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重生我的时代 第一百一十三章 强硬的通用


    望远镜不具备透视功能,不过林野可以想象到,对面通用大宇机构内部的情况,对于老毛子的战斗力,他向来是高看一档的,两百人揍英格兰几千足球流氓,又不是没有发生过,何况现在人数完全是碾压的优势。

    通用大宇机构的内部,此时一阵鸡飞狗跳,有黑帮成员隐藏在人群当中带动节奏,冲进来的俄罗斯民族主义者爆发了心中的戾气,摧毁着视线当中所有能看到的东西。一切办公设施都被打烂,没有找到躲藏地点的通用员工,毫无例外的招到砂锅大的拳头对待。

    整个属于通用集团的机构,一阵鸡飞狗跳,除了俄罗斯人的怒吼,就是东西破碎的声音。

    “卡蒂娅,干嘛呢?”莉季娅笑颜如花,用动听的声音和闺蜜打招呼道,“你可不知道,我们这边可乱死了,好像有人围攻通用集团的机构,真是为里面的人担心。”

    林野慢慢的放下望远镜,看着莉季娅的表情相当精彩,要不要这样?还能在敷衍一点么?摇摇头重新把注意力放在下面,他不能错过本场最佳镜头。

    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首府,类似的局面也在上演,阿穆尔州、犹太自治州、以及赤塔、相似的场景先后在一天内上演,俄罗斯黑手党,脱胎于苏联时期被关押在古拉格劳改营的律贼团体,六十年代之后古拉格关闭,律贼团体被释放进入社会。逐渐蜕变成现在在全世界都知名的俄罗斯黑手党。

    早在苏联时期,当时的苏联黑帮就已经用在古拉格之内建立起来的友情定期联络,还有属于黑帮的全国代表大会,滨海边疆区的帕利亚洛夫,就是律贼团体当中的斯拉夫帮的成员,在苏联时期黑帮都有自己的联络渠道,更不要提现在都已经二十一世纪了。

    甚至都不用帕利亚洛夫主动去联络,其他地区的老大,有自己的渠道知道帕利亚洛夫在当中到底扮演着上面角色,其他人当然不知道帕利亚洛夫是自己做的,还是有别人授意,不过既然帕利亚洛夫敢这么做,其他人认为自己参与进入也没有问题。

    抗议人群的出现和对通用集团的攻击行为,前者各地内务部已经有所预料,后者则缺乏准备,更重要的是,这种行为已经通过互联网和其他渠道传了出去。

    这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被制止,另外一种可能性则大的多,那就是更多的人加入到其中,如果是几年前的俄罗斯经济情况,那根本不会有第一种可能,肯定是第二种可能。因为经济越差才会越排外。

    针对通用集团的行为,通过互联网被俄罗斯全国网民知晓,这股浪潮旋即从远东扩散一路向西,越过乌拉尔山,开始影响到俄罗斯的欧洲部分。

    扩散的速度简直令人反应不过来,因为年前乌克兰的局势,美国和俄罗斯各站立场,本来俄罗斯支持的候选人已经获胜,却因为欧美制造舆论,最终出现反转,对俄罗斯敌视的尤先科上台。这其中就不提其中的中毒疑云了。

    俄罗斯国内因为乌克兰对美国的敌意达到了近年来的顶点,当上台之后本身对美国释放过善意的大帝,直接改变了对美国的态度。

    第二天,俄罗斯欧洲部分的领土,开始出现对通用集团的抢劫行为。通用集团也马上临时关闭机构,并且谴责了这种暴力行为。各地的内务部反应也不慢,派出警力防止这种事情再次出现,但在这之前,已经有几十家属于用用集团的办事处和机构遭到洗劫。

    美国底特律,对于底特律,其支柱行业无疑是汽车。可汽车行业,通用集团受到了德国和日本的冲击越来越难以为继,大量城市居民由市中心向郊区的逃离,究其原因,也和底特律的汽车性格有关。城市的发展模式完全采用了大企业和基础设施所主导的框架。高速公路的优异,使郊区化更加方便,帮助中产阶级遗弃城市。于是底特律成了一座空心城。越来越多的中产阶级,离开城区搬到郊区。这样市区留下的都是一些无业流民,犯罪率降不下来,投资越来越少,税收越来越少无法改善当地状况,成为恶性循环。

