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一世独尊 第六百二十一章 九转归一,凤鸣朝阳!


    第六百二十二章

    伴随着剑阵的出现,磅礴的剑意轰然散开,那不断收缩的血网,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竟无法再继续收缩下去。

    轰隆隆!

    九十四银色剑影,与林云周身上下腾飞,一波又一波的银色光芒涤荡出去,那燃烧着火焰的血网,光芒一点点变得黯淡下来。

    枯朔海边缘,诸多目光惊愕无比的看着这一幕,那剑阵之中林云身上气息不停暴涨。

    谁都没有想到,眼看着就要被血网锁死的林云,在此等险境之下,还有底牌未出,绝地反击。

    更重要的是,能够明显感觉到,伴随着剑阵的转动,林云身上的气息,依旧在不停的增强。虽说这等气息,与姬无夜恐怖而深厚的修为相比,还有些差距,但相差不远。

    对方在境界上碾压级别的优势,于这一刻,被拉近了不少。

    一时间,悬念顿生。

    众人心中好奇无比,眼下这林云祭出的剑阵,虽说暂且挡住了血网的收缩,可能否真正破掉,还是充满悬念。

    可无论如何,林云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已向世人宣告。

    这一战,可还没真正结束!

    “剑阵吗?”

    枯朔海边缘有许多宗门长老,神色都颇为诧异,“这林云到底什么来头,一人之力就能祭出剑阵?不仅如此,这剑阵的气息,竟然还相当古老。”

    剑,一旦成阵。

    哪怕是最普通的剑阵,也会让几人实力瞬间暴涨,强悍的剑阵,一直都是许多剑道宗门的杀手锏。

    可一人之力,就可以祭出的剑阵,放眼这南华古域都是相当罕见的存在。

    许多见多识广的老者,在这一刻,都算是大开眼界。“一人之力,就能祭出的剑阵,还真是头次见到。”

    另外一名宗门老者接口道:“这林云借助此阵之威,瞬间就稳住了局面,化解了险境,这一战怕是还有的看。”

    ……

    “这家伙的底牌还真多,必败之局,都给他搬了过来。”谢云桥眉头紧皱,略显遗憾的说道。

    “放心,也才勉强稳住局面罢了,那血网可还没真正破掉。况且,就算破掉又如何,他的人,还是在这血煞魔狱中,落败只是迟早的事!”

    “再怎么说,这上古星君留下的天星珠,也不能让他拿到吧……”

    秦安、裴岳和阎空这些外榜前十的人,都显得相当诧异,无论嘴上如何说,神色都显得有些紧张起来。

    这局面无论如何看起来,林云都已经稳住了。姬无夜已经失去了之前那种碾压级别的优势。

    突然祭出的紫鸢剑阵,可谓是惊艳无比,在这枯朔海边缘掀起了莫大的波澜。

    天府书院等人,原本相当难看的神色,眼中都掩饰不住阵阵惊喜。

    墨灵眸中异芒闪烁,死死盯着那浩瀚星空中,林云倒映出来的身影。这少年真是给她带来了太多惊喜,与他初入书院相比,早已脱胎换骨。

    潜龙入渊,既是真龙,那这一战,他应该为自己正名。

    一旁章远脸色就有些尴尬了,他刚才还稍稍松了下去,这下心情莫名的复杂起来。

    古墓之中。

    姬无夜视线落在对方周身上下腾飞,循着某种轨迹运转的剑影,神色略显僵硬,冷声道:“你这家伙……手段还真多。”

    林云手握葬花剑,他能感受到浑身上下爆涌的真元,其与这紫鸢剑阵早已浑然一体。挥手之间,就能爆发出惊天的力量,那恐怖的威能,强横到让他都有些心惊。

    随着剑诀晋升,这紫鸢剑阵,远比九重之时威力要庞大的多。

    “所以我让你认真一些,因为一不小心,你就会输的很惨。”

    林云抬头看去,眸中精芒涌动,淡淡的说道。

    “狂妄,我这血网,你可还没破呢!”

    姬无夜眼中寒芒闪烁,其手中之剑猛的在掌间划出一道鲜血,伴随着鲜血末入剑身,其脸色明显苍白了许多,肉身颤抖不已。

    轰!

    可当这鲜血完全融入剑身瞬间,一道血光自剑身冲天而起,化为血色魔云不停的翻滚聚集。眨眼间,便有一座肉山般的魔云,在半空中疯狂蠕动起来。

    蠕动之间,似乎有什么可怕的怪物,要诞生了一般。

    “这家伙,真的魔怔了……”

    林云眉头微皱,对方这等手段,已经超出了剑道的范围。准确来讲,对方甚至不该称为剑客了,完全是左道手段,在血煞这条路上一去不回头了。

    那肉山般的魔球中,他能清晰感应到,蕴含着极为可怕的煞气,令他周身剑阵都颤鸣起来。

    轰!

    肉山在蠕动中,有惊雷般的炸响传出,姬无夜冷声狂喝道:“血狱断魂台!”

