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1072章 搞大事


    “陈君,消息是真的吗?保时捷真的要跟我们在纽伯格林北环赛道比一比?”川上浩激动的问道,敏锐的意识到这件事对雅马哈有多么重要的川上浩,亲自跑来了海洲和陈耕见面。

    “谁说的?”陈耕一脸的惊奇:“川上先生,谁告诉您我们要跟保时捷比一场的?”

    难道不是这样?川上浩瞬间懵逼了,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手中的报纸:“你们国家的媒体不是在报道这件事吗?”

    “根本就没有的事,”陈耕矢口否认:“保时捷汽车要在纽伯格林北环赛道测试一款新车,我们很巧的在租借赛道的时间碰在了同一天玩而已。”

    “啊……原来是这样啊。”川上浩有些失望,但旋即,他又高兴起来,好歹也是一家大型跨国企业集团的领头人,川上浩哪能不明白陈耕这话的意思?这分明就是一场双方都不想被媒体过度解读的私下的较量。重重的点头,一脸热切的道:“我明白了,陈君,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陈耕早就在这儿等着川上浩了,否则自己闹出这么大的声势做什么?摸着下巴,陈耕迟疑着:“这个……倒是没有……”

    怎么能没有呢?川上浩顿时就急了,在ox99-11超级跑车项目失败后,以ox99-11的底子为基础、与润华实业合作做出的这款车就成了寄托雅马哈汽车梦想的所在,眼看着这款跑车已经到了正式上市的最后步骤,川上浩绝不容许这次的上市有任何的闪失。小鬼子的老毛病又发作了,他用力的弯下腰向陈耕鞠躬,郑重的道:“陈君,这款车寄托了雅马哈在汽车领域的全部梦想,我们热切的希望能够给世界带来一款超级惊艳的产品,所以,如果雅马哈有什么能够做到的,请您一定不要客气。”

    “这样啊……”陈耕似乎还有些迟疑。

    “嗨!”川上浩重重的点头,一脸的急切:“请您务必给我一个机会。”

    似乎是拗不过川上浩,陈耕咂咂嘴,终于道:“我们原本找的试车手是一个参加越野拉力赛的车手,如果雅马哈能帮我们找一个f1或者房车大师赛这类速度赛的专业车手,那就再好不过了。”

    “您之前找的是越野拉力赛的车手?”川上浩听的汗都冒出来了。

    “没错。”

    “这怎么可以?!”

    川上浩眼前一阵阵发黑:作为一款以速度为核心卖点的超级跑车,你找一个越野拉力赛的车手来进行比赛?

    这倒不是说越野拉力赛的车手不行,哪怕是参加越野拉力赛的车手那也是专业的车手,车子的速度通常需要保持在150公里每小时以上的,但参加越野拉力赛的车手更擅长于处理复杂的路况,相反,习惯于在路况良好的情况下追逐速度的房车赛和f1这类以速度和为核心的比赛的车手,才能够更好的发挥出这辆超级跑车的性能。

    终于调整好了自己心情的川上浩,深吸了一口气,道:“陈君,请您放心,我一定帮您找一位最好的速度赛的车手!”

    很清楚这次的机会对于雅马哈有多么难得的川上浩,绝对不允许这次与保时捷的比赛有任何的失误,从陈耕这里出来,川上浩立刻就对自己的秘书吩咐道:“跟zakspeed车队联系,就说我们借用一下他们的试车手,价格不是问题。”

    1989年的时候,雅马哈是f1车队zakspeed车队的发动机提供商,借着这个机会,雅马哈算是打入了f1这个代表当今世界最顶级的汽车技术的圈子。唯一的问题,就是zakspeed车队是f1车队当中的垫底货色,否则他们也不会为了节省资金而放弃考斯沃斯的发动机转而选择第一次进入f1引擎提供商行列的雅马哈。

    作为一个超级菜鸟和新丁,雅马哈ox99-11引擎也没有帮zakspeed车队创造什么奇迹,在整整一个赛季当中这款引擎没帮车队取得哪怕一个积分,以至于zakspeed车队再也受不了这款在f1当中最差劲的一款引擎,在第二年就放弃了雅马哈,转而与考斯沃斯合作,双方的合作只持续了一年,雅马哈的f1赛事引擎提供商之梦也就就此破碎,再也没有任何一支f1车队肯与雅马哈合作。

