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1063章 用掉一个人情


    在诸位记者们疯狂的记录着陈耕透露的这些欧洲的密梓的时候,谁还记得《明镜周刊》的记者刚刚问的问题?

    可这显然不是《明镜周刊》的记者想要的结果,既然拿了钱,那就得办事,否则下次再有这样的好事凭什么能轮到他?眼珠子一转,坏水再次冒了上来:“但是据我在狼堡集团的朋友表示,润华实业并没有表决权,这个你怎么解释?”

    “哦?是吗?”陈耕表情没有任何变化的点点头,等对方说完了才微微颔首:“你确定你那位朋友在狼堡的级别够高、确定他能知道这种层级的事情?先生,恕我直言,作为记者,你要有起码的分辨对错的能力,不能别人随便对你说句什么你就信以为真,这样是不对的你知不知道?”

    陈耕的话音一落,中方的记者顿时哄然大笑,看着这个《明镜周刊》记者的目光就像是在看着智障。

    顺着陈耕的话,中国的记者们已经脑补出了这件事大致是怎么回事:十有**这个《明镜周刊》的记者真的认识几个狼堡的基层或者中层的管理者,可能陈董参加狼堡集团董事局会议的次数比较少,他们就以为陈董没有表决权和投票权……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润华实业花了这么大一笔钱入股狼堡集团,难道就是为了给你们德国人送钱的?!

    “不过呢,大家也都知道,润华实业的事情很多,我虽然是狼堡集团的董事,但基本上都把精力放在了润华实业这边,所以为了不愧对手中的这份投票权,在经过和诸位股东们协商以及报请集团批准之后,润华实业将投票权和表决权委托给了皮耶希先生坐在的皮耶希家族,请他们代为托管,托管期为五年,当然,在托管期内出现了任何问题,润华实业都有权提前收回投票权,”说到这儿,陈耕含笑道:“皮耶希先生,是不是这样?”

    是不是这样?

    当然不是!

    润华实业把投票权“委托”给皮耶希家族是没错,委托期限为五年这个也没错,但绝对没有可以提前收回投票权这一说,如果润华实业可以随便找个借口就收回投票权,那这个“托管”还有个毛线的意义?

    但让费迪南德·皮耶希无比郁闷的地方,他还不能否认陈耕的说法,别忘了他今天来是做什么的,真的惹恼了陈耕,对他可没好处。而陈耕那个混蛋显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就这么光明正大的讹诈自己,而完全不担心自己敢不配合他。

    尽管心里已经将陈耕给骂了个狗血淋头,可面对眼前的几十号记者们或者期待、或者另外一种期待的目光,他只能咬着牙表示:“是的。”

    《明镜周刊》的记者瞬间懵了:怎么会是这样?

    但在场的众位中方记者们却不管那么多,心底里原本最后的一丝担心也消失的无影无踪:既然只是托管,而且还是随时随地都可以收回的那种托管,那就没问题了,陈董说的对,他那么忙,润华实业的事情都忙不过来呢,哪有那么多的闲工夫去管德国人的事?把投票权委托给其他的股东,每年等着分红也不错……

    ………………………………

    进了大厅,费迪南德·皮耶希的一张脸顿时就沉了下来:“陈,我刚刚只是在帮你,请你务必要搞清楚,投票权……”

    “你可以跟记者们说润华实业没有随时收回投票权的资格啊,”没等费迪南德·皮耶希说完,陈耕就毫不客气的打断他的话,笑眯眯的道:“我没意见,嗯,那些记者们还没走,你现在去告诉他们还来得及。”

    费迪南德·皮耶希差点儿被陈耕的这句话给气出心脏病来,手指哆嗦着指着陈耕:“我……你……”

    “好了,应付记者的话就不用说了,咱们多知道是怎么回事,”脸上的笑容一收,陈耕没好气的道:“现在没有外人,你的来意是什么、你们狼堡集团的目的是什么,大家都一清二楚,所以就不用装了,没意思。”

    “好!好好!”

    气的手指头都直哆嗦的费迪南德·皮耶希,这会儿也懒得装了:没错,既然周围没有什么记者,眼下的这几个人,真没什么装的必要,大家索性就摊开了、铺开了谈!深吸了一口气,费迪南德·皮耶希道:“陈,狼堡对于这次与贵国一汽集团的合作志在必得,不管有多大的困难,我们都坚决……”

    “我打断一下,”望着费迪南德·皮耶希,陈耕好奇的道:“你们打算向一汽集团提供什么样的产品和技术?不管你们的意愿有是多么强烈,如果你们提供的产品和技术没有我们润华实业好、诚意没有我们润华实业足,一汽集团凭什么选择你们?”

