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1034章 想啥呢?


    “老爷子,真的成功了?”陈耕的手有点哆嗦,下意识的想要找根烟夹着:“对比测试没问题?”

    虽然ecu项目是陈耕当初力主上马的,也知道这个东西的前景如何,可这会儿他该是激动的厉害,哪怕是凤凰轿车上市的前夕也没这么激动。

    谢老爷子不知道陈耕兴奋成了什么样,隔着电话,老爷子重重的点头:“真的成功了,做对比测试的时候我亲眼看着的,绝对没问题。”

    “好,好……”

    陈耕忽然间发现,虽然心里头激动的要命,可这会儿自己的语言竟然贫乏的厉害,除了说好之外似乎找不到其他的语言来描述自己此刻的心情。

    其实不怪陈耕这么激动,因为在20年后的汽车工业界,有句话叫做“配套厂给主机厂打工,而主机厂则是给博世和德尔福打工”。

    为什么会这么说?因为在汽车进入总线时代以后,ecu的任务就从单纯的控制发动机逐渐渐变成了一辆车的大脑,ecu不再只是单单管控发动机,除了干好管理发动机这个“本职工作”之外,ecu的手开始“伸的越来越长”:

    ecu要与自动变速箱主控电脑协调和交联,更好的协调发动机与变速箱之前的工作状态,以更好的实现驾驶者的意图和省油;

    ecu要对全车的各种传感器、子系统进行管理和监控,以方便驾驶者对车辆的状况进行了解;

    到了最后,随着ecu在一辆车体系内的作用越来越重要,主机厂们又赋予了ecu一个很重要的使命:作弊!用作弊的手段来通过日益严苛的排放法规没错,就是狼堡和奔驰偷偷的干的那个事。

    到了这个时候,如果谁能够垄断或者变相垄断汽车电控和电喷技术,也就意味着掌控了全世界的汽车制造商。

    博世和德尔福是全球最大的两家汽车电控电喷系统生产商,在这里两家全球最大的ecu供应商有意无意的联合下,这两家企业已经形成了事实上的对全球ecu市场的垄断,而随着他们在全球范围内大力游说各国政府在本国的汽车产业当中推广电喷化,也就等于他们掌控了全世界的汽车制造企业。

    陈耕当时为什么一力坚持要做ecu?

    从小了说,陈耕不想给别人打工,不想个人打工怎么办?那就自己做ecu;

    往大了说,作为未来的全球第一大汽车消费市场,如果注定了主机厂给ecu制造商打工是历史发展的趋势,那凭什么一定是博世、西门子、德尔福、电装、三菱这些电喷系统供应商?润华实业凭什么不能在这其中占据一席之地?甚至,作为全球最大的单一汽车消费市场,为什么不能让这些外国的主机厂给润华实业打工?

    好在陈耕飞快的调整好了心情,深吸一口气,对谢闵声道:“老爷子,这个东西的意义,再怎么强调都不为过,这样,接下来你您重点盯着点,再反复的做几次测试。我在首都这边还有点事没忙完,等忙完了我马上就回去……”

    谢老爷子关心的道:“你的蜜月不是还没完吗?这贸贸然的回来,小丁会不会有意见?”

    “这不也没几天了吗?”不等谢老爷子说完,陈耕就笑道:“等首都这边的事情忙完,若烟的婚假也就差不多过完了,到时候我正好回去。”

    “倒也是。”谢老爷子掰着指头算了一下时间,也笑了。

    陈耕接着说道:“按照咱们之前商量的,这个小玩意儿会是咱们公司出口创汇的重点产品,绝对不能出一丝一毫的闪失和疏漏,而且既然是要出口,没点儿自己的优势怎么行?所以我打算回去之后对这个ecu进行一下优化,至少要在性能和价格方面都比欧美日的产品更有又是才行……老爷子,您这段时间可得好好休息,等我跑欧洲的时候,家里可就全靠您看着了。”

    等确定这套电控电喷系统没有问题之后,陈耕就要去欧洲、去美国向各家汽车制造商推荐,谢老爷子可就有的忙了。而谢老爷子显然也十分享受陈耕的这份看重,他重重的点头:“家里这边你尽管交给我。”

    …………

    挂了电话,陈耕兴奋的握住拳头长啸起来:“啊……”

    “大白天的学什么狼叫啊,”丁若烟裹着浴巾从卫生间里出来,一边擦拭着头发一边皱着眉头没好气的道:“你这是又怎么啦?”