    但无论如何,雅马哈还是制造出了一台能够达到f1赛事装车标准的f1赛事引擎,也借着这个机会进入了这个圈子,作为zakspeed车队当年的引擎供应商和赞助商之一,雅马哈从zakspeed车队借一名车手还是很轻松的。

    好歹也是川上浩当初力主上马的项目,他当然知道作为世界最顶级的速度赛事,哪怕是一支成绩垫底的f1车队的试车手,也完全能够胜任之这场不是比赛的比赛的车手的任务。

    ……………………

    经过一个星期紧锣密鼓的准备,润华实业的这款暂时还没有被命名的跑车悄然运抵了纽伯格林北环赛道。

    只是看着随着润华实业一起前来的上百号记者,阿尔贝特·霍耶的脸顿时黑了:“陈,这是怎么回事?”

    “你说这些记者?”陈耕挑了挑眉毛:“润华实业的这款跑车可是中国的第一辆跑车,我们国家的记者认为这是一个很大的新闻点,跟着过来报道一下,这有什么问题?”

    “……”阿尔贝特·霍耶无言以对:你都这么说了,还让我说什么?

    “不是我说你啊,老霍同志,”拍着阿尔贝特·霍耶的肩膀,陈耕一副“你怎么这么不理解我的苦心”的样子:“知不知道这些媒体在我们国家的影响力有多大?他们顺便帮你们保时捷报道一下,你们就赚大发了!”

    阿尔贝特·霍耶才不会被陈耕这三言两语给轻飘飘的糊弄了过去,他没好气的道:“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

    陈耕打的什么主意?当然是如果他们万一很侥幸的赢了保时捷,就借着这些记者的嘴帮他们的跑车大吹特吹一番,哪怕输了呢,只要差距不是很大,也可以用“虽败犹荣”来做宣传,总之不管是赢了还是输了,他们都赚了。反正阿尔贝特·霍耶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为什么阿尔贝特·霍耶明明知道陈耕的打算,还答应跟陈耕进行这场比试?除了他坚定的认为保时捷不可能输之外,就是为了给陈耕一个蹭保时捷的热度的机会:不如此,润华实业怎么可能在他们的那个“中国家庭轿车计划”当中配合保时捷?

    在阿尔贝特·霍耶看来,这是一场大家心照不宣的友谊赛。

    “我打主意?”陈耕好笑的望着阿尔贝特·霍耶:“霍耶先生,作为朋友,我提醒你一句,我可不会留情的,嗯,为了赢你们,我们可是专门请了一位f1的现役试车手。”

    f1的现役试车手?原本觉得这次的比赛十拿九稳的阿尔贝特·霍耶,脸色顿时一变。

    在f1比赛和f1的各支车队中,试车手属于主力车手的替补,等闲情况下没有上场的机会,和主力车手相比收入也不高,像这次雅马哈请来的这位zakspeed车队的试车手,年薪不过区区20多万美元,跟1988年、1990年1991年连夺三届f1赛事年度冠军的车王塞纳每年超过2000万美元的收入水准相比简直寒酸无比,但就算是这么一位车手,也代表着他拥有这个时代最顶尖的超级驾照,而在全世界范围内,拥有这种超级驾照的车手也不过几十人,保时捷拥有自己的专业赛车队伍,但他们的车手当中没有一个获得这种超级驾照的,通过这一点就足以知道一位f1的现役车手的实力有多强,哪怕这个车手在所有的f1车手当中实力是排名倒数的。

    原本觉得润华实业是来蹭保时捷的热度的阿尔贝特·霍耶,心里一下子没底了。

    看着脸色微变的阿尔贝特·霍耶,心头的一口气总算是出了,陈耕笑眯眯的望着阿尔贝特·霍耶,道:“霍耶先生,保时捷可要加油了,我们可不会留情的。”

    说完,陈耕转身扬长而去,留下脸色阴晴不定的阿尔贝特·霍耶:保时捷有可能输!

