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重生我的时代 第五十二章 红色十字架


    边城的面积不大,两人的很快到了地方,这条街算是俄国人比较集中的地区。道路旁边的建筑,都有一点本地人说的老毛子味,明显和其他地方从外表上不同。

    莉季娅选择了一家俄式咖啡店,嗯,至少名义上如此。作为口岸城市,边城的基础条件虽然不怎么样,可就像是俄国的远东城市有国人一样,这里有一些俄国人常住一点也不奇怪,不过也没有一般人想象的遍地都是。

    林野和莉季娅这种组合走在街仍然能吸引一些注意力,就连这座咖啡馆也是如此。毕竟这里光顾的多数人仍然是国人。

    “要什么咖啡?”让莉季娅感怀的是有俄语备注,这让她在方便不少。

    “你看我像是经常来这种地方的人么?”林野想都不想的道,万一说错话那不是丢人么。

    “确实不像!不过可以学,这比上学还是容易的多。”莉季娅的嘴角挂上一丝浅笑,这不是在嘲笑林野,而是从侧面进行提醒。

    表面上翩翩有礼的人莉季娅见得多,因为家庭的关系,黑帮分子也不少见。所以对于任何人莉季娅都不会去讥讽,同样也不会去刻意的去说什么,完全凭借本性来交往。

    简单点了两杯咖啡,这倒是令人刮目相看,现在林野才觉得,这位看起来不好接触的毛妹,终于有了一丝人味。他本身就带着成年人的灵魂钉在孩子一样的身体里,别人看起来已经够怪异了,这个女孩给林野的感觉更怪。

    莉季娅如同白藕般的手臂压在桌子上,喝咖啡的时候,双眸之间闪过一丝探寻之色。这种神态被林野注意到,低声询问道,‘你也是出来散心的吧?是不是有事情、’

    “你倒是敏锐!陪我出去走走”莉季娅叹了口气,放下咖啡,可能因为林野不是俄国人的缘故,这让她稍微吐露出一些心里话,不用担心被泄露出去。

    “好!”林野干脆的答应,随后掏钱结账,两人鱼贯而出,附近有一家教堂。这是中俄边界,所以这是国内比较少见的东正教教堂。

    不过这座东正教教堂,在林野看来和俄国本土的教堂不太一样,甚至在他眼中有种佛教的特征,这倒是不奇怪,很多老建筑其实没有明显的宗教特征,比如他见过一座清真寺,要不是上面三个汉字写着,一般人还以为是哪个道观树立在那,人生就是这么奇妙,经常走走总能看见奇怪的东西。

    而且这座教堂的十字架是红色的,到是很喜庆,背对着十字架的莉季娅一五一十的说出了目前受到的困扰,涉及到滨海边疆区的内务部部长争夺,莉季娅的父亲碰到一个对手。纳霍德卡内务总局局长也势在必得。

    纳霍德卡是一个不冻港口,地位仅仅比符拉迪沃斯托克市要低,人口虽然不多,可也是滨海边疆区少见的人口大城,这个挑战者不容小视。目前也得到了不少人的支持,加上这个人本身比莉季娅的父亲资历要老一些,总之呢?不好办。

    本身资历足够,还有人支持两方面的条件都具备,这就不是一句钦定能解决问题的了。

    “原来现在的俄国,还是张嘴闭嘴就是人民啊,苏联在的时候好歹还有任务指标让那些干部去完成,现在变成行政官员估计只剩下动动嘴了吧,你们俄国人自己都不相信那些人说的话了吧?”从莉季娅的话中,林野就能听出来平时她父亲是怎么说话的,不由有些好笑。

    “你还笑!”莉季娅小脸严肃,她真有些生气了,虽说没有抱着能解决问题的希望,说出来只是抱怨抱怨,可也不想在这里听到嘲笑。

    “好,不开玩笑了,你也说过,内务部是公众警察部门,所以警察部门最害怕的应该是治安问题,不过你们俄国的警察现在比较**,一些小事不会对当地的主管造成仕途上的阻碍!”林野侃侃而谈道,“你们国内肯定不缺乏武器之类的东西吧,冷战对抗了这么多年,生产的武器都是天文数字,可以从这方面想想办法。”

    “你说找两个黑帮的杀手把那个内务总局干掉?亏你想得出来。”莉季娅冷哼一声,摇晃着不大的脑瓜,像是拨浪鼓一般道,“这个时候出手杀人,不说对方本身是内务总局局长,这个时机下,把竞争者杀了,其他人不会怀疑我父亲么?”

    在莉季娅看来,林野还太年轻,太幼稚,相关的知识水平还要提高。

    “我说杀人了么?这算什么办法?多低端?”林野压低声音道,“内务总局局长这么高的官员难度多大,现在跟上我的思路,我给你推演一下。”

    “首先你的父亲是滨海边疆区的内务部副部长,对方是资深的内务总局局长。优势在于你父亲不是地方的一把手,如果当地出事了,肯定不会找到你父亲的身上。”

    “再者,你们俄国国内的武器泛滥,想要找到爆炸物一点不难。纳霍德卡当地是不冻港口,本地肯定遗留下了废弃的军火库,就算是没有,找到一些简单的爆炸物也不难。这就把目标锁定在当地,出事了也不会查到别的地方。”

    “制造一起爆炸案,不让对方把影响压缩在当地不就行了,反正你父亲的位置更加接近于边疆区政府的中枢,对不对?想要扩大影响其实很简单,挑选标志性的建筑。”

    一旦涉及到其他国家,一肚子坏水的林野就火力全开,出事了也不怕,他又不是俄国人,谁相信这招是一个中国人出的?

    “什么样的标志性建筑?”莉季娅一下子觉得这个男孩变得如此陌生,那种隐含着兴奋的推演,仔细想想让人不寒而栗。

    林野指了指莉季娅的身后,女孩转身后教堂上方的红色十字架引入眼帘,就听到背后男孩的声音再次传来,“上个月别斯兰出事了吧?如果当地车臣人不好找,或者事太大不好收尾,随便找一个少数民族出来躺枪也行,你们国家不是不少中亚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