    不过对于通用集团的总部来说,附近还看不到这种衰败景象,此时总部的会议室当中,不但没有一丝和底特律衰败景象符合的地方,相反还很热闹。

    各大部门的经理和部分高管争相发表意见,气氛简直热烈的过分。这些平时衣冠楚楚的精英人士,真到了面对问题的时候,一点也不比市井之徒高到哪里去。

    “那些野蛮的俄罗斯人,一天多的时间,就抢劫了我们在前苏联地区的几十家机构,光办公设备的损失,就已经几乎让我们在那边的利润消失的一干二净,这些野蛮人。”一个高官拉扯了一下脖子上的领带,气愤难平的喊道,“那就不是一个做生意的地方,俄罗斯人只配在冰天雪地中啃土豆,一群穷鬼。”

    通用集团在俄罗斯业务展开的并不好,在世界范围内,通用集团有德国和本子作为竞争者,日系车从经济性上比美国汽车有优势,何况俄罗斯的经济情况并不好,这个国家虽然并不缺乏石油资源,不会在意美国的油老虎,可能省一些谁会不愿意呢。

    高端车市场,德国汽车是俄罗斯欧洲部分主要的提供者,德国和俄罗斯的地理位置又不远,美国同样无法插手进去,竞争不过德系车。受到两面夹击的通用汽车,在俄罗斯的地位本来就十分尴尬,很多机构都只有微薄的利润,处在勉强维持的状态。

    很多机构这次受到的损失,都不知道多长时间才能赚回来,汽车行业本身投入就比较大,利润没有想象中的这么高,负责俄罗斯地区的经理,现在想起这件事都胃疼。

    “很多在俄罗斯的员工都人心惶惶,而我们雇佣的俄罗斯人也是如此,已经有不少人提出辞职了!”另外一个高管叹了一口气道,“这对我们的企业形象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这笔一些经济损失更大。”

    对于一个著名企业来讲,品牌的形象问题是非常重要的,如果牌子臭了,几年之内都不一定能洗的干净,这可比短期内受到的损失更加严重。

    “这没有办法,我们怎么知道韩国人会惹事,早知道当初接收的时候,就应该把韩国人全体开除,让他们滚蛋。一群拖后腿的混蛋,现在损失却必须由我们来承受。”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义?要是能挽回的话,肯定让韩国人滚蛋,可是现在能挽回么?”

    “那怎么办?让我们去为了韩国人的错误,给俄罗斯人认错?如果有用的话倒是可以,我们是一个企业,可现在有用么?再说俄罗斯市场对于我们集团来说,放弃有些可惜,不放弃又有其他两国汽车企业的夹攻。”

    “现在我们那些遭到袭击的机构,除了碎玻璃什么都找不到,要不是俄罗斯的房子还算结实,说不定都会被拆成农田了。”

    “看看俄罗斯人自己制造的破车吧,什么都不能制造的国家还这么流氓,我看最大的就是俄罗斯,一群匪徒。”

    会议室当中,很多高管和经理,纷纷对从俄罗斯反馈回来的情况进行口诛笔伐。多年以来,他们这些集团管理者还没有遇到过这种事,一时之间气愤难平。哪怕就是在非洲和南美洲,通用集团也没有一次性这么多办事机构被砸掉。

    “安静一下,先生们!”通用集团首席执行官里克-瓦格纳叹了一口气,阻止这块高级办公地往菜市场转化,沉声道,“就像是一些经理说的,我们遭受到了这次的不知道来由的袭击,同时在俄罗斯,我们集团尴尬的生存环境,让我们应对的时候有些犹豫。”

    要是能获取利润轻而易举的把损失补回来,这很好办,直接认怂把所有事都推到韩国人身上,开诚布公的低头做人,请俄罗斯人谅解。只要利润足够,通用集团不是不可以用诚意消除俄罗斯人的怒火,通用集团又不会嫌俄罗斯人的钱臭。

    可通用集团在俄罗斯的利润,仅仅能维持这些机构而所剩不多,再者在俄罗斯的这些机构,本身是韩国大宇集团的,大宇集团破产,通用集团趁机并购猜到了他们手中。这种情况下,通用集团就比较纠结了,是低头服软还是强硬到底。

    首席执行官里克-瓦格纳选择了后者,下定决心道,“在俄罗斯取得业务突破已经非常困难,将所有机构甩卖,套现撤出俄罗斯。这件事必须在国内媒体宣扬,表达我们对野蛮的俄罗斯不屈服的姿态,让我们的民众站在我们一边。本土市场对我们才是最重要的,还有就是马上趁机裁员,把当初从大宇集团接收的员工都裁掉,我早就像处理掉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