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重生我的时代 第三十章 现实的困难


    从车站下车的林野,本想去车站边上吃点小吃填饱一下肚子,因为一般情况下,他认为女人都是不守时的,只是没想到今天遇到一个例外。刚刚下车就被穿着白色上衣的吴玲玲看见了,关键是,林野没有看见她……

    “说你眼睛瞎真是一点都不冤枉,我这么大的人,你竟然看不见?”吴玲玲摘下墨镜,疑惑的看了自己一眼道,“不应该啊,我自认为走在大街上的时候,一般男人都想要看两眼。”

    “我这?”林野这了半天,也想不出来比较好的借口,索性直接道,“我这总有原因……”

    总有原因?重新戴上墨镜的吴玲玲不由得翻了一个白眼,还有比这更加敷衍的借口么?别的人好歹还能找借口解释一下,这可倒好,一句总有原因直接略过了,“跟你真是生不起气来!跟我走……”感觉胸部隐隐有些被气大的吴玲玲,直接指着十几米处黑色轿车道。

    吴玲玲的座驾是一辆丰田佳美,这种型号的车后世叫凯美瑞。比起熟练驾驶轿车的吴玲玲,坐在副驾驶的林野刚刚坐下鼻子就不由自主的抽动两下,这辆车没有被男人开过。

    车内有浓重的香味,但是没有空气清新剂和香水之类的装饰品,而且内饰明显偏向于女人的审美,一般男人除非是娘炮,绝不会选择内饰以红色为主。

    “眼睛滴溜溜的转,一看就没有好心思。”把着方向盘的吴玲玲小嘴一撇道,“小混蛋,不在你们镇晃悠,怎么想到来雪城了?”

    “那地方有什么可呆的,我步行一个小时能把整个镇转完。”说到这林野一阵浓重的鼻音,叹气道,“无聊,一天一天的没事干。”

    “怎么能没事干呢?吃串喝酒,晚上麻将扑克,实在不行找几个妹子,这就不是你们的生活么?难道你想要把你业务扩展到雪城,过来这边的学校找小姑娘了?”吴玲玲目不转睛的继续调侃,能打压小流氓的时候,她绝不放过。

    “别埋汰我了,玲姐!来这里还要被你教育,要不我回去得了,反正一个小时一趟车,有的是时间能回去。”林野挠着自己才理没多长时间的短发,一副服了的样子。

    “好了,不说了,想好去哪玩了没?吃喝玩乐你选哪一个?”吴玲玲一副很霸气的样子挥手道,“只要雪城有的,玲姐都带你去。”

    “有什么可玩的,先把饭吃了最严谨。”靠在座位上的林野一副活不起的样子,眼皮微微一跳,斜了一眼吴玲玲又马上收回来,冷着脸发出了自己的声音,呵呵……

    少年时期的林野没有吃早饭的习惯,现在仍然有这个毛病,一提到吃饭更饿了。

    “饭店?烧烤?还是自助?”吴玲玲想了一下道,“不如去我家吧,我们俩个吃自助的话,实在是比较浪费。”

    这倒是实话,吴玲玲本身不提,就林野这种纤细白净的样子,要是头发长一点,在监狱就是一个被刚的下场,这样两个人去吃自助是肯定赔账的。

    碰上一个挑食到了这种程度的男孩,也算是吴玲玲倒霉,从水产市场选了一些海鲜,放在后备箱,两人继续启程去了吴玲玲的家中。

    把轿车停在停车位,拎包的职责自然是落在了山炮进城的林野身上,这个小区的环境不错,什么布局绿化的事情,他没有语言来形容,只能感觉到很干净,想必物业还是尽责的。

    进门的一瞬间,拖鞋的林野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这个房子是单独居住的,没有男人。门口没有男人的鞋,他一直以为吴玲玲已经结婚了,现在看起来没有。

    “请随意,把啤酒放下就行了,我家没有这么多规矩。”吴玲玲说了一声就进了卧室,等一会儿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上了一套家居服。

    “就不能对我稍微有防备一些么?”在清洗贝壳的林野一回头,被惊艳了一下,但是马上语气就转为了无奈道,他这个小流氓的身份,似乎没什么杀伤力。

    “你的狠劲,都体现在嘴巴上了,小屁孩张扬什么?毛长齐了没有?”吴玲玲一点不客气的抢过了各种材料,指着客厅道,“去一遍等着,弄好了招呼你吃饭。”

    吴玲玲的住处以暖色调为主,有九十多平,在这边已经算是很大的房子。在东北计划政策实行的非常彻底,所以每家几乎都是独生子,一家七十平方的房子已经足够三口人住。

    “所有照片都是自己,这人的多自恋?”林野在几个相框前面打量,都是吴玲玲自己拍的,这要是在自拍神器出现的十几年后,这又是一个自拍狂魔出现了。

    打开电视的林野习惯性的调到体育频道,看了一会关于足球方面的新闻,这个年代世界上最炙手可热的球星,好像还是是罗纳尔滴尿,那个预备役球王还在打下手。

    “过来吃饭!”吴玲玲喊道,整个厨房都有一股腥味,吴玲玲不得不打开窗户让空气流通一下,林野到没什么感觉,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能忍受这种腥味,却不能忍受膻味。

    “哎呀,不错!今天让玲姐破费了,先干为敬。”林野很自来熟的举杯就干,一杯啤酒下肚,吴玲玲也拿着红酒意思了一下责怪道,“你这样容易通风,跟你说你也不听。”

    “会增加这方面的几率,不过不是大事。”林野毫不在意,两个人推杯换盏,各自几杯酒下肚,对话也渐渐多起来。

    “我一直以为玲姐是个少妇,没想到还是单身,而且还相当自恋。”林野笑眯眯的调侃着对方。

    “我也以为你就是大街上随便都能看见的小混蛋,没有想到还是挺有出息的,现在就有点商业头脑,像是你这么大的男孩,没有一天能赚几千块的吧?”吴玲玲的卧蚕眼一瞟,也带着惊讶道。

    “那有什么用?很多事情不到十八岁办不了!”林野一杯酒下肚继续道,“很心焦。”

    吴玲玲楞了一下,但马上明白了林野的意思,正经的做生意申请执照,怎么也要十八周岁之后,显然林野的年龄不够,沉吟了一下问道,“你想改户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