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重生我的时代 第六章 兜比脸都干净


    林野到家已经十点多,母亲还没有睡觉,听见林野开门的声音喊道,“门灯不要闭,等一下你爸回来。”

    “知道!”把伸向开关的手收了回来,事情总有一点规律,可多年以来林野从来没有搞明白一件事,那就是他老爹会在什么时候回家,因为这真的没什么规律。

    林野的父亲按照他们那个年代的话来说是一个很精神的小伙子,按照林野朋友的话来说,长的很有威严。把这些言论归纳在一起,林野只理解出来一个字,帅……

    熬夜这种事情对已交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来的林野来说根本毫无难度,往灶坑填了一点煤,林野对柜子里的剩菜进行清扫,要不说他最不喜欢去的地方就是烧烤,每次花了钱进去,往往还是要饥肠辘辘的出来,这么说也不对,是喝饱了出来。

    填饱肚子的林野去后院喂狗,顺便履行以下铲屎官的职责,感受着从河边传来的阵阵气味,这是一个有味道的住宅,继续进行征集的意识流回忆。

    经过了一天的嘚瑟,他此时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兜比脸都干净,现在应该想办法赚第一桶金,哪怕是第一桶水也可以凑合,“是时候表现真正的技术了!”

    如果抛去林野最擅长的东西,也就是大号做人小号做狗的键盘政治家角色,他能剩下的也就只有对这片森林的了解,不过考虑到目前的赚钱难度,想要赚钱的难度也不是一般的高,此时母亲一个月的工资才四百块钱。

    “上学校去管学生要钱?不行,这个重生者为实是太没出息了一点。”只是想一下林野就觉得丢人,其实林业地区赚钱最快的办法很简单,盗伐林木。

    可这里有一个问题,目前林业局正在严打这方面,不要说现在这么干是去撞枪口,连前几年干过这些事的人都在抓,前世在这个时间段林野在看守所,关押的一百个人至少有七十个都是因为偷木头被抓的,那批人全部被重判。

    林野此时心中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当然首先需要一点钱,先摆脱这个兜比脸干净的状态,不然不用畅想未来定计划,明天怎么过都是一个问题。

    深夜十一点,终于出现一个救星来拯救兜比脸都干净的林野了,这个人就是……他爹

    他老爹林卫东回来了,林野这次还算是运气好的,第二天就见到了自己老爹,运气不好的时候,一个星期都见不到自己的老爹回来。他和自己老爹的关系,在二零零四年应该属于一言不合就互怼,林卫东对林野属于我高兴你怎么都行,我不高兴你怎么都不行的管理。

    这种管理模式之下,林野的成长经历就是金钱刺激和棍棒加身交替进行,林野从小到大挨揍的次数自己都有些记不清了,只是不知道今天会是什么模式。

    父子俩的对抗一直持续到十几年之后,最后林野服了,不是被棍棒正了三观,而是林卫东得了心脏病,实在扛不住林野接二连三的对抗。林野不是个大孝子,可也不是畜生。

    从小就被棍棒加身的林野,单独对自己老爹练习了一种叫做察言观色的专属技能,从目测来看,今天林卫东的心情相当不错,不属于棍棒加身的模式。

    林野感觉今天晚上的老爹,应该处在正确的打开模式当中。

    既然这样,那还怕什么?观测完毕的林野也开始抖起来,开始尝试第二种沟通,在兜里比脸都干净的压迫下,管自己老爹要钱,“爸,给我点钱……”口气那叫一个理直气壮。

    “要钱干哈?”林卫东歪着头问道,掏着兜的同时说了第二句话,“要多少?”转折如此的自如,足以令人刮目相看,一般情况下他都会满足儿子的要求。

    “我想要把头发染回来!”林野指着自己的一头黄毛,他相信这招绝对好使。

    “早就应该染回来了!”林卫东冷着脸说了一句,然后掏出了一张一百块道。

    “快毕业了,我们好像要同学聚会!”林野继续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一样冷着脸,表情和神态都和自己的父亲如出一辙,意思就是钱不够。

    接过了第二张,继续道,“我想买一个礼物给叶晴……”

    林卫东噗嗤一笑,又掏出两百给了林野,低声吩咐道,“别告诉你妈,去睡觉吧。”

    林野点头,暗道十六岁的自己其实信用度还是很高的,不过好像从这个时候开始,他的信用度会越来越低,主要因为他接二连三的作死。未来会发生这么几件事,一个月后他和朋友会在路上被醉鬼骂了两句,几个人把人打成残疾。

    两年后在斗殴中左手手指被砍断,十年后脸上挨了一刀,这样一点一点把自己的信用给挥霍干净,直到那时候开始,林野开始反转,有把自己的信用度一点一点赚了回来。二十七八岁的时候,林卫东对自己的儿子是比较满意的。

    第二天摆脱了兜比脸干净的林野,怀揣着四百块钱出门,直接去了建材市场,买了六十条长一米五宽一米的玻璃丝袋,一套雨衣,一双雨靴,一条细绳,十几副手套,加上昨天买的柴刀,在旅店中一起装起来。

    “咋的,你要当你要去杀人啊?哎,犯不上……”正好从外面回来的赵龙,连连摆手,也不知道用什么表情在这里叫道。

    “死蛤蟆,你给我滚特么蛋。”林野回头喊着赵龙的外号道,“你就不能盼我点好。”

    “要是别人吧,我肯定不相信,你可就没准了。你一天摆着一副死人脸,谁知道你天天想什么东西。”被喊外号的赵龙不以为意,说着自认为很有道理的分析,然后正色道,“你买这些东西干什么?”

    “以你的智商,我很难和你解释。我过段时间准备回一趟林场呆一段时间!”收拾好东西的林野坐在床上,眯着眼睛看着赵龙,平淡的道,“到时候说不定你还要帮我一下。”

    “咱俩就别说帮不帮了,都认识这么长时间了。”赵龙咧嘴一笑转而问道,“你对象呢。”

    “什么对象,人家是一个小孩。”林野嘴角抽动一下,抬起手腕看了一眼刚买的电子表说道,“走,先去吃点东西。”他太了解赵龙他们了,好的时候一天好几次饭店,饿的时候浑身上下一毛没有,吃了上顿没下顿,当然,不论在什么时候,兜里都要揣盒好烟,哪怕是饿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