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重生我的时代 第十四章 黑木耳


    他现在还真就是这么想的,比起接着做死下去直到被铁拳砸碎,这一刀其实挨的非常值,刘靖也是这么认为的,他的家庭本身很穷,连上学的学费都成问题,父亲很早就去世,母亲一直都在外地,跟着亲戚生活,才很早就离开学校晃悠。

    现在通过这一刀,他几乎能想到对方几个人的下场,就算不进去,肯定也会出不少血,不过么?林野怎么知道的?好奇的问道,“你怎么对量刑这么了解,还能想出来这招?”

    “多看看书没坏处!”林野看着刘靖的胳膊没有多言,这种知识只需要经历过就会有经验,以后的刘靖也是行家里手,知道如何避免被打击到。只不过这种利用法律反杀的事情可能不会出现,不是哪次都像是这次这样容易的。

    外科病房还算是安静一些,时间不长王洪就在外边回来,交了住院费,还带了一些水果和饼干,没好气的道,“你真是有功,住院了,我们还的伺候你。”

    这句话让胳膊大了一圈的刘靖呵呵的笑了起来,然后马上龇牙咧嘴,看来是碰到了伤口。

    “晚上要有人在这里住一晚上,看着刘靖,别碰到了。”王洪歇了一会缓过来道。

    “不用这么兴师动众,我都这么大的人了。”刘靖摆摆手表示自己没有问题,但马上开始口花花,“不过要是一个女孩配在这里么,我就可以接受。”

    “给你个女孩,你现在能做什么?你现在胳膊快赶上我的腿粗了。”赵龙低着头看着袖子上的血迹笑骂道,“把干洗的钱给我报销了。”

    这句话一出口刘靖瞬间安静了,这种反应的意思简单明了,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坐在另一张床上的林野只是笑,少年的思想总体来说还是乐观的,几个人的吹牛打屁,他虽然表面上没什么反应,心里也是为之一笑,不过这种轻松的心情只维持了很短的时间,他已经是成年人的心里了,那段少年心思过去了,就是过去了,不会再回来。

    “哦,对了,林野,给刘靖教的出院费,是我管学生要的,其中有孟丽的二百块钱。”王洪像是刚刚想起了什么,忽然开口说道。

    “你也是真不要脸。”林野的嘴角一咧,住院费是从学生手里要的他倒是一点不意外,不过孟丽这个名字被提出来,让他有一点不适应。

    林野站起来拍拍裤脚,左手揉着发酸的脖子道,“我先走了,过几天见。”

    “那你先走,我们在这里看着。”赵龙一点不意外的道,看起来又是一段时间不见了。

    随着楼梯蹬蹬下楼的林野,没有选择打车,一般情况下他是很愿意步行的,至于这个步行的范围,附近十公里都可以,只要他有那个时间。为了打发步行的无聊时间,一般他都在走路的时候魂游天外想一些事情。

    某种意义上林野很无聊,因为惹事赔钱的原因,出来很长时间家里条件很差,所以他很适应没钱是什么滋味,后来条件转好了,对钱没有欲望。非要形容一下的话,可以用只进不出的饕餮来比较。

    所以不管他有多少收入,除了买必需品之外,基本上不会有其他的开支。

    “忘了一件事,下次再问吧。”胡思乱想的林野几乎走到家,才想起来有一件事要办,不过也不着急,耽误两天也没有什么。

    家里没有人,看了一眼时间的林野知道,母亲也快下班了。无聊的他去了一间放杂物的房间,打开柜子从里面抽出一本军事杂志,里面大概有一米五厚的书被摞在一起。这些军事书籍都是他父亲买的,其中比较老的估计岁数都比他大,至于这些书籍以后的命运,似乎、好像、大概被卖废纸了,拆迁那年他不在家,对此不是很了解。

    一个学渣最大的爱好是阅读,说出去可能没人相信,可事实就是如此,林野曾经连续开书三十个小时以上,最后停下出去的时候,眼睛看天空都是绿色的。有一点,他从来不看带有心灵鸡汤性质的书,因为那都是在扯淡。

    第二天一早,林野早起直接上车前往了林场,坐在家里躺着,钱不会从天上掉下来,既然如此,那就只能从一点一滴做起。就算是种地,还好几道工序呢,没有什么东西是简单的。

    山上轰隆隆的削片还在继续,正是这个特殊的环境,让林野少了很多竞争对手。时间临近五一,他也渐渐开始轻松下来,林蛙快要过季,带上山的编织袋也快用完了。

    此事的林野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山上采猪苓和他心中送水的想法在时间上有冲突,而且错不开,似乎必须要放弃一个,而现在就要开始做准备。

    据听说很多山菜营养价值很高,对身体有好处,这点林野非常相信,不然不会有很多住在城镇的人从林场往山下带,所以哪怕是老舅不断的提醒营养,林野仍然不为所动执着于盘子里的猪肉,他对什么营养不感兴趣,什么顶饿就吃什么,没错,就是这么肤浅……

    “这次回去,给你妈妈带一些山木耳,我都装好了。”张军也知道外甥不会在这里呆下去了,就拿出了一点山上的特产,野生木耳。

    “到时候我带下去。”林野扫了一眼塑料袋里面的黑木耳,想到了某种少儿不宜的东西,网络兴起之后真是玩坏了很多词汇。

    离开之前,林野准备到处转转,不枉自己这几十天来上山下河,怎么说也是曾经生活战斗过的地方,没碰见野猪也算他运气比较好,主要也和山上都是削片机的轰鸣声有关系,把野生动物都吓跑了。

    “林野,你怎么在这?”听见这个声音,林野条件反射一哆嗦,女孩的声音很温柔,可他受不了,回过头看见一个皮肤白皙,扎着清爽马尾辫的女孩在看着他,孟丽。

    来要账的?林野相当尴尬,虽然在竭力的控制,也不禁老脸发烫,一边偷偷的摸着口袋,一边心里骂着王洪。沉浸在尴尬之中的林野,没发现对方比自己好不了多少。只不过深感丢人的他没有发现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