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重生我的时代 第六十一章 步步为营


    只要稍微把康采恩的基地打好,林野是随时可能来一场奔跑吧兄弟,跑到国外去待一段时间,因为从内心深处他就觉得国家什么都好,就是对富人不太友善。富商不能完全主宰自己的命运,这个国家不是资本家说的算。

    各国有各国的难处,林野如果跑到另外一个资本主义强国,免不了要给洋大人当狗的命运,人家的上层建筑早已经确定,他去了就是这种下场。美帝的财团、本子的财阀,西欧的集团哪个都不好惹。所以想要体验当大爷的感觉,不应该去经济发达的地方,相反应该去条件一般的国家。

    可生活条件又是息息相关的,不去那些强国,剩下的地方只有非洲的黑叔叔,林野的审美观很正常,对黑又亮不能接受。去南亚,又害怕三哥欢乐多的性格传染自己。难道去和平教的地盘?除了能多娶几个老婆之外,还有其他好处么?

    生活过得去,富商说的算,政府力量不太强,只有苏联解体之后广大的地区。这样在边界两边发展,哪里苗头不对都可以迅速撤离,只要不被两个国家同时盯上,就不会有被收拾的一天,多好。

    在开始进行汉化的同时,林野也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吴玲玲让对方高兴一下。

    “只要有钱,顺藤摸瓜只能找到关系的,交给我你放心。我马上回去了。”吴玲玲的声音很轻松,显然已经有了一定的成果,最近她都在外边跑,也是很辛苦。

    “嗯,回来吧,正好快过年了,我到时候回家几天就回来陪你。”林野温声道,“事情也不能太着急,咱们都知道,我们国家就算是走程序,也需要不短的时间。”

    “你理解我就行了,好了不说了。等我回去。”吴玲玲对着手机亲了一下安慰道。

    上辈子的零五年春节,林野的家中可谓是愁云惨雾,那种跌落谷底的状态,他绝对不想回忆第二次,索性这一次完全不同了。父母见到他回家脸上的笑容,就是对他最近所有事情的最好褒奖。

    和往年一样,这个春节还是一家三口一起过的,夜晚周围邻居家传来德鞭炮声震耳欲聋,伴随着孩子的小闹声,但这一切林野都觉得和自己很遥远。

    “怎么不放炮呢,儿子!”林卫东看着坐在炕上沉默不语的林野问道。

    “哦,已经长大了,现在不爱好这些东西了。”林野看着父亲买的一大堆炮仗,很是抱歉的道,这玩意只能听个响。现在真没有心情装作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出去放炮。

    第二天一早穿戴整齐之后,林野则去其他亲戚家拜年,一家不落。东北没有什么太传统的东西,基本上露个面就行了,半天时间林野就接到了不少电话,都是他的朋友知道回家了,打电话叫林野出来玩。

    “几个月不见还是都没变啊!”到了刘靖的家,不出意外的看到了自己的朋友,林野习惯性的开口对他们进行贬损,“和平时没什么区别,就是玩得更大了一点。”

    见到林野出现,其他人咋咋呼呼了一阵,几乎坐在热炕头上围观斗地主。不知道何时斗地主这种玩法已经风靡全国,看到王洪他们三个热火朝天的样子,周围还有一群围观群众,林野表示不能理解。

    “玩两把?你刚刚回来,多轻松一下。”刘靖兴致盎然的邀请道,看起来赢了不少,目前摆着一百多块钱,把顺风笑嘻嘻逆风妈的风格表现得淋漓尽致。

    “算了,不会,我看着你们玩就行了。”林野摆摆手就坐到了一边,看着他们玩。

    倒没有出现什么扮猪吃虎的状况,林野是真不准备上,不但如此,而且随着其他人热火朝天的深入,哈欠不断在林野的脸上出现,困了……

    索性这种尴尬没有持续太长时间,也许是饿了,也许是其他原因,过了一会儿这场斗地主就结束,赢的人嬉皮笑脸,输的人表示要找回场子。过年期间,谁的手里都有些闲钱,到没有人真的急头白脸,随便嘟哝两句就散去了。

    指望一群小年轻消停的做饭,这绝对不可能,各自穿好衣服,男男女女一群人便离开了刘靖的家出去吃饭,过年期间也不是没有饭店营业,一条满是小吃的巷子里,众人胡吃海塞之后,片刻不停留的进行第二场,前往一家ktv。

    在闪光灯的闪耀下,剧烈的肢体扭动仿佛置身到另外一个世界。就在这时候一个岁数不大的小姑娘叫进来对着王洪喊道,“有人打我……”

    小姑娘的声音很大,一下子让千奇百怪的身体定型,只有还在播放的dj仍然作响。大马上一群人冲了去,“我去,今天出来是一个错误。”林野暗叹一声,几乎马上就要发动闪避技能,可最终也还是跟着走了出去。

    出了包厢见到了两个岁数相仿的男孩,对方一见到这么多人出来脸色有些变化,刚想开口,刘靖左手忽然一个抬手,顺势就打在了对方的脸上,对方哎呦一声,本能要后退,结果可能也是因为喝多了没有站住,轰的一下摔在地上,摔倒在地之后。一群人上去拳打脚踢,随后结账快速离开。

    “过个年也过不消停。”回家之后的林野食之无味的看着书,却一点没有记住上面的内容,消停了两天之后再出门,打听了一下知道没有什么后患。正月十五刚过,便离开家前往边城。

    到了边城已经是晚上,拧开房门,漆黑的房间让林野眼睛一时间有些不适应,就在这时候一阵香风从浴室传来,一双小手捂住了林野的眼睛,声音从耳畔传来,“猜猜我是谁。”

    “玲姐,别闹了,我能闻出来你身上的味道。”林野原地不动道,“多大了,还玩这种小孩玩的游戏。你不是说有好消息么,到底是什么消息。”

    “我在一个朋友的介绍下联系到了能做决策的人,对方很感兴趣。现在和你商量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