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1059章 德国人找上门来兴师问罪


    陈耕与耿少杰这位一汽集团的掌门人达成了合作的框架,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件事就是板上钉钉了,不说德国人是否会对润华实业的中途截胡而无动于衷,就算是一汽集团内部,也有相当一部分人不愿意跟润华实业合作。

    你问为什么明明跟润华实业合作需要付出的代价更小、得到的好处更多,他们还偏偏不希望与润华实业合作?这里面的说道可就多了……

    “布兰尼克先生,我刚刚得到了一个最新的消息,或许您会有些兴趣。”前上汽大众德方最高负责人、现在担任狼堡驻一汽工作组组长、未来如果一汽与狼堡成立了新的一汽大众合资公司后必然会成为一汽大众德方总经理的布兰尼克·佩尔,接到了他一位在一汽集团内部位置不低的“朋友”的电话。

    德国人对与一汽的合作看的极重,将其看做是狼堡汽车在中国市场的第二个支点,更别说为了能够及时了解到一汽高层的动向,德国人可没少在一汽内部“广交朋友”。

    布兰尼克·佩尔心头一跳,脸上却是不动声色的道:“哦?什么消息?”

    “你们与一汽的合作要出大问题。”对方没有跟布兰尼克·佩尔绕圈子,上来就单刀直入的透露了这个消息的重点程度。

    听到这话,布兰尼克·佩尔的心都差点儿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下意识的问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电话里的人似乎有些不满:“布兰尼克先生,你应该知道,对我来说知道这些消息并不难,而且我之前就跟你说过,耿总一直就对选择谁作为合作伙伴迟疑不定……”

    “ok,ok,是我的错,”意识到自己刚刚的态度有问题,布兰尼克·佩尔立刻向对方道歉:“孙,能告诉我到底是出了什么状况吗?”

    “这个……”电话中的人似乎一下子迟疑起来。

    该死的混蛋,逮着机会就要好处!布兰尼克·佩尔心中暗骂,不过骂归骂,布兰尼克·佩尔心中倒是清楚,这个时候不是计较这些小细节的时候,他立刻道:“我们了解到您的孩子在美国的成绩非常优异,为此我们特意将他的奖学金从现在的3万美元每年提高到5万美元每年,并且负责每年两次往来美国的机票费用。”

    得到布兰尼克·佩尔的这个承诺,对方终于满意了,不再迟疑,不再犹豫,当即道:“耿总已经与润华实业达成了合作意向,双方已经完成了合作的框架,就我的观察,似乎双方推动合作尽快达成的意愿很强烈,快则半年,慢则一年,双方肯定能够签订正式的合作协议……”

    什么?!

    一汽集团竟然已经与润华实业打成了合作意向,双方甚至已经就合作的框架达成了一致?听到这个消息,布兰尼克·佩尔晃了两晃,整个人差点儿摔倒:对于狼堡来说,这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他们绝对不想看看到的噩耗。

    在后怕的同时,布兰尼克·佩尔心里更多的还是庆幸:有这个消息在手,这件事就还有转圜的余地,如果等一汽和润华实业那边尘埃落定了狼堡这边才做出反应,那可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布兰尼克·佩尔沉声道:“我怎么知道你这个消息是真的……”

    “你爱信不信,”对方也一点都不含糊,不等直接布兰尼克·佩尔说完就毫不客气的打断他的话:“现在耿总还在海洲呢,这是什么意思,你自己掂量掂量,好了,就这样。”

    说完,不等布兰尼克·佩尔说话,对方就“啪”的一声挂了电话,根本没有跟布兰尼克·佩尔敲定他之前许诺的话的意思,似乎丝毫不担心布兰尼克·佩尔不履行诺言。

    听着电话里传出的“嘟嘟嘟……”的声音,布兰尼克·佩尔脸上阴晴不定,不是他不相信电话里的“孙”带给自己的消息,实在是这个消息太惊人了,作为狼堡汽车驻一汽联络小组的负责人,布兰尼克·佩尔对一汽集团想要与狼堡合作的殷切之心太清楚了。

