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重生我的时代 第七十八章 谁疼谁知道


    “其实我认为,你回家那点糖过来,让我就行了。”被医生捏住嘴巴塞了半天酒精棉,林野说话的时候受到了不少影响,声音变得含含糊糊。

    “口子太大了,含糖不管事。”医生不慌不忙的纠正道,让人看不清口罩后面的表情。弄好了之后深深地看了一眼孟丽,然后才走出房间。

    林场不过千把户,一个成年人在几十年的时间里,早就把所有人都认识完了。医生是公众职业,认识孟丽到底是哪家的孩子。走出病房摇着头,现在的孩子也太早了!

    “好点没有,等会我回家要点钱,把处理费交上。”等到医生出去之后,孟丽才贴上来,刚刚医生在这里的时候她不敢,也是怕别人说闲话。

    林野动了一下感到身上应该有不少地方都酸痛难忍,要不是嘴里坏了,他说不定要在女孩面前演一波博取一下同情,不过现在就算了。从裤兜掏出来一沓钱,拿出一张低声道,“去把处置费教了,别回家取,丢不起那人。”

    这事和孟丽有一定的关系,但本质上还是林野自己的选择,花女人钱也不符合他的性格,自己约的炮含泪也要打下去,反正都这样了,那就自己兜着。

    “没事的!”孟丽的声音腻腻歪歪的,像是撒娇又不是,听着让人忍不住欺负她。最后在林野的坚持下,才拿钱缴费。

    很快,交完钱的孟丽又回到了病房陪着林野,好几个月不见,才见一面就出这事。两个人的话委实不少,只是其中一个不太能张嘴,无法显示自己键盘政治家的逼格。

    这座医院可以说是林场第一座楼房,一共三层,只不过现在大部分的房间都空空如也。仓库的意味更加浓厚一些,十年之后到是真的变成了仓库,用来储存地栽木耳。

    “走吧,出去转转,根本不是什么大伤。”林野站起来道,他很熟悉医院的环境,有数的几次住院精力,基本上和病没关系,全都是受伤住院。可这不代表他喜欢医院的氛围,这地方能不来就不来,进来就是破财。

    “好吧!”孟丽本来还想要表达一下关心,可一见到林野的表情就把话吞了回去。她就是这种性格,见到别人坚持的样子,心里就开始打退堂鼓。

    有一种人心里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就是很执拗。林野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属于这种人,他又来河边了,这种记吃不记打的样子,让跟过来的孟丽也是相当无言。

    坐在河边的林野这时候才发现身上的外衣,已经被撕开很大一个口子,顺着口袋一直到腋下,脸色变幻一下,才有些难为情的道,“丽丽,帮我个忙。”不知不觉之间,称呼变了。

    “啊,你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孟丽,像是受惊小兔子一样浑身一震,才回答道。

    “把我的外衣拿回家洗洗,在补一下。”林野也是没招了,整个林场都没有卖衣服的地方,他这幅样子肯定不能回去的,怎么也要过两天看起来没事人一样才能回去。

    总不能这两天对付着,风一吹都快变成古装风格了,别人一看还以为哪来的盲流子呢。

    “好,好吧!”孟丽有些难为情,一个女孩带着另一个男孩的衣服回去修补,其实挺难为情的,只能偷偷地在父母出去的时候想办法。

    好像这一般都是妻子做的事情吧?想到这,女孩的脸色微微泛红,一下子想到了很多。

    让女孩给自己洗衣服,是林野的习惯,有发展的可能他总是会这么做。如果对方同意,就算是暂时没有到男女朋友的地步,也有发展的可能。如果对方拒绝的话么?也没关系,找到机会,在下一次的时候再提一遍……

    女孩同意的样子让林野心中一动,忽然脸色一变,口气中充满了郑重问道,“你告诉我,你和刘涛什么关系,还有,他碰过你么?”

    “没有,没有,就是认识。”没有防备之下,孟丽急忙解释道,她一听到这个问题,心中以为林野还是怀疑她,赶紧表明两人的关系。

    “真的?”带伤上阵的林野施展起来套路更加有真实性,一个疑问孟丽忙不迭的点头。这时候估计林野要她做什么都行,六神无主的样子表明已经彻底掉进了套路之内。

    这顿揍没有白挨!林野这时候才确定自己算是赚了,至于自己的老同学也挨揍了,那和他没有关系,他只能感觉到自己身上的疼痛,人就是这么自私,你有招么?

    “你记着,你不能让别的男人碰。”林野伸手把女孩拽到自己面前,一字一顿的道。趁着自己受伤还有一些同情分,赶紧把这件事落实了。下一个这么好的机会还不知道到什么时候。

    “你咋这么不要脸呢。”两人的身体前所未有的贴近,孟丽心潮起伏不由得偏开头,不敢和林野对视,这时候她一下子想起林野刚刚介绍说两人认识的地方是在旅店,连耳垂都红了,要是从刘涛的口中传出去,其他人会怎么想?

    刚想开口质问,身体直接被男孩搂在怀中,被抱住的女孩一下蒙圈了,脑子晕乎乎的,听见林野逼迫性的话,也只能点头。过一会儿脑袋恢复清醒才明白自己答应了什么,脸蛋发烫的想到“这不是告诉对方,自己是他的么?哎呀……”

    有在河边和女孩腻歪了半天,林野才送孟丽回家,顺便认门。在路上他也确定了好几次,才敢这么做,现在养伤还来不及,并不希望脸上在挨一顿鞋印子。

    又说了几句话,穿着短袖的林野转道去舅舅家借宿,至少看不出来痕迹他才能回去。而回到家的孟丽,苦思冥想的拿着林野的外衣,赶紧拿出针线缝补,在父母回家之前弄完,然后把衣服藏起来,在欺骗父母这方面,不需要任何人教导,全都是无师自通的。

    “我这两天有事,玲姐,到时候我自己回去。”林野皱着眉艰难的接听电话,总部鞥告诉对方自己挨揍了吧。因为啥,因为别的女孩。装逼的时候林野没感觉到,现在感觉到了,谁疼谁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