    森寒冷漠的声音,几乎没有任何感应色彩,这一刻的姬无夜,给人的感觉无比可怕。像是炼狱中,无情收割生灵的刽子手,除了淡漠,毫无人性。

    在半空中蠕动的肉身,在万众瞩目之下,竟然衍化成一座森寒无比的断魂台。

    断魂台上,有血光吟饶着九道锁链,每一道锁链之上赫然挂着数百具凄惨无比的尸骨,令人头皮发麻。

    “自我领悟此招之后,还没人能逼得我使出来,你是第一个,好好享受吧!”

    姬无夜目中凶光毕露,他的神色在此刻无比狰狞,血气森森。

    伴随着话音的落下,他一剑劈砍下来,半空中那断魂台上的锁链顿时剧烈的晃动起来。整个断魂台,以骇人无比的声势,朝着林云镇压了过去。

    轰隆隆!

    那诡异的断魂台在下落之时,竟逼的空气中,出现丝丝裂缝。

    眼下,任谁都能看得出来,这姬无夜已经完全拥有不逊色阴阳境小成的实力,甚至还要强上一些。

    他这等手段,就是要绝杀林云,不给他任何机会。

    林云抬头看去,感受到一丝危险的气息,只是神色,并无多少惧意。

    嘭!

    心念微动,那些起伏不定,上下腾飞,无时不动的银色剑影,瞬间凝固,立刻静止了起来。

    磅礴浩瀚的剑阵,骤然停顿,林云浑身巨震,五脏六腑都隐隐作痛。/p>铿锵!

    清脆雄浑的剑鸣声,犹如云中翱翔的仙鹤,一声鹤鸣,响彻天地。

    凝固不动,宛若静止的九十四道剑影,缓缓挪动一寸。只一寸,可却像是山洪绝地,雪山崩塌,滔天剑意,一发不可收拾的宣泄出来。

    林云浑身上下,本就磅礴无比的剑意,以匪夷所思的速度,不停蓄积。

    等到剑阵逆转一圈,这蓄积的剑意,达到惊人的质变,凝聚为一束恢弘大气的银色光柱,像是柄利剑,直插云霄。

    咔擦!

    那僵持的血网,瞬间就被冲碎,荡成数不清的碎片。整个湖泊,与此刻不停的震颤起来,疯狂而剧烈的抖动着。

    同时间,原本百丈的剑阵,瞬间扩展到两百仗。阵中剑影,在旋转之间数量暴增一倍,达到惊人的一百八十八道。

    可还未完!

    在那断魂台将要镇压下来之际,林云周身剑阵,不停的逆转起来。

    一圈,两圈,三圈……当达到七圈之时,都还未有停下来的迹象。

    林云额头汗水渗透,脸色苍白。

    不是他不想停下来,而是那姬无夜的血狱断魂台,太过恐怖,他甚至不敢确定,逆转八圈的剑阵,都能否一定挡得住。

    另一边的姬无夜,脸色同样相当难看。

    其身体颤抖的愈发明显,那断魂台每落下一份,其脸色就会苍白许多。可其死死要这牙关,浑身血煞,仍在不停的爆涌。

    孤注一掷吗?

    眼见对方,仍旧在不停的加强断魂台的威能,林云眼中闪过抹决然。

    “谁怕谁呢!”

    低沉的声音,伴随着滔天剑音,自林云口中传出。像是某种古老的传承,在他身上展现,少年清冷的脸,于此刻肃穆无比。

    剑阵逆转九圈,达到骇然听闻的千丈范围,磅礴剑影密密麻麻,轰然暴涨。

    汇聚着林云所有真元和气力的剑阵,在这一刻,达到从未有过的巅峰。剑阵中央的少年身上,有一道紫色冰凤虚影,若隐若现,降临在这一方天地。

    轰!

    就在所有人怀疑,是否眼花看错了之时,紫鸢剑阵中响起一道嘹亮的凤鸣。

    那声音仿佛自九天而落,让昆仑玉碎,星光零落,世间一切,黯然失色。那是紫冰鸢雀的声音,冰凤一族中,最骄傲最特立独行的存在,一生孤傲,遗世**。

    她的声音,幽寒冷漠,似乎能让万物心碎。

    林云眼中剑芒闪烁,看着缓缓镇压下来的断魂台,手中葬花,一剑挥出。

    紫鸢剑阵,绝世无双!

    九转归一,凤鸣朝阳!

    当那凤鸣之声响彻的瞬间,一轮朝阳,在林云身后冉冉升起。璀璨的朝阳,势如破竹,将这血煞魔狱中的幽暗,一扫而空,最后更是将这诡异的结界生生撞破。

    漫天星光重新垂落,如帘幕一般,将那轮朝阳撑托的愈发耀眼。

    林云挥出去的一剑,则是震破空间,在无数道惊愕诧异的目光中,狠狠斩在恐怖而邪恶的断魂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