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重生我的时代 第一百五十四章 列宁作证


    其实到了现在,林野脑海中的残存记忆其实已经不重要,他已经不需要记住哪年股市会涨,什么软件将会研发。这些残枝末节对于一个人起步的阶段是非常重要的,不同的是他已经过了那个阶段,而现在对大环境的研究比回忆要重要的多。

    说句不好听的,每天晚上七点半看新闻联播,都比专门想办法从犄角旮旯扣钱要重要的多,这就是阶层的问题。天下大势尽在我手的能力,比邪魔歪道的手段更能令人沉醉。

    只要和俄罗斯本地的大人物打好关系,收敛自己的贪心,同时保证本身的能力足够强大,这比天天兢兢业业的看财务报表重要,什么都不用做,同样可以躺着数钱。哪怕他不知道现在到底是财富多一些还是债务多一些,这些都没有关系。

    说的更加不要听一点,哪怕他现在在俄罗斯的发展很有吃软饭的嫌疑,哪怕只是别人是这么看的,可同样没关系,自己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行。

    烈日当空,站在顶层总裁办公室的林野穿着十分正式,衣冠楚楚,只是脸上还有些稍显稚嫩,不过没关系,黄种人本身从面部表情上就比白人年轻一些,又没有人会查他。

    整襟危坐的林野看起来也像是这么回事,眉头不展的看着手中的……故事会,身为忠实读者这是他打发时间的重要渠道,这也证明了长时间以来对于俄文的学习,仍然处在原地踏步的状态,索性楼下的秘书处可以代劳。

    秘书处占据了一整层楼,在下面的一层楼才是各部门的负责人,这层楼当中就有不少是黄种人面孔的同胞了,这种安排倒不是林野热衷于窝里斗不给同胞机会。完全是处于个人考虑,秘书处都是俄罗斯的妙龄少女,作为总裁他不想见到办公室恋情的存在,因为能进入秘书处的毛妹他都已经认为,那属于自己。

    这方面林野和和平教徒是心有灵犀的,我看上的女人不要说给你挖墙脚的机会,连看一眼都不行,萌芽阶段就要把这种可能性掐死。

    “我和你说的话,你怎么看?”莉季娅今天穿着的十分清凉,毕竟夏日炎炎,毛妹总不能真的和和平教一样,弄一身黑袍把全身罩住。

    “不怎么看,我就知道欠了俄罗斯银行的钱都投入蒙古了,那是以十亿计算的资金。如果蒙古人要黑了我,足够我杀人了。不要以为桑吉格巴跑出国,蒙古的大呼拉尔就可以推翻原来的协议。”林野缓缓地合上了手中的故事会,此时显然是让毛妹的心情好转比较重要,贼贼的在莉季娅的完全曲线上扫了几眼,一本正经的道,“我们怕什么,蒙古那种民主国家,本身就是内斗的政治体制,这种组织模式本身就是给资本家留空间操作的,你多心了。”

    “你说的轻松,那可是十几亿,你倒是一点不着急。”莉季娅白了林野一眼,琼鼻微皱的娇声道,“不知道你是有信心,还是没心没肺。”

    “都有一点吧,我只知道现在是市场经济社会,蒙古也必须在市场经济下低头,签了合同就要认,他们不敢直接没收我们的矿区对不对?”林野挤出一丝微笑问道,“你认为呢。”

    “直接没收我们的矿区倒是不太可能!”莉季娅想了一下也觉得不可能,保护国有财产调动民意那是社会主义国家才能做的事情。现在的蒙古没有这个条件,因为随时有反对党跳出来准备代替他们,蒙古这种实力还是很容易摆弄的。

    归根究底还是蒙古太弱了,社会主义蒙古碰见社会主义苏联只能做保护国,资本主义蒙古碰见资本主义俄罗斯,就必须按照合同办事。不管当初这种合同是怎么出现的,总而言之,蒙古都没有办法反抗,总归要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咽。

    “那不就得了,在现在这种涉及到了合同纠纷的官司当中,打个三五年不是很正常的么,只要蒙古人不敢撕破脸没收,我们怕什么?”林野双手一摊随后站起来到了莉季娅的身边,轻轻地揉着莉季娅的双肩道,“同时我们可以放出消息可以沟通,让蒙古人过来谈么?来多少人我们就收买多少人,一群村长还能花多少钱?”

