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我杀了法爷 第三百六十五章:喜宴之锅


    “喝——”

    一块花岗石被战士的拳头轰成了两半。

    “哦哦哦哦!”

    周围的战士们纷纷鼓起了掌。

    国王们看的两眼发热,法芙娜药剂的效果果然很强,竟然可以让一个普通的战士提高接近两倍的力量!

    如果这个药剂可以普及化,人类的**就不会输给其它种族了。

    “凯撒陛下,法芙娜药剂什么时候才能量产?”

    迦西亚热切的问道。

    凯撒摸了摸胡子:“已经可以量产了,不过……”

    他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亚尔曼走进了试炼场,正一脸凝重的看着他。

    “亚尔曼好像有事要报告,我过去一下。”凯撒对迦西亚说了声,然后走到亚尔曼身边,降低了声音:“怎么了?”

    “那个精灵开始行动了。”

    亚尔曼向凯撒报告,早在林雷进入这个王宫的时候,其实他们就已经发现了他的出现。

    这不是因为林雷伪装的不到家,而是因为亚尔曼本人——就是由一只强大的月兔伪装而成。

    身为月兔,这座王宫的所有风吹草动都瞒不过她的耳朵,林雷和其它人的对话自然也被她听见了。

    “陛下,我们不能放任他在王宫里自由行动。”

    亚尔曼提醒凯撒:“他很危险。”

    凯撒当然知道林雷很危险,这个精灵一而再的跑过来,已经让他感到万分的棘手。

    不过他也明白了一点,普通的手段不可能赶走林雷。

    那个精灵虽然还没发现他们的身份,但显然已经对维多利亚的事情起疑了,既然这样,不如一不做二不休……

    “不、我们不能阻止他。”

    凯撒快速转动念头:“你继续监视他,然后在他……”

    他在亚尔曼耳边吩咐了几句。

    亚尔曼先是一阵惊讶,然后露出了了然的表情。

    “好计划,但你确定他可以找到锅炉吗?”

    “当然。”

    凯撒眼中闪过一道寒光:“你可别小看他,如果连锅炉都找不到,这个至高王又怎么会是至高王呢!”

    亚尔曼点头,随后下去了。

    另一边,林雷在诺大的王宫找了许久,终于在耳环的宝物指引下找到了一个防卫森严的地方。

    “你确定是这里?”

    耳环的声音里充满了不信任。

    “绝对没错,以我多年的寻宝经验,那瓶药剂就在里面。”

    林雷自信满满。

    “可你已经找错了十个地方。”耳环毫不留情的打击:“而且这里是厨房,药剂怎么会藏在厨房?”

    “你都说是药剂了,熬药当然要在厨房。”

    林雷躲过两道魔法探测,悄悄的潜入了厨房。

    果不其然,他在厨房里迷晕其它人之后,发现了大宝贝——一个冒着黄色烟雾的大锅炉。

    “竟然真被你蒙对了……”

    耳环惊讶的发现那些烟雾带着浓郁的魔力:“林雷,你见过伊芙带来的圣水,你看看里面的东西是不是和那个圣水一样。”

    “不急,你看看这个锅。”林雷蹲在锅炉的前后看了看:“太奇怪了,下面没有火,它用什么东西熬药?”

    耳环有时候很想揍林雷一顿,他怎么总是关心那些无关紧要的东西。

    不过仔细一看,耳环还是发现了锅炉的不同凡响:“这好像是喜宴之锅。”

    “喜宴之锅?”林雷拍了拍锅炉:“喜宴用的?”

    “不,这是它的名字。”

    耳环回答,上古时期,一个喜欢举办宴会的原始精灵贵族打造了这个锅,只要加满材料,它可以源源不断的产生一模一样的食物。

    “一模一样?”

    “对,味道颜色效果、甚至魔力都一模一样,人类肯定是想用这个锅炉量产法芙娜药剂。”

    耳环的声音变得凝重。

    林雷的口水都流出来了:“这才是神器啊,我要拿回去做烤鸭!”

    “那可不行!”

    一个声音忽然响起,林雷转头一看,厨房外面站了一群人。

    国王们满脸愤怒的盯着林雷。

    “至高王,你在这里干什么?”

    林雷愣住了,怎么会这样,这些家伙什么时候来的?

    而且他们来了,他竟然还没有发现,就算林雷的感知力下降了不少,但也不可能出现这种现象啊!

    林雷脑筋急转,产生这种情况的只有一个可能性——有人早知道他在这里,故意设计他。

    林雷看了一眼迦西亚,老国王愤怒的眼睛里带着一丝疑惑,看来他之前并不知道林雷会在这里。

    所有的怪异感结合在一起后,林雷把目光看向了凯撒:“老头,你有问题。”

    凯撒微微眯起眼睛:“至高王,你先告诉我你在这里做什么!”

