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重生我的时代 第一百零七章 如临大敌


    “有消息就行,失败了也没什么。”林野很是豁达,接着烤肉送到莉季娅的嘴边,似乎对这件事一点都不在意,和以前认为的一样,钱当然非常重要,可更重要的是这种做事的过程,这能带来精神上的愉悦感。

    至于焦急那更是一点都没有的,办案人员是大名鼎鼎或者是臭名昭著的俄罗斯内务部,如果内务部都不能把这件事盖棺定论,他一个国际友人又有什么办法?替内务部办案?

    “你能看得开就好!”莉季娅说了一句,启开一罐啤酒就要让嘴里倒,不过旁边臭不要脸的林野直接拿了过去,还道谢道,“谢谢,这玩意女人还是少喝一点,长肚子。”

    “要你管?”莉季娅十分不满,轻哼一声又把林野送到嘴边的啤酒抢了回来道,“我可以在减下去,什么都不能尝试,那好活着干什么?”

    “幸亏你不抽烟!”不知道何时嘴巴叼上一根眼的林野无奈的点上一根,面色满是萧索。

    喝着啤酒的莉季娅也在生闷气,她只是想要表现一下自己的性格,本来还想等着了林野在吧啤酒夺回去,顺便对自己说一些爱护的话,可没想到,对方真的就不管了,不管了……

    这就不能怪林野了,他是中国人,有着中国人的性格,哪怕就算是在表面上他的性格仍然是内敛的,作死之心被深深地压在心中,反过来就算他有特别有表现欲的性格,也不会把刚刚的夺啤酒动作来第二次。

    这就必须要提到另外一点,林野非常讨厌男女之间那种没事找事,非要以实际行动证明你在我心中多重要,一对情侣天天没事就玩心眼,还不够累的。他也知道情侣试探是普遍现象,不然也不会有女朋友和妈妈掉水里你先救谁这种愚蠢问题。

    总之莉季娅这套欲擒故纵的把戏,可以说是直接喂狗了。上了房把梯子一推,在喊男朋友过来救你,这种套路林野没有接招,坐看两个毛妹推杯换盏。

    造成的结果就是一个小时之后,林野拉长着死人脸把两个毛妹一个一个背回宾馆,“真是一个体力活,简直我三十九年的人生经验中占据独特的地位。”林野还能想起来楼下的服务生那副羡慕嫉妒恨的表情,对方肯定以为今天自己大享齐人之福了。

    自家人知自家事,林野哪有这个本事,直接在这里把两个权贵毛妹办了,后遗症简直不要太大,有这个风险都要坚决克制冲动,谁知道不远处是不是有坑等着他。这个世界多可怕?套路都一个连着一个的。

    林野没有回自己房间,而是把迷糊的两个毛妹脱鞋放之后,就再沙发上对付一晚上,进入梦想之前,还对今天的行为进行一个总结,“有色心没色胆。”

    房间重归于安静当中,黑夜中一双美眸睁开看了一眼沙发上睡着的林野,旋即又闭上,这回房间彻底归于平静,进入深度睡眠中的林野如果知道,肯定庆幸自己躲过一劫,这个世界的套路太多,都这个时候了还有人玩心眼。

    远东滨海边疆区首府符拉迪沃斯托克,已经是内务部部长的格纳季耶夫,面沉似水的翻阅着由警察部上交的案件卷宗,从表面上来讲,这只是一个普通的治安案件,这种案件平平无奇毫无可圈可点之处,说句不好听的,类似的大部分案件警察来管都不会管,在警察不出面的情况下,可能都不会有人报警。

    至于这个案件警察为什么奉公执法起来,少见的想起来了自己神圣的职责,格纳季耶夫只能归结于警察部也是干点人事的,尤其是在内务部的正确领导之下。令他注意到的是,这些被上交的东西,包括文案,宣传图。

    众所周知,远东距离俄罗斯的中心地带千山万水,互相之间的联系只依靠一条脆弱的西伯利亚大铁路,就算是苏联时代,西伯利亚地区的脆弱性都能市场引起莫斯科的担心。更不要提现在,西伯利亚铁路已经年久失修,速度年年降低,苏联解体之后军事力量一落千丈,远东这种地理隔绝的劣势,更加毫无保留的显露出来。

    正常人当然不会脑子一热真对俄罗斯怎么样,可在国家的角度上任何威胁都必须要提高警惕,就算知道不可能也要杜绝。谁能保证脑子一热的人不会再次出现?从数据对比,所有人都认为德国不可能对苏联开战,人家不是照样过来了?

    “通知信息与分析中心,去韩国互联网收集消息,同时让国内安全局迅速调查清楚,我要明确知道韩国传教士在俄罗斯国内的活动情况,如果可能的话,通报其他地区的同事,最好掌握全部独联体国家的确切活动范围。”

    “刑事调查部,马上搜集相关证据,要注意保密。”格纳季耶夫下达完命令,对着警察部部长道,“已经抓获的人就按照正常条例关押,到期就释放,先不要惊动对方,等我们查出来一些东西,可以在抓回来。从现在开始,后续调查转到内务部,听明白了么?”

    举手投足之间,格纳季耶夫尽显强势风范,这同样是内务部这个强力部门的风格,占据了俄罗斯人口百分之一的部门,在后苏联时代水涨船高,比起被拆散的克格勃更加令人生畏。

    “是!”信息与分析中心主任,国内安全局局长,刑事调查部部长同时开口保证。以收集证据当中对俄罗斯领土的野心,触及了他们心中不能容忍的地方。

    会议过后,整个滨海边疆区内务部下属部门,一改平日只见的懒散,依稀有了苏联时代的影子,对各种线索进行追查。调查的重点就是以韩国传教士所在的教堂为中心,寻找其中的脉络关系,尤其是这些韩国传教士,是不是对远东地区因为历史问题遗留的韩裔民众渗透。如果是这样的话,事就更大了。现在就已经足够让内务部如临大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