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逍遥小书生 第八百四十五章 是我们李家的


    李易自己其实也不喜欢打人脸,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大小相等,方向相反,作用在同一条直线上——从物理学角度来说,这是伤敌一千,自损一千的行为。

    他更不喜欢打女人,打女人是男人无能的表现。

    可是,对于某些实在可恨到极点的人,可恨到让人忽视了她的性别,损失也就损失了,总得图个心里畅快,念头通达。

    事实上他还想再损失几千的,只不过被醉墨拉住了。

    她抬头看着李易,微微摇了摇头。

    李易点了点头,说道:“放心,我们今天是来讲道理的。”

    “李——易!”

    曾子鉴目光凶恶的看着他,喉咙中发出野兽一般的低吼,李易抬手往下压了压,说道:“别动,你还伤着呢。”

    他刚才打这中年妇人的巴掌,用的只是普通的力道,不然她的脸不会是简单的浮肿,但即便这样,也足够她呆愣在原地,长久的回不过神。

    “你,你,你竟敢打我?”

    眼中的茫然变成清明的时候,中年妇人看着他,一脸的难以置信,声音颤抖的说道。

    这里是曾家,她是曾家主母,居然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被一个外人打了三个巴掌!

    李易客气的说道:“这三巴掌每一巴掌都有理有据,夫人要是觉得哪一巴掌还不清楚,觉得委屈,我可以给您再解释解释。”

    中年妇人伸出手,颤抖着指着他,对剩下的两名护卫连声说道:“抓住他,抓住他……”

    两名护卫刚要有所行动,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就从后方传来。

    “聪儿,聪儿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白?”

    “明达,你脚怎么回事?”

    “苟胜,你们这是……”

    几名男子从后方匆匆而来,看到场中或哀嚎或表情扭曲的几名年轻人,立刻脸色一变,关切问道。

    尤其是一名韩姓中年人,看到自家儿子面色苍白,浑身打着摆子,一股明显的尿骚味从下身传来,明显惊惧到极点的样子,脸上的怒容无法抑制,猛地站起身,怒道:“谁干的,这是谁干的!”

    “韩大人,您今天很闲啊。”李易看着暴怒失态的中年男子,微微一笑。

    他的笑容很和善,但在那位韩大人看来,却不亚于恶魔。

    对于京都的某些人来说,这根本就是恶魔的笑容。

    恶魔一笑,轻则破家,重则灭族!

    “李,李大人……”这位韩大人双腿一软,刚刚直起来的身子,又坐了下去。

    另外两位刚刚准备探出来的身子又缩了回去,转头四顾,装出一副园中赏景的样子。

    这位韩大人李易恰好有些印象,乃是户部郎中,在京都韩家算得上是二三号人物,另外两人则是不熟悉,看了看他,问道:“这两位大人是……”

    那两人知道躲是躲不过去了,立刻躬身行礼。

    “下官户部员外郎冯坤,见过李大人。”

    “下官仓部主事魏晋,见过李大人……”

    “不必拘礼,不必拘礼……”李易笑着摆了摆手,问道:“曾府的酒宴如何,还过得去吧?”

    三人心中摸不清这位李大人何意,那位韩大人立刻点头道:“还,还好……”

    “看来曾大人招待的不错。”李易点了点头,问道:“既然吃好喝好了,几位不妨告诉我,现在还未到放衙时间,几位为何会在这里饮酒欢宴,难道户部衙门,搬到曾侍郎府上来了?”

    “这,这……”

    三人闻言,同时语滞,额头上开始沁出冷汗来。

    衙门开衙和放衙虽然都有固定的时间,但只需要在早上进行点卯就行了,至于什么时候放衙,则是看每个人具体的差事多少而定,这是大家都默认的惯例。

    也有一些官员办事,不在衙门,因此,若是上级不较,他们完全可以早早的回家,或者做一些其他事情。

    但这不代表他们能在正常开衙时间饮酒作乐,这个罪名可大可小,小则罚俸了事,大则削官降职,可谁知道,他们在曾府之中喝酒,也会被当朝金紫光禄大夫抓到……

    “李,李县侯……”

    曾仕春在一名下人的搀扶之下,快步走过来,闻听府上出了乱子,他的酒气立刻便醒了一些,看到站在院中的两人,脸上挤出一丝微笑:“醉墨,你也来了……”

    李易摇了摇头,“曾大人倒当真是好雅兴……”

    “老爷……”见到曾仕春过来,那中年妇人立刻恸哭开来,指着李易和曾醉墨,大声道:“这妓子带着她的……”

    “住口!”

    曾仕春脸上猛地浮现出怒色,几乎是吼出来的声音,倒是将那妇人吓的愣在了原地。

    他看了看妇人肿胀的脸颊,挥了挥手,说道:“来人,带夫人回去。”

    随后才看着李易,说道:“李县侯,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这边请……”

    瞥了后方的曾子鉴一眼,“你也跟我过来。”

    看到那几人的身影离开,那位韩大人看了看还坐在地上,丑态百出的儿子,心中一股无名火起,踢了他一脚,怒骂道:“说,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爹,爹,救命啊!”韩姓青年话未说完,韩大人的脸色就变的惨白。

    “什,什么,你,你,陛下……”

    他打了一个哆嗦,随后便软绵绵的瘫软在了地上,面露绝望。

    另外两位户部员外郎和主事也吓得亡魂皆冒,猛地揪住自家子嗣的衣领,怒道:“说,你们刚才有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说啊!”

    ……

    踏入房间之后,曾仕春就回过头,躬身道:“醉墨,你婶娘刚才要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二叔在这里给你道歉了。”

    曾醉墨急忙躲开,没有受他这一礼,说道:“她说什么,我都不在乎,我今天只想带回爹娘的灵牌。”

    曾仕春抬起头,脸上浮现出一丝难色,说道:“大哥当年被奸人构陷,你的祖母为了保全曾家,才将他逐出家族,可他仍旧是我曾家的人,你放心,我有生之年,一定要为大哥洗清冤屈,重新恢复他的身份。”

    曾醉墨闭上眼睛,深吸口气,缓缓说道:“不用了,十三年前,她们就不是曾家的人了,十三年后,依然不是,他们的灵牌,我会好好供奉,便不占用曾家祖祠的地方了。”

    “醉墨……”

    李易摇了摇头,打断了他的话,看着他,缓缓道:“曾大人,我们今天来,不是听你说这些的。”

    曾仕春看了他一眼,说道:“李县侯,李大人,这是我们曾家的家事,希望你不要插手。”

    “抱歉,我想曾大人搞错了一件事情。”

    李易握着她的手,抬起来,看着曾仕春说道:“这不是你们曾家的家事,是我们李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