴,老耿同志嘟囔了半天,终于老脸通红的憋出来一句:“我承认我们有些问题,但我们现在这个样子也不全都是我们自己的因素,也跟咱们国家实行的计划经济体制和政治体制有关系……”

    “是是,”陈耕点头,耿少杰说的也的确是事实,一汽现在这个样子也的确不能只把板子打到一汽的屁股上,原因是多方面的:“咱们不讨论这个,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但国家正准备给国企松绑,原来的时候你们国企是将所有的利润上交国家……至于具体有多少利润咱们先不讨论……按照很快就要推行的改税政策,大家就不用上缴利润了,只要缴纳了相应的税收之后,剩余的利润都是企业自己的,对吧?”

    “是。”耿少杰点点头,这一点他没法否认,只是东拉西扯的说了这么半天,陈耕还没有进入正题,耿少杰有些忍不住了:“老弟,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陈耕:“我想说的是,既然在缴纳了应缴的税费之后,剩余的利润都是企业的了,你们就没想过让企业能够留存的利润尽可能的多一点?”

    怎么多一点?

    一汽现在的主要业务是商用车,也就是卡车,这块市场基本上已经稳定了,也就定于改税之后一汽能够留存的利润也是基本稳定的,但如果一汽将乘用车这一块市场也给做起来了呢?

    傻子也能看出来,中国的乘用车市场潜力无限,别的不说,只要看看润华实业,不管他们生产出来多少轿车、摩托车,很快就会被市场吞个精光就知道了!

    如果一汽还打算继续走以前的乘用车的销售路子,一年下来能留存多少利润?但如果完全走市场化的路子呢?或许利润是乘用车的几倍都说不定。

    到了这个份上,如果耿少杰还不明白陈耕的意思那就可以去一头撞死了,但他的眉头却依旧皱着:“你的意思是扩大红旗的产能?不可能的,老弟,我给你说吧,就凭红旗这块牌子,就不可能卖很走量的车……就像是奔驰绝不可能出20多万的车、劳斯莱斯绝不可能卖100多万的车一样,作为咱们中国唯一的一个高端轿车品牌,哪怕一辆车都不生产,我们也不能生产便宜车,那是在砸红旗这块牌子。”

    “我知道,我明白,”耿少杰说的这些陈耕怎么可能不明白?你让劳斯莱斯去生产一辆和奔驰c级差不多的车试试?对于很多买得起的消费者来说,他们或许会欢呼雀跃:老子终于买得起劳斯莱斯了!;

    但对于劳斯莱斯原本的那些客户,那些拥有幻影、古斯特的车主们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伤害:卧槽!劳斯莱斯你们搞什么?现在是人不是人的都能跟老子平起平坐了?尼玛!不要这破车了!

    最终的结果就是可能讨好了一小部分人,但对于劳斯莱斯这个品牌以及原来的客户来说,会造成不可逆转的创伤,所以劳斯莱斯绝不可能做普通的豪华品牌,他们只会做最高端。

    同样,红旗轿车也是如此,作为一个全球公认的高端豪华轿车品牌,一汽乃至共和国都能接受红旗一脸数年一辆车都不生产,这没关系,毕竟红旗品牌的b格还在,红旗还是中国最牛x的轿车品牌,但一旦红旗开始做低端产品了,那就是在砸牌子了,高层绝不允许,哪个厂长敢干这事,那个厂长铁定倒霉,这个没商量。

    “所以我要说的是,”陈耕两眼亮晶晶的望着耿少杰:“一汽为什么不重新做一个新的品牌?”

    “做一个新的品牌?”耿少杰一下子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