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重生我的时代 第十三章 补刀的林野


    “你要再给我一刀?”都是智商合格的人,刘靖闻言一哆嗦,胳膊上的伤口流淌的血顺着手臂掉落在地板上,很轻微的滴水声,但足够两个人听见。

    林野一听不乐意了,低声道,“怎么是我给你一刀呢?如果你只想要赔一点医药费,完全可以当做没听见,咱们现在就去医院,然后等着警察过来作笔录。”

    胳膊上传来若有若无的疼痛感,这种感觉就好像皮鞭沾咸盐一样酸爽,刘靖不得不看向窗外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现在去医院,抓到人能关多长时间。”

    “轻微伤,罚款五百,治安拘留十五天。”林野拿着卫生纸擦着刚刚看伤口沾染的血迹。

    “要是在割一厘米呢?”刘靖低着头,似乎在认真的考虑到底值不值得,人往往可以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理直气壮的评价别人,那只是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真要对自己下手的时候,这个决心也不是这么好下的。

    “轻伤,一至三年,对方和我们一样岁数的话,估计是缓刑加赔偿。”看到对方的表情,林野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一个人因为各种挫折,一辈子兴起自杀念头的次数肯定不少,可真正生无可恋选择自杀的人,又有几个。

    “来吧!”刘靖的声音充满了戾气,挽起了外衣袖子,这两个天差地别的标准很好选择。虽然他不知道林野怎么知道这么多量刑标准。

    这些东西很简单,在暂时羁押没有判决之前,里面会有很多犯人谈论这些事,帮你估算判决结果,这些犯人通常已经关押几个月,无聊到你不听都不行。

    林野也不废话,直接伸手进床底下,回头问道,“铁片子?”

    刘靖点头,林野就知道估计就是农具市场那种五块一把的刀,伸进床底下的手直接抽出一把三十厘米的尖刀,在自己的上衣袖子上擦了一下,到刘靖的身边询问了一下当时的情况,这完全是他自己小心的性格在起作用,实际上这种小案子,不会专家鉴定当时的劈砍动作,这种案件的通常结果就是抓人,赔偿。

    “要不要咬点方便面什么的?旅店只有这个了?”看着龇牙咧嘴的刘靖,正在比划怎么下刀的林野,忽然停了下来问道,“你不会卖了我吧?我告诉你,卖了我也没有好处,大不了又是一个轻微伤,拘留我十五天。”

    林野这些话完全是在挤兑对方,别碰到警察到时候一迷糊,什么都说了。普通人露馅这不是什么奇闻,而是正常现象。

    “快下手吧?别墨迹了。”刘静一副我求你了,在墨迹人都上来了的样子。

    这可是你说的?对比着切口的林野把刀刃挤了进去,之后站在后面的他忽然推了一把刘靖,嘶……,被推出去的刘靖哪怕是有些心理准备,仍然露出一副酸爽无比的样子,胳膊顺着原来的切口,血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流出。

    还站在原地的林野也动作不慢,把刀擦好,快速而简洁的善后,坊间传闻做好事不留名。

    这时候门外传来脚步声,好几年的朋友林野一听就知道,这个脚步声是赵龙的,念头刚刚闪过就转身直接把刀重新塞回床下,几乎同时,房门被推开了,赵龙进来就说道,“车在楼下等着呢?王洪去找人借钱去了,咱们去医院吧。”

    “走!”林野缠着刚挨完背后一刀的刘靖,和赵龙一起下楼,坐下之后直接道,“去医院?”

    “林业的地方的?”出租车司机没有多大的惊讶,现在这帮小孩无法无天,受一些罪也好,你以为他会同情?他差点笑出声,和同行无聊时候的谈资又多了一个。

    “林业医院!”林野询问了一下刘靖对着司机说道,一脚油门……

    几分钟之后,到了医院的林野把刘靖搀扶下来,没有询问司机是不是刚领的驾驶证,直接去了外科大楼,林业医院大楼外面刷着绿色的涂料,和服务的人群很是相得益彰。

    把刘靖送到处置室,林野没有进去,而是去了楼梯那边的窗边抽烟,看着医院院里的凉亭来缓解心理的不是,看到伤口让他有些反胃,这和怕不怕没关系,是身体的本能反应。

    没多长时间,赵龙也从里面出来了,要了一根烟一起在窗边吸了起来,狠狠地说道,“别让我抓到那几个小子,要不肯定揍他们一顿。刘靖也是软蛋,竟然没有一点表示。”

    “别闹了,一会儿警察就来了。”林野按灭烟头,对身边的朋友表态不置可否。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刘靖打消掐架的念头,是因为自己补刀把轻微伤变成了轻伤,如果这次处理的严重一点,没准以后刘靖都会再也不想碰刀了。

    如果有人也这么复制一下,刘靖反过来设身处地的想想,他自己也没有摆脱的办法。这次补刀是利用一般人的盲区,首先当街打架不是什么大案子,证据证人都很充分,一时激动之下也不会对当时的情况记得这么清楚。就算是警察也不会多问一眼就能看出来的案子。

    当时打刘靖的那群人,也不会对这件事有什么怀疑,又聊了两句林野忽然道,“来了!”顺着他的视线,一辆警车正在越来越近。

    林野直接进去了处置室,此时刘靖的胳膊已经缝合完毕,被白色纱布包裹着,道,“警察来了,说当时的情况就行,回旅店的事情不用说。”

    很快,出警的警察走了进来,选择一个病房问话,直到十几分钟之后才离开。一起寻常的街头斗殴,问清楚情况就可以抓人了,没有一点令人怀疑的地方。

    见到警察离开,林野赶快进去询问,刘靖摇摇头道,“他们说刀口够得上轻伤了,真厉害!”这句厉害对读者林野说的。

    “那是,你要懂法。”林野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从表情上看,刘靖似乎三观都被重新树立了,看来什么劝说都没有给他一刀好使,想到这林野都觉得,没准自己做了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