    这个之前从来没出现过念头第一次出现在了阿尔贝特·霍耶的脑海里。

    ………………

    不远处被隔离带拦住的、跟陈耕一起来德国的中国的记者们,看到陈耕和保时捷的首席执行官说了几句话之后笑眯眯的走了过来,再看看那位保时捷汽车的首席执行官竟然脸色铁青,立刻敏锐的意识到这里面说不定会有个大新闻,顿时兴奋起来,那些和陈耕关系不错的记者,顿时仗着自己和陈耕的交情大声叫起来:

    “陈董,请问您刚刚和阿尔贝特·霍耶先生说了些什么?”

    “陈董,您觉得这次的比赛的赢面有多大?”

    “陈董,您说两句呗……”

    …………

    记者们急坏了!

    这些记者都是润华实业邀请来的没错,来往的机票、食宿费用都由润华实业承担,这个也没错,但自始至终,润华实业始终没有就这次的比赛说什么话,这就让记者们心中不免焦急起来:你们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金德勒奋力的挤进来,作为陈耕的合作伙伴,陈耕都来德国了,他自然不能不来,来到陈耕跟前,他低声问道:“陈,你真的有把握?”

    ps:兄弟们不好意思,因为这一章是4000字,还有600多个字,请大家稍等20分钟。另外今天的第二更在明天早晨9点定时发布,兄弟们不用等了。

    在f1比赛和f1的各支车队中,试车手属于主力车手的替补,等闲情况下没有上场的机会,和主力车手相比收入也不高,像这次雅马哈请来的这位zakspeed车队的试车手,年薪不过区区20多万美元,跟1988年、1990年1991年连夺三届f1赛事年度冠军的车王塞纳每年超过2000万美元的收入水准相比简直寒酸无比,但就算是这么一位车手,也代表着他拥有这个时代最顶尖的超级驾照,而在全世界范围内,拥有这种超级驾照的车手也不过几十人,保时捷拥有自己的专业赛车队伍,但他们的车手当中没有一个获得这种超级驾照的,通过这一点就足以知道一位f1的现役车手的实力有多强,哪怕这个车手在所有的f1车手当中实力是排名倒数的。

    原本觉得润华实业是来蹭保时捷的热度的阿尔贝特·霍耶,心里一下子没底了。

    看着脸色微变的阿尔贝特·霍耶,心头的一口气总算是出了,陈耕笑眯眯的望着阿尔贝特·霍耶,道:“霍耶先生,保时捷可要加油了,我们可不会留情的。”

    说完,陈耕转身扬长而去,留下脸色阴晴不定的阿尔贝特·霍耶:保时捷有可能输!

    这个之前从来没出现过念头第一次出现在了阿尔贝特·霍耶的脑海里。

    ………………

    不远处被隔离带拦住的、跟陈耕一起来德国的中国的记者们,看到陈耕和保时捷的首席执行官说了几句话之后笑眯眯的走了过来,再看看那位保时捷汽车的首席执行官竟然脸色铁青,立刻敏锐的意识到这里面说不定会有个大新闻,顿时兴奋起来,那些和陈耕关系不错的记者,顿时仗着自己和陈耕的交情大声叫起来:

    “陈董,请问您刚刚和阿尔贝特·霍耶先生说了些什么?”

    “陈董,您觉得这次的比赛的赢面有多大?”

    “陈董,您说两句呗……”

    …………

    记者们急坏了!

    这些记者都是润华实业邀请来的没错,来往的机票、食宿费用都由润华实业承担,这个也没错,但自始至终,润华实业始终没有就这次的比赛说什么话,这就让记者们心中不免焦急起来:你们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陈董,请问您刚刚和阿尔贝特·霍耶先生说了些什么?”

    “陈董,您觉得这次的比赛的赢面有多大?”

    “陈董,您说两句呗……”

    “陈董,请问您刚刚和阿尔贝特·霍耶先生说了些什么?”

    “陈董,您觉得这次的比赛的赢面有多大?”

    “陈董,您说两句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