    费迪南德·皮耶希的一口气差点没上来,他快要被陈耕给气死了:哪有这么怼人的?你是怎么气人就怎么来是吧?

    望着脸色发紫的费迪南德·皮耶希,陈耕哂笑道:“皮耶西先生,我知道你们狼堡汽车最近在搞的一些小动作,为了能够促成这次的合作,你们甚至连你们在高层的资源都发动了,这足以看出来你们对这次与一汽集团合作的野心。

    但有一点你要搞清楚,既然是合作,合作方看重的就是通过这个合作能够给他们带来多少好处和帮助,显然你们狼堡集团能给一汽集团带来的好处并没有我们润华实业能够给他们带来的好处更多,就算上面有个别的领导向我们、向一汽施压,可别忘记了,这其中涉及到的,可是每年上亿乃至十几个亿的资金,你觉得你们的面子有这么值钱?”

    费迪南德·皮耶希无言以对,谁让陈耕说的在理呢。

    深吸了一口气,费迪南德·皮耶希决定给陈耕摊牌了:“我相信这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有个价码,这件事也不会例外,陈,说出你的条件吧,你们润华实业怎么样你才会放弃与一汽集团的合作?”

    “这样啊……”陈耕咂咂嘴:“用狼堡汽车10%的股份来换怎么样?”

    “……”

    费迪南德·皮耶希咬牙切齿的望着陈耕,有种立刻转身就走的冲动!

    但问题是他还不能走,没办法,这次与一汽的合作对狼堡集团的未来太重要了,对于狼堡来说,虽然还没到“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跟一汽合作”的份上,但也是“在狼堡能够承受的范围内不惜一切代价”了,但陈耕的这个要求显然是在耍流氓,狼堡集团10%的股份?

    你丫还真敢想!

    “你看,这就是问题所在了,”摊开手,陈耕望着费迪南德·皮耶希,道:“你们对这次的合作是志在必得,我们也是志在必得,你觉得我们会退让?”

    “你狠!”费迪南德·皮耶希咬着牙,终于亮出了自己的杀手锏:“既然你也知道我们对这次的合作志在必得,那你肯定也知道你们的一号长老当初欠了我们狼堡一个不小的人情,如果我们用掉这个人情,你觉得会怎么样?”

    陈耕沉默了。

    所有人都知道,长老院的一号长老,曾经在魔都担任过市长、市委书记,可以说上汽大众这个项目给现在的一号长老进入长老院提供了不小的帮助,这也是狼堡集团在国内积攒下来的最重要的一个杀手锏,如果狼堡集团真的咬牙打算用掉这个人情,与一汽的合作还真没有润华实业什么事。

    “你们舍得?”沉默了半晌,陈耕反问道。

    “当然有点舍不得,”费迪南德·皮耶希并不否认他们对于用掉和这个人情也很不甘心:“如果可能,我们希望能够将这个人情用在更重要的时候,但如果你们坚持,现在不用也不行了。”

    ps:兄弟们不好意思,还有400多个字,请大家稍等10分钟再刷新。

    “你看,这就是问题所在了,”摊开手,陈耕望着费迪南德·皮耶希,道:“你们对这次的合作是志在必得,我们也是志在必得,你觉得我们会退让?”

    “你狠!”费迪南德·皮耶希咬着牙,终于亮出了自己的杀手锏:“既然你也知道我们对这次的合作志在必得,那你肯定也知道你们的一号长老当初欠了我们狼堡一个不小的人情,如果我们用掉这个人情,你觉得会怎么样?”

    陈耕沉默了。

    所有人都知道,长老院的一号长老,曾经在魔都担任过市长、市委书记,可以说上汽大众这个项目给现在的一号长老进入长老院提供了不小的帮助,这也是狼堡集团在国内积攒下来的最重要的一个杀手锏,如果狼堡集团真的咬牙打算用掉这个人情,与一汽的合作还真没有润华实业什么事。

    “你们舍得?”沉默了半晌,陈耕反问道。

    “当然有点舍不得,”费迪南德·皮耶希并不否认他们对于用掉和这个人情也很不甘心:“如果可能,我们希望能够将这个人情用在更重要的时候,但如果你们坚持,现在不用也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