    陈耕可管不了那么许多,这会儿的陈某人,心里头正激荡的厉害,眼看着自己的漂亮媳妇一副出水芙蓉的模样,某人只觉得一股火猛地从小腹下面窜了起来,上前一把就把丁若烟给抱了起来,大踏步的往卧室走。

    “啊……”完全没防备的丁若烟被陈耕的这个动作吓了一大跳,反应过来的她有时好气又是好笑,用力的拍打着陈耕的后背:“你要死了啊,这才刚刚做完……”

    陈某人笑的很淫荡:“遇到好事了,得做点什么庆祝一下……”

    “再来一次?”丁若烟吃吃的笑着:“从昨晚到现在可已经三回了,再来一次那就是四次,你行不行啊,腰还要不要了?”

    陈某人把脸一板:“我给你说,男人就不能说不行。”

    “撑不住就说撑不住,在我面前说撑不住没什么丢人的,”丁若烟笑的跟个妖精一样,见陈耕要说话,不等他开口就笑眯眯的道:“也不知道今天早晨脚软的差点儿崴到脚的人是谁?要不就是我眼花了?”

    陈耕忍不住老脸一红。

    这段时间有点纵那啥过度了,身体有点吃不消,今天早晨起床的时候脚软了一下,不成想这会儿竟然被这败家娘们拿来当成了攻击自己的武器。但承认自己不行那是绝对不行的,男人在什么时候都不能说自己不行,陈某人脖子一梗:“那只是意外,丁小妞我给你说……”

    还没等陈耕说,手机忽然响了。

    “我给你说……”陈耕下意识的重复了一句。

    “好了好了,先别给我说了,先去接电话要紧。”丁若烟笑眯眯的过去把电话给陈耕拿过来,表情还有点奇怪:“财政部的?财政部给你打电话干什么?”

    财政部的电话?

    虽然陈耕也很奇怪为什么财政部会给自己打电话,不过这个电话还真不好不接,一边给丁若烟比划了一个“先放过你”的口型,同时接起了电话:“你好,我是陈耕。”

    “陈耕同志你好,我是财政部国有资产管理局的成刚。”

    成刚?陈耕皱了下眉头:对于财政部下属的各个部门的领导,他还真不是很熟悉。

    不过这不是问题,陈耕不熟悉,可丁若烟熟悉啊,她立刻小声的道:“是副主任。”

    陈耕立刻点头:“哦,是成副主任啊,请问你有什么事?”

    成刚说道:“是这样的,不知道陈耕同志你是否知道外交部准备采购10辆凤凰轿车的事?”

    陈耕回答的干脆利索:“不知道。”

    成刚:“……”

    这样就没法聊天了,你老丈人就是外交部的一把手,我就不信这样的事你会不知道?!

    可陈耕坚持说自己不知道,成刚还真没办法,难不成自己那把刀子逼着陈耕承认他知道这件事不成?吸了一口气,成刚道:“那我给你说一下,外交部向我们国有资产管理局递交了一份采购10辆凤凰轿车的申请……”

    “哦,那你们直接下单就是了,”陈耕不知道这家伙跟自己唧唧歪歪的干什么,有点不耐烦了:“看在你们是国家单位的份上,我可以帮你们协调一下,优先生产你们的订单。”

    “……”成副主任的心里简直x狗!

    就在刚刚,被马主任指定与润华实业联系的小刘带回来了最新的消息:他的级别太低,润华实业根本不跟自己谈,说要让国有资产管理局的领导来跟他们谈这件事,结果与润华实业的联系人就从小刘变成了自己。

    变成了自己不是重点,重点是……陈耕你丫客气一点会死啊?!

    可他还真不敢跟陈耕翻脸,没办法,别看成刚是国有资产管理局的副主任,可人家润华实业是华东军区的企业啊,是军企,国有资产管理局还真管不到人家的头上,既然管不到人家的头上,那自然也就没了威慑力,你搞“学习时间”那一套?人家不理你都是客气的,说不定直接电话就给你挂了。

    不但不敢翻脸,成副主任还得再三客气,没办法,谁让这件事说白了是国有资产管理局打算空手套白狼呢?努力的将心中的不满按下去,成副主任陪笑道:“陈董,是这么回事,我是想要问一下,这个车,你们能不能再捐一次?”

    “你说什么?!”陈耕的声音猛然高了好几度。他被气乐了,怎么着?打秋风还打到哥们我这儿来了?还想着再让哥们白送一次?:“成副主任,你知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你一张嘴,我们润华实业一两千万就白送人了?想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