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大宋好屠夫 第五百一十八章 高丽攻略之始


    南北百里之地,算不得多大,五千多士卒,清理几处聚居点的掌权之人,显然不是什么麻烦事情。

    郑智只留在码头处等候,心中已然打定主意去真正的高丽王朝看上一眼了。

    一百多里的海峡,对面就是高丽国全罗道,辖下光州与全州。郑智显然不知道这些,只想上岸看上一眼,劫掠一番,劫掠金属制品,劫掠粮食与女子。

    郑智显然是临时起意,但是这个临时起意,似乎也预示着许多人的悲哀。这个世界的人类,只有几千年的真正文明史,每年发生的事情都预示着人类社会的本质也是丛林法则。不论穿着一件多么光鲜亮丽的外衣,不论打着多么大义凛然的旗号,这个法则从来没有变过。

    耽罗岛,方圆百来里的地面,几千铁甲肆虐其中,还有八百多骑士。纵横肆虐,却是完全没有一点阻力。

    郑智坐在码头便的大帐之内,从下午开始,便有源源不断的人被送到军营之中。

    这些人衣着简单,却是也比一般的百姓好了不少,至少身上还有些别样的色彩,至少不知纯粹的灰白麻布。

    郑智也没有想到,其中竟然有人能说一口还算流利的宋语。

    “拜见大宋皇帝陛下的将军,小人乃高丽国明烈齐顺文孝大王之第八子王汶,见过天朝上官。”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穿着并不十分亮眼,从跪伏一地的人群之中爬了出来,开口大声喊道。

    郑智本已转身,闻言回头看了看,疑惑间开口问道:“什么?什么王之子?”

    左右军将本准备上前一顿老打,见得郑智回应了这个大喊大叫之人,也停住了脚步。

    此人听得郑智回应了自己,也是一脸的欣喜,忙又道:“小人是高丽国文孝大王之子,当今高丽王上的弟弟。”

    郑智哪里知道什么高丽文孝大王,此时却是也明白过来,只问:“文孝大王是谁?当今高丽国王又是谁?你又为何在耽罗岛?”

    “回禀上官,文孝大王是小人的父亲,也是先王,名唤王俣,高丽如今的王上名唤王楷,去年刚刚登基。所有小人就到了这耽罗岛。”王汶跪在地上为郑智解释道,显然这王汶今日也吓到了,如此多的铁甲忽然到得耽罗岛,但凡反抗的,斩杀无数,幸好王汶见机,又能通晓汉话,还能写汉字,所以被军汉们随同着官员一并送到了郑智大帐面前。

    郑智倒是也听明白了,这个王俣便是高丽国上一任的国王,而今新国王刚刚登基,叫做王楷,新王登基,作为皇子的王汶显然是不受待见的,被流放到了耽罗岛。

    高丽王朝,又称王氏高丽,是918年建立的国家,先后灭了新罗与百济,然后统一了半岛。这个时间段,也是中国正在混战的时期,五代十国时期。

    朝鲜半岛第一个统一的国家,并非高丽王朝,之前的朴氏新罗也曾借助唐朝的力量统一了半岛。只是新罗到了后期,又分裂了。

    最早便是高句丽、百济、新罗时代,史称朝鲜三国时代。新罗统一之后再分裂,史称后三国时代。高丽王朝便是后三国时代的统一者。

    明朝洪武年间,也就是朱元璋建国时期,高丽王朝派大将李成桂与明朝作战,没想到李成桂知道打不过,直接发动军事政变,推翻了王氏高丽,建立了朝鲜王朝,向明朝俯首称臣,这个李氏朝鲜一直延续到中国辛亥革命时期才宣告灭亡。

    郑智对于这些历史大多不清楚,对于这个高丽王朝也并不了解,更不谈高丽王朝国王更迭之事,此时听得明白了一些,看着面前这个刚刚登基的高丽国王的弟弟,想了片刻,开口问道:“你一个王子,何以流落至此?此番寻某又有何事?”