    此前润华实业提出了与一汽合作的意向,这个事情布兰尼克·佩尔当然也知道,可知道归知道,他不认为这是个多大点事儿:润华实业凭什么跟有着近百年历史的狼堡汽车进行竞争?论品牌、论历史、论底蕴……润华实业哪一点能够比的上狼堡?狼堡必然是一汽唯一的选择,对于这一点,包括布兰尼克·佩尔在内的无数人都坚信不疑。

    没错,哪怕在双方的合作中,其实是润华实业占据主导地位的,但秉着德国人傲慢的偏见,布兰尼克·佩尔几乎本能的忽略了这一点。

    可就在悄无声息之间,一汽竟然已经与润华实业达成了合作框架了,等于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在了他布兰尼克·佩尔的脸上,也间接地证明了他布兰尼克·佩尔极其无能,没能完成集团交给的任务,这让布兰尼克·佩尔的脸上如何挂的住?

    可是现在显然还不是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很清楚这件事的严重程度的布兰尼克·佩尔,抬头看了下时间,终于还是咬咬牙,拨通看狼堡的“头狼”:卡尔·哈恩的电话。

    ………………

    “如果你不给我一个必须吵醒我的理由,我发誓,你死定了!”电话刚一接通,电话那头的卡尔·哈恩压着怒火对布兰尼克·佩尔说道。

    知道董事长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任谁在半夜里被人吵醒,心情都不会太好,布兰尼克·佩尔连忙道:“董事长先生,出大事了,一汽集团与润华实业达成了合作意向,并且似乎已经完成了合作框架的协商……”

    “什么?!”

    布兰尼克·佩尔的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的卡尔·哈恩猛然一声怒吼,刚刚还朦胧的睡意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卡尔·哈恩博士是真的一点睡意都没有了,身为狼堡的头狼,卡尔·哈恩对市场的直觉无疑是敏锐的,早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共和国刚刚茫然无措的打开国门开始改革开放、全世界几乎所有的大企业都对那个国家还心怀敌视的时候,卡尔·哈恩作为狼堡的首席执行官就敏锐的意识到了中国市场巨大的潜力,并且力排众议做出了在中国投资的决定。

    事实证明他这个决定无比的英明,经过这将近10年的发展,在欧洲只能算是准一流汽车品牌的狼堡现在在中国已经成了一流汽车品牌的代表,在继将狼堡旗下豪华汽车品牌的代表:奥迪引入共和国之后,卡尔·哈恩最后的一点执念就是在中国市场再布下一根钉子,最终彻底的将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纳入自己的全球战略布局当中。

    这最后一颗棋子,就是与共和国最大的汽车制造企业:一汽集团的合作计划,按照卡尔·哈恩的设想,等到最后一颗棋子落下,自己就可以光荣的退休了。

    原本一切都是很美好的,可谁也没想到偏偏在这个时候半路杀出来一个强人,陈耕那个混蛋几乎是硬生生的的将几乎已经被自己视为囊中之物的一汽的合作资格抢走了,这让卡尔·哈恩如何能忍?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对布兰尼克·佩尔吼道:“佩尔,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布兰尼克·佩尔被卡尔·哈恩这一嗓子吼的差点儿跌坐在地上,哪里还敢怠慢?连忙将自己掌握的情况和卡尔·哈恩一五一十的汇报了一遍。

    借着这个机会,很清楚发火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卡尔·哈恩也一边听布兰尼克·佩尔的诉说一边调整着一下自己的心情,等布兰尼克·佩尔说完,他沉吟了十多秒,方才缓缓的问道:“这个消息你查证过?”

    “查证过,”听着董事长先生似乎没有跟自己计较这一点的意思,布兰尼克·佩尔松一口气,连忙道:“我和我们在一汽的多位‘朋友’求证过这件事,他们表示确有其事。”

    “那问题可就严重了,”卡尔·哈恩的眉头紧锁,想到布兰尼克·佩尔办的这件蠢事,他实在是忍不住:“佩尔先生,在这次的事故当中你存在严重的失职,这么大的事你为什么直到现在才知道?”

    在西方企业的评估制度中,布兰尼克·佩尔无疑是犯了一个极其严重的、甚至是对公司的战略发展都造成了严重影响的错误。

    布兰尼克·佩尔自然也知道这一点,自己这次犯的这个错误实在是有点严重,根本没办法抵赖,垂头丧气的道:“是,这都说我的错……”

    “现在不是纠结你的错误的时候,我给你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尽管卡尔·哈恩真的很想将布兰尼克·佩尔一脚从公司里踢开,但是暂时还真不能,在共和国的工作还离不开这个蠢货,卡尔·哈恩沉声道:“做好我接下来交待给你的工作,我算你无过有功,可如果接下来的事情你还没办好,咱们就数罪并罚!”

