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重生我的时代 第十章 希腊神话


    老舅张军瘦高个头,足有一米八,头发有些谢顶。目前为止一直都在林场生活,对木材加工的所有工序都很在行,有着一般工人的共同点,勤劳。重生之前林野还和老舅通过电话,那个时候老舅在俄国打工,往家打电话询问弟弟张坤的情况。

    想到这林野看着旁边此时很可爱的弟弟,一点都不像是那个和警察打起来的人。他母亲这边的亲戚长相都比较秀气,林野也是比较随这边的长相。

    “这段时间在山上呆的怎么样?”老舅张军用手捏着山菜蘸酱往嘴里送,一边询问道。姐姐家的孩子突然像是长大一般,他这个做舅舅的当然很高兴,一杯白酒下肚之后,便开始和自己的外甥聊起来。

    “还可以,这边挺安静。而且压力比山下小很多,条件很好。”林野给自己倒了一杯啤酒回答道,他说条件比城镇好绝对不是在不分场合的给老舅灌心灵鸡汤,而是确实如此。

    要知道现在山下去加工厂上班,一个月的工资才四五百块,这点钱够做什么?什么都不够,因为林业局工资低,导致现在地方政府管辖的地区生活水平远远超过林业局,这种情况还是在几年之后才改观的。

    如果真是要赚钱的话,山上林场绝对比生活在城镇中容易,这种差距一直到林野的记忆为止都没有改变,只是山上的条件一直没有变,城镇的基础设施上来之后,这种对比就更加明显,导致十年后林场只剩下三十岁往上的人口,年轻人不适应这种条件都搬走了。

    “学习不行,就只能早点在社会上历练了。”张军拉长着声音给外甥讲大道理,这套人生经验,林野可以毫不客气的说,两辈子他已经听过了太多太多,几乎是个人就能站在道德制高点把自己批判一番,也不看看自己是不是图样。

    听老舅的教诲他憋的相当辛苦,绝对不能笑。时不时的吧目光落在现在只有六岁的弟弟身上,心想,“你知不知道你儿子长大了一样不令人省心?还从这里教育我呢?”

    把一杯啤酒喝下肚,林野盘着腿夹了一条林场的小河鱼放在盘子里,问道,“老舅,林场的加工厂不是长久之计,还有那些山上的削片干的越来越大,说不定什么时候省里的总局就会下令关闭,你也要想想以后。”

    林野这绝对是实话,往造纸厂送原料做的越来越大,时间长了肯定会被上面发觉。林场的木材加工也一点不经济,没几年就会被关闭,给自己老舅提一个醒是必要的。

    对大部分林业人,甚至大部分东北人来说,他们几十年来早就习惯在国企当中生活,所以九十年代的下岗潮一起,东北瞬间遭到重创。这个过程还在继续,只不过没有当初这么大的烈度而已,林业人指望的只有森林,抗风险能力还不如农民。

    “大不了到时候去苏联做老本行呗,活人还能让尿憋死?”张军不以为意的道,他不知道这个想法正是他十年之后的生活写照。

    林野没有纠正老舅的病语,在他们那代人眼中,俄国就是苏联,这个观念可能一辈子都改变不了,说话的时候蹦出苏联这个词一点都不令人惊讶。

    “老毛子那个地方比咱们这里还冷,不是好地方。”林野仔细想了一下那边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似乎?除了毛妹之外真的没有什么。

    “你还是想想你自己吧,老舅我都这么大岁数了,在哪不一样?”张军呵呵一笑,把杯中的白酒一饮而尽,问道,“小野,你的梦想是什么?”

    “我没有梦想,混一天算一天。”林野非常自然的撒谎,办不到之前还是别吹牛逼比较好,他的梦想是有一家康采恩,可说出去谁会相信?

    填饱肚子,老舅张军决定出去散步,林场的生活节奏偏慢,出去溜达一圈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林野待在房子里也没什么意思,就跟着一起出去。

    林场的中心是一片大空地,也不知道当初是怎么考虑的,竟然在最中心留下这么一个位置,一个五十年代建成,印着大商店三个字的建筑正对着这片空地。几年之后这片空地终于被利用上,被改成了一个林场广场。

    对于刚刚下班的林场职工来说,傍晚时间吹牛侃大山就是一个不错的消遣方式。在大商店边上的长凳上,还有几个岁数很大老太太在打长牌,还有两个老头在蹲着下象棋,周围则是一群凑热闹帮着支招的,气氛十分安逸有限,在这篇山区当中,没有被大城市的快节奏生活所打扰,是一个适合养老的地方。

    林野认为,年轻人确实不适合待在这里,还是要出去闯荡一下,如果失败了,在回来这里养老,反正可以进可攻退可守,有这种地方存在,一无所有这种事就不会发生。

    “老三,这个孩子是谁?”一个穿着迷彩服的中年男子和林野老舅打招呼,对木材加工厂上班的人来说,迷彩服就相当于工作服,人人都这么穿。

    “我姐家孩子,在我家呆一段时间。”张军介绍着林野,然后两人坐在一条板凳上开始聊天,范围相当广泛,和一般人吹牛没什么不同。

    但是马上话题就转移到体育上面,看不出来这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还是一个体育迷,还是其中比较高端的足球迷。为什么说比较高端呢,因为足球迷需要非常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国家队总是输,日韩世界杯虽然进去了,可之后这两年又开始被打回原形。林野这个人比较喜欢看篮球,虽说和足球相比,篮球只是一个小运动,一零年之后才开始有熬夜看足球的经历,而且只看大赛,不看联赛。

    但是马上他就知道自己误会了,就听到这个人说到了过段时间要举行的欧洲杯。

    这句话一下子让心不在焉做听众的林野身体一僵,触发了他脑海中模糊的记忆,本来他准备买篮球彩票,因为知道今年活塞是总冠军。只不过中国现在还没有篮彩。因为这个男人的一句话,他想起了两个关键词,“希腊神话,一赔八十一。”键盘政治家本身的庞大而杂乱的记忆,此时被提取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