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直死无限 1394 一系列的大事件


    其实,威尔艾米娜会有这样的心情也是可以理解的。

    为了完成战友的遗愿,威尔艾米娜与亚拉斯特尔一起花费了数百年的时间,方才找到了夏娜这个优秀的人才,将其培养成了火雾战士,使曾经被誉为最强的炎发灼眼的杀手再次重现。

    而当初,威尔艾米娜便是没有必要为夏娜起名字,只需要冠以炎发灼眼的杀手这一称号即可的主张的执行者。

    也就是说,在威尔艾米娜看来,夏娜这个名字是少女不应该拥有的东西。

    对于以使命为战的这位火雾战士来说,只要有炎发灼眼的杀手这个称号就够了。

    可自从再次重逢以后,亚拉斯托尔却常常不自觉的将这个名字给叫了出来。

    威尔艾米娜引以为豪的少女也像是理所当然一般的进行回应。

    这让威尔艾米娜感觉像是清水被沾污了似的,内心除了不愉快以外,还是只有不愉快。

    (明明是身为她的监督者的天壤劫火居然还允许了这种无意义的名字存在…)

    (不能原谅。)

    威尔艾米娜与蒂雅玛特便均都抱着这样的想法。

    如果不是因为夏娜至今为止的表现都完美到无可挑剔,只怕威尔艾米娜早就发难了吧?

    (难道,这也是那个人带来的影响吗?)

    (必须杜绝。)

    身为少女养育者的两人就这么毫无理由的将之前从未见面的人给记恨上了。

    不,也不能说是毫无理由。

    对于少女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被更不知道哪里的人给影响,悄然的发生了这些变化,威尔艾米娜除了愤怒以外,还拥有着自己都不愿意承认的嫉妒。

    因为,夏娜的变化,并不全部都是坏的。

    也许,正是由于有那个人的影响,这个少女才会在与自己重逢时变得那般耀眼,半年以来的表现也令人无法不惊叹。

    一想到这里,威尔艾米娜便无法不嫉妒吧?

    (只要有我们的培养就够了,不需要别人插手是也。)

    (无理取闹。)

    这一回,身为其契约者的魔王没有附和她,反而点出了个中的重点,让威尔艾米娜用力的敲了一下自己脑袋上的白色头饰,以作惩罚。

    “咔嚓…”

    这时,浴室的门被打开。

    一身水汽的夏娜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身上穿着的是宽松的便服,一边用毛巾擦拭着那乌黑亮丽的长直发,一边对着威尔艾米娜出声。

    “我好了,现在就开始吗?”

    闻言,威尔艾米娜这才回过神来,点了点头。

    “那么…”夏娜便在威尔艾米娜的面前坐下,看着面前堆积的书本,问道:“今天是准备做什么?”

    “资料与情报的整理。”威尔艾米娜直截了当的说道:“最近,外界宿的据点一个接着一个的出事,已经无暇再提供完整的支援,我们必须亲自整理从世界各地送来的情报是也。”

    “出事?”夏娜抬起头来,有些讶异的说道:“针对外界宿的袭击又出现了吗?”

    “是的。”威尔艾米娜点了点头,看着夏娜,说道:“这已经是这半年以来的第五个事件了是也。”

    夏娜顿时伸出手,拿起了桌面上的书本,将其翻开。

    里面,正记载着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情报。

    作为火雾战士的支援设施,外界宿在现代已经是几乎遍布世界的各个角落,为火雾战士消灭红世使徒,履行职责的任务提供了不知道多少的帮助。

    然而,就在最近的几个月里,世界各地的外界宿却是一个接一个的遭到不明来历的人袭击,最终全部被摧毁。

    东洋的据点。

    中东的据点。

    中亚的据点。

    西洋的两个据点。

    这一个个的外界宿的据点,连同其内的人员一起,通通都被消灭了。

    结果便导致了向火雾战士们提供丰富资金、详细情报、具有高即时性的移动手段等等一切便于展开高效率活动的设施几乎全部瘫痪,使火雾战士们的动作都变得迟钝了起来。

    其中受到影响最大的欧洲,据说已经陷入了中世纪以来前所未有的大混乱中。

    组织性的情报收集和分析。

    根据其结果推导出使徒出没的地域。

    能迅速前往该地的交通工具安排。

    这些,通通都在一夜之间失去了。

    有鉴于此,欧洲的火雾战士们现在只能漫无计划的以碰到一个对付一个的消极方法来战斗。

    就像过去的夏娜一样。

    在理解了外界宿的作用,明白自己过去的活动有多么没效率的夏娜看来,这种影响若是继续扩大,只怕会相当致命。

    “到底是谁做出这种事情?”夏娜不自觉的说道:“这种有计划性的动作不可能只是红世使徒的自发行动吧?”

    “理所当然。”威尔艾米娜一边为少女的敏锐感到高兴,一边又面无表情的说道:“关于发动这一系列袭击的存在究竟来自何方,现阶段也依然是众说纷纷,完全没有判明的迹象是也。”

    如此说着,威尔艾米娜却是注视向了夏娜。

    “但是,如果你之前提及过的事情没有出现错误,那个化妆舞会真的为了抢夺零时迷子而做过大动作的话…”

    威尔艾米娜的话语,让夏娜拿着资料的手微微一紧。

    “原来如此…”夏娜迎向了威尔艾米娜的目光,说道:“这些事件,很有可能就是化妆舞会的动作。”

    威尔艾米娜没有回答,无声的做出了肯定。

    其心中,同样复杂无比。

    (零时迷子…)

    对于这个红世秘宝中的秘宝,威尔艾米娜抱有的心情极其复杂。

    因为,这个宝具与威尔艾米娜同样有一段渊源。

    但根据夏娜所说,这个宝具目前正有人在保护,连她都不知道这个人目前在哪里。

    威尔艾米娜认为,这个人应该就是那个人了。

    怀揣如此复杂的心情,威尔艾米娜又是拿出了一份情报。

    “外界宿现在还在持续遭到破坏中,而有人则声称在一个沙漠地带目击到了疑似化妆舞会的搜索猎兵的踪迹,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那里的外界宿很有可能也会遭到摧毁是也。”

    威尔艾米娜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的这句话,到底带来了什么样的冲击。

    “沙漠地带中的外界宿?”

    夏娜豁然抬起头来。

    眼神,陡然变幻而起。

    “怎么了?”

    威尔艾米娜有些怔然了起来。

    “……不,没什么。”

    夏娜平息下了心情。

    不过,接下来,夏娜又是这么说了。

    “我对这件事情有点在意。”

    夏娜站起了身。

    “那个外界宿,我们过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