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1061章 德国人竟然也会示之以弱


    共和国的高层,对这件事有点头疼。

    如果狼堡汽车言辞激烈的表示不满倒也罢了,大不了不理他,但这次德国鬼子学精了,他们没有措辞激烈的破口骂娘,而是跟你谈起了感情:

    当初你们刚刚改革开放的时候,全世界都不信任你们,只有我们狼堡汽车本着两国的传统友谊来了,对不对?;

    为了帮你们建立起世界先进的汽车生产体系,我们把自己最先进的产品和技术带到了贵国,将贵国的汽车工业和技术从本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水平一跃提升到了七十年代中期的水平,这个我们没说错吧?;

    为了让我们的友谊更加日久天长,狼堡把最先进、最豪华的奥迪100引入了你们国家,比起你们当初打算从克莱斯勒引进的车型,我们的奥迪100不但技术更先进、车体和空间更大、更符合高端公务和商务用车的需求,而且我们的诚意也更足,这个没错吧?;

    现在,明明是我们先跟你们的一汽集团谈合作的,结果陈耕那小子很不厚道的横插一脚进来,实在是太不地道了……

    面对狼堡汽车的唠叨,高层领导们在郁闷之余,也有点不好意思,确实,人家狼堡汽车确实是当的起“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的称呼的啊,这几年来对咱们也确实是够意思。可话说回来,润华实业的态度也得照顾,先不说军方对这件事是什么态度,单单说润华实业每年给国家上缴的税费,就让人不可能无视润华实业的态度而随便做决定……

    罢了,先跟陈耕那小家伙谈谈吧,看看能不能让他放弃。

    “凭什么啊?”面对商务部来做说服工作的领导,陈耕的脸顿时就拉了下来:“德国人跟一汽签订合作协议了吗?”

    “呃……这个倒没有……”商务部的领导有点尴尬。

    虽然商务部很牛x,但架不住润华实业是军队企业不是?对于军队企业,只要他们按时交税,各个职能部门巴不得有多远就离他们多远,免得惹一身骚。

    “这就是了,”摊开手,陈耕一脸不解的道:“如果德国人已经跟一汽签订了合作协议,那我没话说,可既然他们没签订合作协议,一汽也正出在甄选合作伙伴的期间,这时候就看谁拿出来的合作诚意更足,我们润华实业更有诚意,所以一汽选择了我们作为合作伙伴,这有什么问题?”

    这有什么问题?

    你说这有什么问题?

    商务部的这位于司长几乎想要揪着陈耕的领子咆哮了,但是他不敢,不但不敢,还得满脸堆笑的跟陈耕解释:“陈董,虽然道理是这样,可您也知道,有时候很多事情不可能只讲道理,也得讲人情,当年咱们国家刚刚改革开放的时候那是一清二白,多少人绞尽了脑汁也拉不来几个投资商……好不容易拉来了几个还有一多多半都是骗子,当时咱们国家的情况真是艰难啊。”

    作为从那个时代走来的人,回想当时国家推动改革开放的艰难,内有保守的顽固派,外有国外企业的不信任,于司长忍不住叹了口气:“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狼堡汽车来了,作为世界上知名的大企业,咱们国家靠着这块牌子,疑惑推动招商引资工作可是轻松了一少,从这个角度来说,咱们国家算是欠了人家狼堡汽车一个天大的人情。

    陈老弟,你以为国家为什么在上汽之后还允许他们跟一汽合作?就是因为这个啊,当初一汽准备从克莱斯勒引进产品和技术的时候,美国人是什么态度?当时准备跟咱们合作的德国人又是带着怎么样的诚意?你说,这个人情咱们要不要还?”

    这有这么一层因素?

    第一次听到人跟自己摆这个的陈耕,咂咂嘴,觉得这个事情有点难办了。

    没办法啊,一定程度上来说,共和国确实是欠了狼堡汽车一个不小的人情,而且还是两次:一次是改革开放的初期,靠着狼堡与上汽的合作,共和国终于有了一个宣传的榜样;第二次就是在克莱斯勒准备狠狠的敲咱们一笔的时候,德国人又站在了咱们这边。

    见陈耕不说话,于司长叹气道:“陈董,我很理解您的心情,真的,商场上,只要我的手段没违法,大家各凭本事呗,这个没什么好说的,可咱们欠着人家的人情呢,还不是一次,是两次,两次的人情还都不小,咱们好歹也是礼仪之邦,人家这么给面子,一而再、再而三的帮咱们,这个面子总的给吧?

