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兵锋王座 第三百六十章:帮蓝馨提升修为


    蓝馨的资质在牧风眼里,自然是比他高的,他的资质也是在发现“月牙符”之后,才慢慢提升上来的。

    就算如此,他的资质还是比那些妖孽天才差不少。

    牧风之前也给过蓝馨一些清楚体内暗伤和杂质的灵药,那些药物对资质提升的并不是非常明显。

    最多帮助她把修炼路上的一些绊脚石给搬开了,让她毫无阻碍的修炼下去。

    这样的进步速度蓝馨过去十年都快。

    她都怀疑过自己过去十年修炼的时间都修炼到狗身上去了。

    “让我想一想……”

    十分钟,二十分钟,半个小时!

    牧风足足想了半个小时,其实这半个小时,他可是把《兵书十二册》内的有关丹药篇的都粗略的翻了一遍,用检索的方式,找到了几个可行的办法。

    问题是,蓝馨的年纪有点多,如果没过十八岁的话,都好办。

    人一过十八岁,很多都已经定型了,当然不能说完全定型,各方面的数据都趋于一个稳定值。

    “有了,不过,你得承受一点儿痛苦。”

    “痛苦,有多痛?”

    “这个,我不知道,不过应该跟女人生孩子差不多吧。”牧风讪讪道。

    “女人生孩子?”

    “我也不知道,我也没有试过,你要是肯试的话,我保证你能够脱胎换骨的变化。”牧风道。

    “你确定能行吗?”

    “放心吧,有我在,不会让你出事儿的,但是咱们得稍微耽搁一点儿时间。”牧风道。

    “这怎么行?”

    “磨刀不误砍柴工,到时候你就明白这三天比什么都值了!”牧风很霸道的决定了,“你不要担心陆大表哥,进了秘境,我说了算。”

    ……

    “停留三天,为什么?”牧风亲自去找了陆希炎,这件事让蓝馨再出面去说,不太好,自己总不能躲在一个女人的背后吧。

    “蓝馨的战力修为太弱了,我要帮她提升一下,这样自保能力更强一些。”

    “你不说一定会保护好小馨的安全的吗?”陆希炎眼神不太友善的问道。

    “如果我专门负责保护蓝馨的安全,其他的事情我不管,我想我可以做到。”牧风淡淡的回了一句。

    陆希炎明白,牧风他可以这么走,这一次的行动,他完全是没有任何好处的,义务帮忙。

    就算是猎杀了先天妖兽,那最值钱的内丹也不可能给他,所以,而蓝馨在队伍中实力最弱,牧风想要提升一下她的自保能力,这也无可厚非。

    “三天时间,你能把小馨提高整整一段?”陆希炎还真没有听说过有如此神奇的手段,三天之内把一个刚刚晋级七段的人提升一段,那可不是从一段提到两段,三段。

    须知修炼往后如同是攀岩,越是往高处爬越难。

    “应该没有问题。”

    “我可以给你三天时间,但是我要求全程看着你。”

    “陆组长,你这个要求我恐怕不能答应你。”牧风拒绝道。

    “穆队长,我希望你搞清楚你的身份,蓝馨是冷家的第三代,不是你可以染指的。”陆希炎冷冷道。

    “染指,陆组长似乎也不姓冷吧?”

    “你……”

    “我想陆组长在练功的时候,不希望我在旁边观看吧。”牧风微微一颔首,“好了,我只是来通知你的,不是来询问你的意见,告辞。”

    望着牧风离开,陆希炎眼神冰冷下来,手指不由自主的紧紧的握了一下。

    “头儿……”

    “这个穆晓峰,查到他的来历的吗?”

    “还没有,他之前的资料没有任何破绽,一定是有人帮他修改过了。”

    “那蓝馨是怎么跟他认识的?”

    “好像是在嘉宁镇的一个机修店,店主姓罗,人称罗拐子。”俞飞白道。

    “罗拐子,难道是他?”陆希炎喃喃自语一声,突的眼中爆射出一缕精光来。

    ……

    “他同意了?”

    “嗯。”

    “他真的同意了……”

    “他不同意能怎么办,就凭他们能够在秘境找到先天妖兽?”牧风不屑的一笑,就算是让他找到了,也未必杀得了。

    “嘚瑟!”蓝馨哼哼一声,低头下来,嘴角不由的翘起一个得意的弧度,这小子也不完全像一个老头子嘛。

    一个老头子能有什么情趣,无聊死了。

    “你先回去休息,把自己调整到最佳状态。”牧风吩咐一声,“这是一本刀谱和心法,你看完,记住,然后烧掉。”

    “什么?”蓝馨接过来,一看上面的内容,惊讶道。“这是惊雷刀法?”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不是早就知道我会惊雷刀法吗?”牧风嘿嘿一笑,“告诉你,这可是完整版的,可不能外传。”

    “完整版的惊雷刀法不是在雷雄手里……”蓝馨忽然明白了,雷雄之前不是被牧风重创抓起来过。

    那么他手中有完整版的刀法和心法那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事实上,完整版的惊雷刀法和心法都是牧风通过月牙符逆推出来的,跟雷雄半点儿关系都没有。

    虽然有很多高手都喜欢将秘籍随身携带,可雷雄绝不会,他需要用别人的身份行事,怎么会把能暴露自己身份的秘籍带在身上呢?