    “离开那个锅炉!”林雷还没回话,迦西亚已经拔出了长剑:“至高王,你再不离开,那就休怪我无礼了!”

    这位文森王国的老国王气的浑身发抖,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林雷躲躲藏藏也要潜入维多利亚了。

    打从一开始,林雷的目标就是法芙娜药剂。

    “离开我们的药剂。”

    其它国王也纷纷拿起武器:“至高王,如果你想阻止我们人类的发展,你今天就别离开这里了!”

    林雷惊呆了。

    这些国王难道都被药剂迷惑了心智?

    他无法理解国王们对这种药剂的执念,但他知道一点,那就是凯撒肯定在利用这股执念煽动其它国王。

    “我想我们应该谈谈。”

    林雷说道,即便是他,也没有把握在这些国王面前全身而退。

    “我看已经没必要谈了。”

    凯撒不想拖延时间,于是主动走了出来:“你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难道还想说只是过来看看?”

    他一声怒哼:“臭小子,你想把药剂偷走,也要想想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林雷哑口无言,一手按在锅炉上叹气,这次真的是解释不清了——不过说起来,他也的确想把药剂偷走。

    既然话已经说的那么白了,那干脆就……

    “乾坤大挪移!”

    林雷和锅炉瞬间消失了。

    这一幕惊呆了各个国王,也把凯撒震惊了——他虽然想过林雷有可能会逃走,但却完全没想到他可以带着锅一起逃走。

    “追、快追!”

    凯撒变了脸色,那个锅可千万不能丢了。

    他连忙派出人手追击林雷,其它国王也马上喊来了自己的亲信,让他们分散出去帮忙寻找。

    然而不久之后,暴雨倾盆而下。

    每个国王看到暴雨,脸都气得通红。

    “下雨了,这下更难找了!”

    “他果然不安好心,当年我们就不应该让他加入联盟!”

    “迦西亚你看看你做了什么!”

    “凯撒陛下,我们现在怎么办!”

    众人把目光看向凯撒。

    凯撒咬着牙,身体周围杀意凛然:“药剂我还可以再做,但没有那个锅炉,我们就很难量产了。”

    “量产?”

    原本面色发白的迦西亚眼睛一亮,仿佛找到了赎罪的机会:“如果药剂没问题,我有办法量产!”

    “什么?”

    凯撒把希望放在了他身上:“你有什么办法?”

    “实际上,我那里有一个喜宴之锅的复制品。”

    迦西亚年轻时悄悄派人复制了喜宴之锅,虽然没有原版神奇,但只要提供大量魔力供给,它也能做到喜宴之锅一样的效果。

    凯撒高兴的哈哈大笑:“魔力不是问题,你把它拿过来。”

    他背后出了一身冷汗,但幸运之神偏袒了他人如此多次,总算是偏袒了一次他。

    有了替代的锅炉,他就能进行下一步计划。

    凯撒停下笑声,表情变得凝重起来:“这次的事情给了我们一个教训,我们不能把药剂放在一个国家。”

    国王们齐齐一惊,视线紧紧盯在他脸上。

    “陛下的意思难道是……”

    “对。”凯撒点头:“我们应该多复制几个喜宴之锅,把法芙娜药剂分散开来,分配给每个王国。”

    “万万不可!”

    迦西亚猛地拒绝。

    “我支持!”

    “我也支持!”

    然而其他国王同意了。

    法芙娜药剂是可以决定人类命运的至宝,他们当然希望可以自己掌握它的产生,而且依据使用情况的不同,它还能重新分配王国之间的力量平衡。

    “陛下,这太莽撞了!”

    迦西亚看着凯撒。

    “我已经决定了。”凯撒闭上眼睛:“卡特死了,我也心灰意冷,如果你们可以用药剂把王国变得更强,让我交出宝座也不是不可能。”

    “陛下……”

    迦西亚没有了声音。

    随后,国王们各自带着法芙娜药剂的原液离开了圣瓦伦,冒着大雨,神色匆忙的返回王国。

    凯撒站在尖塔上看着他们的背影,嘴角露出了冷笑。

    “那些蠢货要是知道他们带回去的药其实是你的血液,你说他们会怎么想?”月兔伸手抱住他的肩膀:“那个精灵好像也没发现你的身份。”

    “意料之中……”

    凯撒亲了一下她的额头:“我和其它恶魔不同,这具身体是这颗星球的物质组成,就和你们一样。就算真神来到面前,他也发现不了我的身份。”

    月兔咯咯笑了:“那你怎么还要把那些圣骑士赶走?”

    “我失败过一次,谨慎一点不会有错。”

    凯撒抱起月兔走进尖塔,却不知道这一幕已经被雨滴映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