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重生我的时代 第七十九章 好了伤疤忘了疼


    “好吧,到时候你自己回去。”云里雾里的吴玲玲也不好说什么,不知道小流氓卖什么药,听到对方兴致不高也就不再多言。提醒了一下不要耽误时间就挂了电话。

    蒙骗成功的林野才松了一口气,说出来对方不得炸了,林野现在嘴巴不好用,不代表脑袋变白痴。所有东西都是相互的,他受不了钦定的女孩身边有别的男的,反过来想想,估计吴玲玲也差不多。

    能瞒多长时间就瞒多长时间,走一步算一步。就像是孟丽抱怨的那样,你咋这么不要脸呐。嘴里酸酸的疼痛感,让他不得不寒暄几句就结束通话,躺在炕上看着天棚上已经黑乎乎的报纸,随后眼皮越来越沉最终睡去。

    第二天,起床的林野浑身没有一处是舒服的,按照几个损总朋友的话来说,你受的那是内伤!想到把几个损总,浑身酸痛的林野竟然笑出声,他还是能苦中作乐的。

    舅舅一家算是比较体量林野,一盆米粥已经放在桌子上,作为外甥的林野也不客气,一点一点端着盆子,张开嘴直接倒了进去,咀嚼就算了,能填饱肚子就行。

    “行走江湖难免磕磕碰碰。”含糊的嘟哝一句,林野拖着不是很爽的身体走了出去,虽说昨天的冲突在他预料之外,可命运这个东西没法预测,碰上了就是碰上了。要不他怎么知道原来自己还有个老同学,竟然备胎行列中的一员,前世他怎么就没有发现呢?

    在美丽的青山丽水也不能弥补林野现在的创伤,不过么?有人可以。当看到缝补好的衣服以及孟丽一脸的温情,深感套路成功的林野,觉得这种交换比还是很合算的。

    “我没什么经验,做的不好。”见到林野检查着外套,孟丽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林野穿上了外套拍打了两下,感觉还算不错,接口道,“任何男人都喜欢没经验的女孩。过日子就的找你这样的女孩。”

    “谁要和你过日子啊。”孟丽对林野这种咄咄逼人的调侃实在受不了。想要反驳,可每次对方吓唬她的时候,马上又不敢说话。委委屈屈的样子,别有一番风味。

    “好了,不闹了。”穿好外套的林野抱住了女孩拍着后背道,“你也要理解我,我也是怕有苍蝇围着你转,我才知道我同学里面也有人惦记你,怎么样,是不是有种自己很抢手的感觉?不准备待价而沽一下?”

    “我不是那种人!”被抱住的孟丽浑身僵硬,埋首在林野的怀中,听着对方的心跳,过了几秒钟一双玉臂也保住了对方,时间仿佛静止一般。

    这个时候是不是考虑找一个小树林,来一场野战?来一点露天剧情?可这也就是想想,从十五六岁到二十三四岁差不多十年间,林野别的没有见到,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进去体验人生的人,他可是见得太多了。更不要提他本身就很熟悉这些烂糟事……

    大概就是在这个年龄段,林野认识一个老高丽,认识的原因主要是这个老高丽的女朋友是他的小学同学,后来发生的事情和林野的同学没什么关系。而是这位老高丽又找了一个女朋友,再过了差不多几个月,这个老高丽进去了。

    这个老高丽进去的原因并不复杂,后来另外一群小混混群体出了一堆烂糟事,在警察调查老高丽的女朋友时候,问了一句有没有对象,然后又问了一句你们两个发生关系了没有。得到了答案之后就准备开始抓人。原因就因为这个女孩是未成年?

    戏剧性的不是9警察我什么抓人,而是这个女孩从公安局出来之后,直接给老高丽打了一个电话,用开玩笑的口气叙述了过程,得到消息的老高丽直接气的破口大骂,然后收拾东西跑路,当然最终没跑了。

    这件事告诉林野,法盲是多么可怕的一个东西。不但自己要懂法,女朋友不懂法后果也是很严重的,女孩以为没多大事,结果直接把前男友坑进去了。

    林野听说和了解不少有惹事之后从轻处理的例子,但是好像有限的阅历里,涉及到男女关系的罪名,上了法院基本上都很严重。至少在普通人层面是这样。

    “你干嘛?”被林野抱在怀中的孟丽浑身颤抖,带着哭腔的质问道。

    因为两人现在是抱在一起的,林野自然而然的起了一点很正常的反应,被怀中的女孩感觉到了,反应过来的林野赶忙松手脱离接触,带着一丝歉意道,“岁数小,不由自主就这样了,没有办法,一个漂亮女孩在怀中,我又不是太监。”

    撩妹出现一点后遗症,这是很正常的,用意志力控制自己不扑上去,这件事林野相信,要能控制身体连基本的生理反应都不起,这就是放屁,除非是基佬。

    “先这样在一起,你要是再过分的话,我现在不能接受。”有些温怒的孟丽本来想要怒斥林野,可话一出口没来由的一软,她确实不是发货的性格,勉强摆出怒气勃发的样子,也没有杀伤力。

    “好!”林野老老实实认错,目前的进展已经够了。让对方习惯自己就好。

    接下来的林野继续在偷摸的养伤,顺便还进了一趟一年才开一次的电影院。每个星期放两部电影看的时代造就过去,那时候林野都没有出生,至于十年后,这个电影院也是一个木耳菌房。

    “林场剩下的片子都是主旋律电影吧?挺有意思的。”坐在角落中的两人窃窃私语,林野低着头像是做贼一样的问道,“现在这个电影多长时间开一次?”

    “好像是五一,十一两次吧。现在很少开了。”孟丽的声音也小心翼翼,电影院又不是只有他们两个人,相反都是林场的居民,她也害怕被认出来低声道,“这些电影没意思。”

    “怎么会呢?”林野忽然义正辞严起来,拍着胸脯道,“我曾经还是共、产主义接班人呢!”曾经?孟丽狐疑的看着好了伤疤忘了疼的林野,很想问现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