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重生我的时代 第八十章 他们来了


    现在么?社会在发展,学一下符合国情的理念没有什么坏处。几十年前这座俱乐部性质的电影院,每周都放两场电影,还不收费。现在哪有这种事了,社会都潜移默化的改变了,还让老百姓恪守那一套价值观不是很无耻么?哪怕那些价值观都对,可那又怎么样?

    “学一下赚钱的道理,比什么都有用。对了,马上开学了,我和你一起回去。正好我也要走!”林野其实很愿意谈一下这个问题,键盘政治家么,就爱谈论一下国家大事,可他知道女孩肯定不感兴趣,男人女人在思维上根本就不搭,关心的重点都不一样。

    既然如此,那还说什么?说点轻松的事情,比如?“你发育的挺快啊,去年还没这么明显,今年简直令人刮目相看。”林野贴着女孩的耳朵低声调戏道。

    “大不大和你又什么关系,不要脸。”伸手放在林野的腋下,孟丽就是一拧。俏脸绷着就像是用熨斗烫过一样,故作凶恶的道。

    “疼疼……,怎么和我没关系?那你想和谁有关系?不还是我么。”林野揉着被掐的部位,心里感叹,这应该是女人的天赋技能,小时候林野在女孩面前贱次次的,总是爱掐所以有些免疫力。

    两天时间,林野身上已经没有大碍,嘴里的口子虽说没有愈合,却也不耽误说话。对着镜子检查了好几遍,终于可以确定,就算是父母站在自己面前,也看不出来什么。

    五一假期结束的前一天,带着孟丽两人坐上客车下山,当然没有坐在一起。

    “你也要体谅我,车上都是熟人,人家看到会告诉我父母的。”下车之后孟丽见到林野脸色有些不好,主动牵上手语气中带上一丝哀求。

    我什么时候说自己生气了?林野也真是够了,他是成年人的性格,人多的时候肯定不能嬉皮笑脸,怎么又让女孩想多了?由此看出,其实两人现在还没有到达一个眼神就能够沟通的地步。

    “跟我走!”林野顺势抓住了女孩的手去正街,进行一项很无聊的事情,逛街。

    “干嘛啊,累不累啊……”孟丽嘟着小嘴似乎很不满,可还是听话的跟着林野一起走。

    对于这种口是心非的抗议,林野全当没听见。平心而论,他很不愿意逛街,而直接原因就和孟丽有关,前世唯一一次在小小的林业局步行了两个多小时,就是因为身边的女孩。从此之后,林野就养成了出门就坐车的习惯,不知道多花了多少钱。

    时间不长,两人进入了一个门口写着三星手机卖场的店面,当然实际上里面什么手机都有,这时候的手机也在更新换代,前几年时兴的翻盖手机在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直板手机,价格也从原来完全不能承受的价格,普遍变成了一千五到两千的价格。

    当然没过几年时间,国产山寨机表示我不是针对谁,而是你们都是垃圾。山寨机席卷全国的大潮,直到智能手机出现才被遏制下去。

    从大厅看了一会儿,林野让营业员拿出一只黑色值班手机,因为时间太久,这个年代的牌子他已经不认识,这就很尴尬了。

    “看看怎么样?”林野把手机赛到孟丽的手中询问道,看到对方爱不释手的样子,基本已经知道怎么回事,转头对着营业员道,“多少钱,结账。”

    出了手机店,把玩着手机爱不释手的孟丽才不好意思的墨迹道,“你刚刚怎么不讲价啊,人家说多少,你就给多少啊!”

    “你不觉得自己很虚伪么?小狐狸。”林野伸手轻轻地扯着女孩的脸蛋,一语点破了对方的心思,弄得孟丽很是不好意思,抓着林野的手臂不住的摇晃。

    他不是讲价的料,直到今天林野都能回忆起来自己单独买衣服,从二百一十五讲价到二百一十块钱的光辉战绩,少花的五块钱,都不够他消耗的精力。就算知道对方是明着坑你也没办法,在讲价方面,他一直都是一个失败者。

    有一种人是商家非常欢迎的,就是你要多少价,买东西的人只是象征性的谈价,然后就掏钱,非常不巧的是,林野就是这种傻叉……

    玩闹了一番,林野又成了那副平静的死样子,沉声道,“我明天就出门,有事情我们手机联系,你要是有事的话,直接找我的几个朋友。不过平时不要和他们接触。听清楚了么?”

    见到林野变成一副冷漠的样子,孟丽忙不迭的点头,她心里还真有些害怕眼前这个男孩生气,也不知道到底为什么这样,可这幅样子总让人忍不住呵护,换个词说欺负也对。

    “走,去吃饭。”林野没有过多的欺负孟丽,要是前世他刚出来的那种性格,估计谁都受不了。今天在家好好玩一天,以后他又有的忙了。

    怎么说他也完成了一个亿的小目标,按理来说不需要好像被大狼狗撵的追一样着急。可林野自己知道,搞网络要烧钱,而且大部分钱都不是他自己的,而是借着外援的牌子弄过来的,借的就是借的,总归要还。

    在脑海中粗略的算了一下,把七千万刨除在外,林野好像才勉强能达到支撑得起在网络上烧钱,“原来我这么穷?”林野很是装逼的自我评价道。

    一路上胡思乱想了几个小时,林野下车,活动了一下身体,能清楚地听到身上骨头劈啪作响,加上在林场的经历,他深刻的感觉到莉季娅有句话说的很有道理,不能再这样弱鸡下去,不为别人为自己也要提升一下体质。

    打车去国门,刚刚进入公司,一见面吴玲玲就给林野一顿带着关心的数落,“总是到关键时候你就消失,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情了呢。”

    头皮发麻的林野瞬间就被弄迷糊了,挠着一紧张就有些刺挠的头皮,无奈的道,“又怎么了?给你着急成这样。”

    “怎么打不通你的手机?明天我们的客人过来。”吴玲玲似乎有些余怒未消的质问着。

    这不能怪林野,山上林场没有移动信号,当地只有联通信号塔。他的手机又不是双卡双待,失去联系在正常不过。此时不是解释这些事的时候,林野点头自语道,“他们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