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重生我的时代 第九十六章 遵从本心的决定


    宇宙大国的黑点太多,一时之间很难全部想起来,不论是体育领域经常无耻作弊,还是泛滥的整容风潮,随便一想就能相处一堆。不过这些黑点目前都利用不上。

    真让别人忌惮的黑点不在整容和体育黑幕上,前两点只能起到让别人看笑话的作用。当然这两点也是有用的,比如林野可以通过三六零在国内散播一下,提早就让韩国的真面目暴露在国内网民的目光之下。

    “找点工作室的写手,按照我规划出来的几点充实一下内容,然后散播在网络上。”林野把打好的内容通过邮件发给吴玲玲,说不定可以净化一下国家的网络环境,这么一想林野都觉得,自己一辈子做的第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可能就是这件。

    主要的工作量还是放在俄罗斯上,在国内只是顺带。实际上此时的林野,做的事情和几年后网络上的公共知识分子差不多。只不过那些人是实打实的造谣,林野是有根据的造谣。

    不过对俄罗斯方面,韩国这些黑点是没什么用的,俄罗斯是白人,对韩国人本身缺乏一定的代入感,不整容不认识,整容也不认识。体育上的黑点除了能用来调侃之外,屁用没有。

    那就只能在宗教和历史上做文章,宗教上有韩国那帮传教士在,林野只是必要的时候添把火就行,至于历史问题。要知道西伯利亚那块地方太大了,有很多国家的网民在心里惦记,这可不仅仅是国内网民在心里想。

    林野估计中日韩都差不多,实际上也就是蒙古存在感太低,没有发言渠道,如果有机会和蒙古人聊聊这方面的话题,估计蒙古人的想法也差不多。

    比较了解情况的林野当然知道,东北人口都在下降,西伯利亚这么冷更没人去,但架不住网上嘴炮多,就好像国家一号召他们直接启程搬到零下四十度的地方生活一样。

    俄罗斯人也在防备这点,远东这么多越境的韩裔后代,目前林野要以一个朋友的角度,帮助韩国人拉仇恨,最后最好烧到那些原来大宇集团遗留的机构上面。

    林野敢这么做,是认为俄罗斯有这方面的需求,毕竟现在是通用公司在接收大宇集团的机构,俄罗斯人心里不舒服,只是没有借口收拾对方。以国家的角度来讲,甩锅给民间做一点事情,最后出来收拾残局在正常不过了。

    俄罗斯在对待大宇集团的态度,林野是从莉季娅身上看出来的,只是明面自己不好出手,一旦有这么一个机会,肯定非常愿意给美国人穿穿小鞋。

    “一天天神神秘秘的,开始捣鼓这些东西,是不是又要走了?不知道是不是在那边看上妹子了。”吴玲玲回来之后直接开始诉苦道,“你要的东西都复印好了,怎么感谢我。”

    “我自然会以实际行动作为感谢。”牵着女人素手的林野忙不迭的安抚道。

    很快,林野再次出国回到滨海边疆区,私货满满的复印件,宣传册和地图给莉季娅过目,其中包括东北亚自古以来就是韩国的一部分。韩裔在当地的生活情况等等,当然还有非常有敌意的宣传地图册。

    “你知道不知道,要是在苏联时期,我真不敢让这些东西流入到境内,估计也没人敢。”莉季娅拿着这些林式资料,边端详边道,“一个反苏维埃的名义,估计精神病院就开始欢迎你了,你是不是和韩国人有仇?”

    这是莉季娅非常感兴趣的问题,她觉得林野在人生当中肯定和韩国人结过仇,否则就无法解释他怎么准备了这么多的黑资料,每一件都看起来言之有物。

    “不,我以人格保证没有仇。”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渍,林野轻松的道,“这些都是韩国国内流传的东西,我只是一个大自然的搬运工。顶多在其中润色了一下。”

    林野选择韩国作为下手目标,非常单纯就是综合考虑实力对比和大环境做出的判断,这么说书面文章的色彩太浓重,把这种八股文一般的叙述翻译过来,就是欺软怕硬。

    “是么?”莉季娅一副不相信的样子,这些黑资料就连她看到,以一个俄罗斯人的角度都十分愤怒,可想而知这些资料流传到社会上,被右翼分子见到会出现什么事。要知道俄罗斯治安的好转只是和九十年代相比较的,现在各种黑帮、无业游民仍然一点不少。

    帕利亚洛夫那种人,俄罗斯大地上不敢说遍地都是,可也并不罕见。这些民族主义者要是起来搞个大新闻,谁都不知道出现什么事情。想到这,莉季娅不由有点犹豫。

    “你父亲可是内务部的部长,你是想告诉我,一个警察部门,控制不了黑帮?”林野看出了莉季娅的犹豫,不由得出言扎心道。

    “当然不是,我也在思考如何操作。”莉季娅条件反射一般的反驳道,林野一个中国人,跑过来点火自然没有心理负担,大不了看事情不对跑回国就完了。她考虑的就很多了,当然不能像旁边的没事人一样无所顾忌。

    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二十四章,作了这样的注释“资本逃避动乱和纷争,它的本性是胆怯的。这是真的,但还不是全面真理。资本害怕没有利润或利润太少,就像自然界害怕真空一样。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如果动乱和纷争能带来利润,它就会鼓励动乱和纷争。走私和贩卖奴隶就是证明”

    “帕利亚洛夫叔叔,帮我把一些东西散布到韩裔的居民区。一些韩国传教士的教堂也不能放过!”在美好的前景面前,莉季娅已经做出了抉择,艰难的抉择已经做出就什么都不怕了,她家本身是执法者,先天条件就足够。

    “遵从本心的选择,别怕搞成外交事件,韩国人和其他国家的人没有不同,嘴强王者而已。”林野在旁边适时地鼓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