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重生我的时代 第三十一章 诈骗学校


    “我没那个意思,现在也不好改了,各地都开始计算机联网,不像以前去本地公安局就行!再说改大两岁暂时能占点便宜,以后要是出了什么事,难道还改回来么?政策也不是永久不变。”林野直接摇头,他没准备改户口。倒不是为了未成年保护法在保护自己一段时间,而是年龄一旦变更会涉及到很多问题。

    吴玲玲点头,她也知道年龄更改在这个国企扎堆的地方引起过很多问题,因为档案年龄、工龄的混乱,在很多企业在退休、以及一些政策的实行上都不同。以前无所谓,一旦涉及到什么补助,退休金的发放,那就有所谓了。

    “你还是比较实际的,改年龄确实不好。再者这件事比以前稍微难了一点,你也知道要弄的话,肯定要搭上人情。办理的时候我们总要意思一下吧。”吴玲玲饮了一口红酒微微摇头,“和你的那些朋友一样,玩两年等着成年不是一样?”

    她真不知道林野着急个什么劲,就好像没有时间了一样。吴玲玲可不知道,对于林野就是这种心情,只要欧洲杯结束,林野就有足够做生意的钱,可是他现在却被有关部门限制住了,真要再等两年?那时候不说机会完全没有,可也错失了不少机会。

    “我在想有没有别的办法。”林野挠头道,“所有规定都是可以绕过去的,不能一点办法都没有,只不过我现在还没有想出来。”

    “这还用想,用你爸爸的名义做不就行了,有时候真不知道你是聪明还是傻。”吴玲玲舔了一下嘴唇残留的红酒道,“难道你有顾虑?不应该啊。”

    “我父母就是那种老老实实赚钱的人,、指望他们进入有风险的行业,我想不出来办法。你说我怎么办?”林野把自己的实际情况和盘托出,他的父母都是那种不能承担风险的人。

    以林野的想法,他的父母就是很适合在计划经济中的国企上班,然后在指标之下工作一辈子,然后退休养老。对于自己的父母,说什么都行,就是不能让他们拿钱做生意,因为做生意就有可能赔钱。

    轻抚着自己额头的吴玲玲,听着了林野讲述自己家的情况不住的点头。林野这种家庭情况很多,指望这些快四十多岁的人转变观念基本不可能。

    “那现在的问题,你到底需要不需要家里掏钱支持你呢?”吴玲玲想了一下问出了实质性的问题,没有钱一切多白搭,那聊这些就一点意义都没有。

    “看来那就是不需要了,也不是没有办法。可能这就需要你糊弄一下你的父母了。”吴玲玲的美眸微闭片刻,想了一下道,“你有时间,也有钱,唯一的阻碍是年龄问题。所以需要你父母的身份证明做掩护,而你父母知道具体情况的时候绝对不能这么做。那就只能骗你父母签署一份文件,到时候我帮你把文件办下来,整个过程中不能让你父母知道。”

    “玲姐,你说的简单,我都没成年,说话一点可信度都没有。怎么糊弄啊,谁来配合我?”几瓶啤酒下肚的林野说话也有些含糊了,至少他想不出来怎么办。

    其中的风险倒不是最重要的,哪怕就是赔钱,只要不让父母知道就行了。现在的问题是连第一步都迈不开,哪有空想以后的事情。

    “那你父母现在最希望你做什么?”吴玲玲身体前倾,富有诱惑力的上半身令人不由得多看两眼,尤其是喝了两杯红酒之后,面色泛红更加增添了一丝诱惑。

    “上学啊,这还用问?”林野哼哼一笑忽然停下来,脸色微变的道,“用这件事骗?别了吧,我哪是上学的料,上学也是白白浪费时间。”

    “我们雪城有的是大型托儿所,你父母没事会来学校找你么?只要时隔一段时间回去就行了,就算来找过你,你不会说当天你不在学校么?反正你在学校也是在不断的逃学。”吴玲玲循循善诱道,“你就说想要学一点技术,在我们这里上学,你家人绝对会同意的。到时候我弄上一个文件,以学校的名义发过去,你父母会不会仔细看?”

    “大型托儿所的录取书有什么可看的!”林野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大型托儿所指的就是一些掏学费就能上的专科学校,去了那种学校基本上,生活状态就和林野初中最后一年差不多,三天五天不上课都没人发现你。

    “不是让你真的上学,是以上学的名义离家,这样你父母也不会发现。”吴玲玲想了一下道,“我认识一个专科学校的老师,到时候你带回去一份真的学校文件,先做铺垫。你和你父母商量之后看看行不行,然后我在想办法让你父母签署企业文件,只要骗出来签名,你的目的就达成了。”

    林野边喝啤酒边思考,似乎没有什么漏洞,以上学的名义签署录取书,录取书是假的,过几天在以学校的名义下发文件,骗取父母的签名,父母也不会仔细的看大型托儿所的文件,事情就完成了。

    咕咚咕咚……,重新把空杯放回到桌子上,林野悠然道,“还缺一个人,以学校老师的名义露面。”

    “这好办!”吴玲玲站起来过了会儿回来戴上了一副平面眼镜,身上的气质都为之一变,十分郑重的道,“你觉得我的扮相怎么样?”

    完美!林野瞪着一双醉眼竖起了大拇指,“玲姐,你说的那所学校,是不是教诈骗的?”

    两人继续推杯换盏,桌子上渐渐摆满了空瓶子,林野和卫生间的关系越发亲密,吴玲玲打趣道,“一个男人肾不好,真是太可惜了。”

    吴玲玲打着酒嗝对林野漏了一样的行为进行讥讽,但马上这位没事的女人倦意阵阵袭来,这时候已经不能在喝下去了,走了两步躺倒沙发上沉沉睡去。

    “嗯?还说我呢?这就睡了?”林野从卫生间出来见到这种情景,摇摇头开始打扫起来,目光不自觉的看着熟睡的吴玲玲,露点了……

    强迫自己不看沙发上吴玲玲,林野边收拾边嘟哝什么咒语,仔细一听是这么说的,“强、奸罪三至十年,不值当,别犯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