    当然,这只是推测,也并非没有可能。

    “我知道你觉醒的异能是掌控雷电,所以这部惊雷刀法的心法很适合你,至于刀法,你若是想练就练。”牧风解释道。

    雷系的古武功法很少,这本惊雷刀法和心法已经非常不错了,牧风也穷,除了神秘的三术之外,能拿的出手的也就是惊雷刀法了。

    惊雷刀法虽然他也可以用,但是他没有掌控雷电的异能,种子源可以吸收雷电的能量,虽然也能发挥出惊雷刀的威力,但用掉了,就没有了。

    “晓峰,谢谢你。”蓝馨感动道,其实以冷家的能力,弄到一本雷属性的功法并不难,但蓝馨并没有提出这样的要求。

    她自己这些年来,也努力的寻找契合自己属性的功法,她现在修炼的是一本叫《风雷劲》功法,只有上半部,下半部下落不明。

    风雷劲上半部平平无奇,真正厉害的都在下半部,只是下半部随着义父母的失踪下落不明了。

    风雷劲正是冷浩的成名绝学。

    “跟我客气什么,你不也是给我了一部错刀吗,那可是我武学的真正意义上的起点。”牧风道。

    “你放心,我会认真修炼,不会拖你们的后腿。”

    ……

    牧风想的办法是一种内外刺激蓝馨潜力的办法,虽然这种办法有一定的副作用,但是并不大,最多在突破先天的时候,会有些麻烦。

    但对于蓝馨来说,还是利大于弊的。

    营地的条件肯定是不够的,他必须要借助一个实验室,好在,实验设备他都有,都存放在月牙空间里。

    里面还存放了大量的珍稀药材,材料等等。

    若是拿出来,能把人吓死。

    要是没有这些底气,他也不敢说帮蓝馨提升一个段位的修为。

    “桓兄,帮我准备一个密室,空间大一点儿的,要保密,不许任何人靠近。”牧风找到桓灵道。

    “好的,社长,您要做什么用?”

    “我要配置一些药剂,你呢,看库房有没有这些东西,给我送过来。”牧风拟了一个清单给他。

    这其实是做给陆希炎他们看得,实际上他要用的东西都在自己月牙空间里。

    “好,您还需要什么?”

    “清单上有的,都给我弄过来,没有的,我自己想办法。”

    “好!”

    桓灵瞄了一下清单,赶紧去准备了。

    一个小时候,密室和东西都准备好了,不过清单上的东西,一半儿都没有,牧风也没在意,只是嘱咐桓灵保密,就自己躲进密室了。

    要不是在白起秘境待了半年,牧风还真不敢在蓝馨面前夸下这个海口呢。

    那半年,真是他最充实的半年,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是研究兵书十二册,虽然只是掌握了一点儿皮毛,但已经很厉害了。

    密阁传承,岂是那么简单的。

    万年的血灵芝,牧风轻轻的用玉刀割开一个小口子,瞬间一种清香在密室中散发开来,嗅上一口,就觉得浑身轻了三分。

    一滴红色清亮的液体滴入晶莹剔透的水晶瓶中,与里面的淡黄.色的液体混合,瞬间就起了反应!

    咕咕咕……

    红色如同一缕青烟似的在瓶中消散了,淡黄.色的液体变成了金黄.色,而且变得黏稠起来,香味更为浓郁了。

    吸一口,浑身毛孔都张开了,舒服的让人有一种飘起来的感觉。

    洗髓液总算是配置成功了。

    轻微的晃了一下,他耗费了大半夜的功夫,也不过弄出了一百滴左右的样子,非常珍贵。

    普通人三滴应该能承受,天才的话能承受的可能更多一些。

    这可是药,不试一下,怎么知道药效,牧风决定自己先尝一下,看看效果。

    他从瓶子里倒出三滴来,送入嘴中!

    嚯!

    一道清凉,如同水银泻地,直接就进入肚腹之中,然后就如同一滴水溅到了滚烫的油锅似的。

    磅礴的药力瞬间在体内起了反应!

    牧风不是没有经历过伐毛洗髓,但是这一次远远的比之前的来的恐怖和猛烈!

    咯咯咯……

    像有万千只蚂蚁在啃噬他的骨头,那种感觉,真是难以形容!

    不到半分钟,牧风浑身上下就湿透了!

    有黑色的东西从他浑身上下的毛孔之中挤出来,跟汗水混杂在一起,散发中一种类似腐肉的臭味。

    半个小时过去了。

    牧风睁开双眼,一低头,吃惊不小,自己身体内居然还有如此之多的杂质,简直不可想象。

    这洗髓液的药效似乎比他料想中的要好很多,他才用掉了三滴,剩下的不足一百滴了。

    看上去不少,但真用起来,怕是不够。

    除了洗髓液,牧风还配置了一大瓶固脉汤,这个是用来浸泡的,虽然药材也珍贵,但不足这洗髓液的万分之一。

    配合起来使用,能瞬间提升一个人的资质。

    资质提上来,潜力得到释放,那修为提起来就容易多了。

    ps:远征士兵,决战第三帝国,我在那里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