    “回禀上官,小人本该听从王兄安排,出家为僧,只是小人自小随父王身边,多学儒家经典,多读诗词歌赋,对于佛法却是不太喜欢,所以触怒了王兄,被流放至此。今日有幸能见大宋上官,愿随上官远去上国,见识上国风华,学习上国文化,还请上官应允。”王汶话语极为谦卑,显然是想跟着郑智去大宋,到大宋去也能有个自由。

    便是王汶话语,也说明了许多事情。高丽睿宗王俣当真还是个才子,也有诗词传世,对于儒学极为推崇。只是在辽金的夹缝之中求生,这个国王也是当得憋屈。

    高丽崇尚佛教,新王登基,其余王子大多会出家为僧,这一点倒是与日本有些相像,日本不仅王子出家,连退位的皇帝也会出家,退位的皇帝称之为法皇,法皇的权利极大,甚至比天皇都大。

    还有一个国家之前并未多说,便是这个时代,西南方向还有一个大理国,也是崇尚佛教的国家,皇族男子也是多出家为僧。

    郑智听得王汶话语,脑中飞速运转,这个王汶不愿出家,想跟着自己去大宋,这件事情倒是值得玩味,也未尝不可,答道:“随某去宋之事倒是无妨,来人,给这位王子殿下上一些热饭食。”

    郑智显然又有腹黑之策,虽然还只是一个开始的念头,却是已然付诸了行动,只听郑智开口又道:“其余人等,尽皆斩首!”

    说完郑智转身就走,身后的军汉自然严守军令,磨刀霍霍。

    却是这王汶听言一惊,口中忙道:“上官,这些都是我国治下的官员与良民,我国对大宋从来都是尊敬有加,还请上官放了这些人。”

    郑智回头,目光冷冽瞪了王汶一眼,随即往大帐而入。

    王汶看得郑智杀气凛然的目光,吓得连忙闭上了嘴巴,回头只看得左右铁甲军汉上前就杀,看得胆战心惊,连忙低头不敢再看,耳边却还传来绝望的哀嚎。

    进得大帐,吴用连忙上前,开口轻声说道:“相公莫不是想助此人……”

    郑智抬了抬手,打断的吴用的话语,却是又点了点头。

    吴用看得郑智点头,已然知晓郑智的念想。却是也不多说,话题也不多谈。

    郑智此时显然是没有闲暇打算高丽的事情,但是把这王汶留下来,也是有后手的。朝鲜半岛,资源丰富,煤铁极多,铅锌菱镁也是极多,便是稀土也极为丰富。这些东西自然都要控制在手中,工业的展开,少不得这些矿产的支援。

    待得郑智腾出了手脚,王汶便可以拿来大做文章。如今留下这人,便是为以后做打算。此时在这王汶面前杀人,也是为震慑此人,尽量调教出一个听话的高丽王子,兴许也会是未来的高丽国王。

    待得郑智坐上座椅之后,烤了一会儿炉火,随即开口说道:“派快马传令,明日午时所有士卒全部集合登船。”

    “相公,可是要返回沧州?”吴用开口问道。

    郑智摇了摇头,只道:“海峡对面似乎就是高丽国的全罗道,那里有一个光州城,上岸去看看,看看这高丽国到底长一个什么样子。”

    吴用有些吃惊,只以为此番出海,只是为了这么一个能安置党项人的岛屿,实在没有想到郑智竟然直接把主意打到了高丽本土之上。

    即便如此,吴用也还是为郑智的想法去谋划,想得片刻开始说道:“相公,听闻高丽多助辽人抗金,之前金人多是安抚高丽,如今金人势力已成,只怕也不会与高丽好相与,相公若是想劫掠高丽,可再与金人商谈,将来两相夹击,可获其利。”

    郑智点了点头,答道:“头前还未多想,学究此言大善,合击辽国之后,盟约若是还在,不妨也把这高丽瓜分了。”

    吴用面露微笑,显然又说中了郑智的心思,忙又道:“相公,我等有大船,可从南登陆,女真有快马,可从北击之。如此高丽必然无以阻挡,此事十有**可成。”

    郑智脑中飞速运转,之前还真没有多想过,此时越发觉得这件事情可以做,就看女真人的态度了。就算女真人不愿意与自己夹击高丽,郑智也无什么损失,只等腾出手脚之后再来攻略。若是女真人愿意与自己夹击高丽,那便是不费多少手脚,灭亡高丽就在弹指之间。

    “学究,且把集结的军令发出去,明日下午登陆高丽,把那个王汶也带上,且让他带路,大军直奔光州。”郑智此时把事情想得透彻了些,心中越发想要去见识一下高丽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