    直到这一刻,布兰尼克·佩尔的一颗心才算是彻底的放回了肚子里:允许自己戴罪立功就好。狂喜不已的布兰尼克·佩尔连忙道:“您说,我保证一定做到。”

    ……………………

    挂了电话,卡尔·哈恩点上一根雪茄抽了半晌,再次拿起电话,电话刚一接通,他就毫不客气的、以兴师问罪的语气道:“陈,这次的事情你怎么解释?”

    他把电话打到了陈耕的手机上。

    “解释?我为什么要向你解释?”陈耕对卡尔·哈恩给自己打来电话一点都不觉得奇怪,面对卡尔·哈恩的质问,他毫不客气的反问:“我有什么需要向你解释的?”

    “呃……”

    卡尔·哈恩一肚子想要质问的话,被陈耕的这句反问给生生的憋在了肚子里。

    陈耕说的没错,他陈耕不是你卡尔·哈恩的下属,润华实业也不是狼堡的子公司或者控股公司,为什么要向你解释?你凭什么要我向你解释?

    德国人找上门来,陈耕早有心理准备,一点都不奇怪,事实上陈耕还有点奇怪呢,怎么卡尔·哈恩的电话现在才打过来?这反应是不是也忒迟缓了点?不等卡尔·哈恩开口,陈耕就说道:“哈恩博士,你是想问润华实业与一汽集团合作的事吧?”

    卡尔·哈恩下意识的应了一声:“没错。”

    “那我给你的回答是,只要润华实业没有违反我们合作的章程,那么在不违反法律的前提下,润华实业与谁合作、不跟谁合作,都是润华实业自己的事儿,一汽集团选择与润华实业合作还是选择与狼堡合作,那也是一汽自己的事儿,谁给出的合作条件更有诚意,一汽集团就选择与谁合作,这是这么个理儿,”陈耕一点都不客气的给卡尔·哈恩怼了回去:“倒是我想要提醒您一声,哈恩先生,狼堡想要和润华实业争夺与一汽集团的合作资格,这个我完全能够理解,但希望你们不要违反我们之前的合作章程,在未取得润华实业的许可的前提下,不可以将pq25、pq35以及pl45的技术转让给第三方。”

    上当了!

    陈耕的话还没说完,卡尔·哈恩的脑中就猛然闪过了这个念头。

    什么上当了?

    跟润华实业合作开发新一代汽车平台的这件事,狼堡上当了,而且是上了个大当!

    这话怎么说,难道是润华实业拿出来的pq25横置前驱小型车平台技术、pq35横置前驱紧凑级车平台技术、pl45纵置前驱中型车平台技术不好?

    当然不是,但从技术的角度来说,这三个以狼堡的汽车平台技术的命名规则来命名的汽车平台技术好的不得了,而且好处是立竿见影,根据狼堡自己的计算,在采用了这三个技术平台之后,狼堡单车的综合成本将有望下降最少10%!

    对于主机厂来说,这个数字太吓人了,意味着主机厂几乎是凭空多得了10%的利润,对于狼堡这么一家年产量已经上百万辆汽车的主机厂来说,意味着每年数亿美元的新增净利润,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狼堡对于当初润华实业拿出来的合作条件进行了一番审查只后,确定没有对狼堡不利的地方,也没多想,反而暗自窃喜的、暗骂润华实业是蠢蛋的签订了合作协议:不就是未经润华实业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向第三方转让技术或者授权许可吗?

    没问题!

    却不成想原来润华实业早就在这儿挖好了坑,等着狼堡了!

    想明白了这一点,卡尔·哈恩心中油然升起一种“老子终日打雁,没想到今天竟然被大雁给啄了眼睛”的愤怒和悲凉。

    “好,好!”卡尔·哈恩毕竟是卡尔·哈恩,咬着牙道:“你够狠!可别忘了,你们还没签署合作协议呢,时间还有的是,咱们走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