    哪怕这次咱们吃亏,也得还了人家的热情不是?更别说这次狼堡跟一汽的合作本来就是咱们跟德国人学习的机会。”

    于司长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陈耕还真不好说什么了,能说什么呢,上面的领导们将一起这次与狼堡的合作定义为“还人情”,陈耕还能怎么办?

    他心里很清楚,在这件事上,自己没有拒绝的余地。

    “要不……我再想想?”沉吟了良久,陈耕对于司长道。

    “成,你慢慢想,不着急。”于司长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在他看来,不是陈耕不理解,只是面子是一时间还有点过不去,没关系,给他几天让他好好“想想”,给小陈同志一个台阶,这件事就算是过去了。

    “哦,对了,”准备走的时候,于司长拍拍脑袋:“差点儿忘了,卡尔·哈恩董事长派出了他们的首席执行官费迪南德·皮耶希来跟你谈,人家好歹也是个外宾,你可别太不给人家面子啊。”

    “费迪南德·皮耶希要来?”陈耕有点惊讶。

    “嗯,我听德国人的意思,是希望能找到一个妥善的解决问题的办法,”于司长拍拍陈耕,说实话,对于陈耕能把德国人逼到这个份上,他也很佩服:“老弟,还是那句话,不管怎么说,这块牌子对咱们国家挺重要,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我明白。”陈耕点点头。

    他怎么可能不明白?在当年需要进一步加大改革开放力度的情况下,狼堡这块牌子对共和国来说不是不重要,而是越来越重要了。

    ……………………

    送走于司长,陈耕溜溜达达的就来了谢老爷子的办公室。

    “皮耶希要来?”谢老爷子的咂咂嘴,立刻就参透了德国人心里的想法:“看来德国人是真的急眼了啊。”

    陈耕就叹了口气,指指头顶,说道:“德国人急眼不急眼倒是不重要,可上面的态度才是最大的问题。”

    “谁说不是呢……”听了陈耕转述的于司长的“人情论”,谢老爷子也是一阵郁闷:“可上面的领导们的想法也不是没道理,咱们还真就是欠了狼堡汽车一个人情,这事儿确实是有些难办。”

    “可反过来,也说明了德国人对这次与一汽的合作有多么看重,否则他们也不至于用掉这么宝贵的一个人情,”陈耕沉声道:“我个人猜测,德国人将与一汽的合作当成了他们在中国的第二个支点,到时候一南一北,德国人在咱们中国就有了两根支柱,他们在咱们国内就算是稳了。

    尤其是一汽,从建厂到现在的这30多年里,从一汽走出来的中央首长不知凡几,一旦他们成功的与一汽建立了合作关系,就等于他们可以借用一汽这些年来积攒下来的深厚的人脉,到时候咱们偌大的市场不就成了德国人的后花园?我绝不允许!”

    咬着牙,陈耕冷声道:“我的看法就是,但凡是我们对手一定想要做到的,我们就说什么也不能让他们做到。”

    谢老爷子很赞同陈耕的话,既然这是中国的市场,德国人插一脚进来算是怎么回事?

    如果你只是想要跟着喝口汤也就罢了,可现在你竟然打算独占这个市场?有没有问过大爷我的意思?但是谢老爷子也有顾虑:“可这次德国人的着眼点很准啊,直接跟上面打起了感情牌,想要把德国人放倒,这可有点不容易……要不等皮耶希来了之后,咱们先看看德国人打的什么算盘再说?”

    沉吟了好久,陈耕终于点头:“也只有先这样了。”

    ……………………

    费迪南德·皮耶希的动作很快,第二天下午,他就赶到了海洲由不得他不着急,作为狼堡汽车管理层的第二号人物、狼堡的下一任头狼,他很清楚,自己在这次当中的表现直接影响着自己能否顺利接任。

    所以尽管风尘仆仆,费迪南德·皮耶希还是婉拒了江南省领导的邀请,表示他准备先跟陈耕见个面。

    “又是一个说情的电话。”在飞奔去机场的车上,谢老爷子举着刚刚挂了的手机,苦笑着对陈耕道。

    这两天来他的电话几乎被打爆了,每一个打来的电话都无一例外的是帮德国人说话的,话里话外的意思只有一个:狼堡汽车可是咱们的朋友,咱们可不能对不起朋友,你们润华实业都这么有钱了,吃点亏也没啥……

    谢老二椅子如此,陈耕也没好道哪里去,他郁闷的道:“这两天来我感觉我都快要成公敌了,好像蛮不讲理的欺负人的是咱们似的。”

    “哈……这个说法形象。”闻言,谢老爷子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