    “一个宝库还要给他们放羊的一半,想到这我心里就委屈。”莉季娅有些不高兴的看着林野道,虽说早知道这一天要来,可一想到这么值钱的矿区要给蒙古人一半,女孩的心里还是有些受不了。

    “好了,好了,钱不是一个人能赚完的。”捧着女孩完美且精致的俏脸,林野很暖心的安慰道,“这几天不是身体不舒服么,在家好好休息一下,你们女孩在这个时候,总是控制不住要生气,开心点,听我的……不管出了什么事,你就不用操心了。”

    “那帮蒙古人找事,本身我就不舒服。”莉季娅捂着小腹愤愤不平,“一说起来更疼了。”

    “去里屋躺一会吧!”林野掏出兜里的遥控器按下,随即书柜旁边的一道门发出脆响,里面是两人在公司过二人世界用的,林野觉得这个设计非常合理,可以多一个休息的地方。

    里面的装饰很厚重,但绝对非常干净,每天都有专人打扫,住在里面完全没有问题。

    “正好我想要休息一会儿!”莉季娅毫不迟疑的起身走了进去,对整个康采恩的布局她也是有所怀疑的,用一整层的女人把自己和职员隔开,让她觉得林野目的不纯。

    莉季娅的怀疑林野心知肚明,所以肯定不会在留着休息的房间乱来的,对方想要时不时的查房肯定会一无所获,他都是直接在办公室里就办事。

    就和林野想的一样,莉季娅到了房间之后也不疼了,充分的把十七年从父亲那里学的侦查经验都用上,在房间中寻找可疑的蛛丝马迹,专业的程度一般警察都赶不上。然而并没有,什么都没有……

    “这一天多累啊!”坐在原地的林野把烟头按灭,微微摇头,就好像看见了这一幕一般。

    平心而论林野也不该受到这种怀疑,他为俄罗斯做的贡献少了么?可以说一个搞慈善的人能做的他都做了,提供助学金帮助毛妹完成学业,他一个外国人,不远万里来到俄罗斯,帮助处在艰难困苦中的俄罗斯毛妹,这是什么精神,简直堪比国际主义精神。

    几天之后,康采恩总部,一支蒙古人组成的考察团,打着出国交流的名义来到了这里。不管关系到底怎么样,是不是要互相杀了对方父母,都要打着友好交流的名义。这就是涉及到外交的问题。

    蒙古人的目的其实很简单,根据蒙古法律所有本国的矿产蒙古都要占据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当然如果结果理想的话,他们也希望能利用三寸不烂之舌,让林野纳头便拜,乖乖的干赔十几亿,把已经投入的机械和所有股份都还给蒙古人。

    只是这个臆想注定是想多了,除非林野脑袋让驴踢了才会答应这群放羊的。不过表面上他还是要给这些放羊的一点尊重,就当是尊重那块矿区下的财富,但绝对不是尊重这个由放羊的,由牧民组成好像是国家形态的东西。

    康采恩大厦门前,因为;林野本人有些封建迷信,所以铸了一座列宁像。准备让革命导师照耀着这个以垄断高级组织形式命名的公司。蒙古人到是没感觉到奇怪,对于他们而言,小时候上学课本上已经见过很多次革命导师了。

    在伟大的革命导师面前,任何黑暗的、邪恶的、肮脏的东西都应该退避三舍。和人世间任何主旋律一样,光明和正义可能会迟到,但不会永远不来。

    “何必这么认真呢先生们,想想吧,你们能保证下次选举之后蒙古还是有你们掌控么?民主选举之下,一旦现在的反对党上台,你们什么都得不到。最为正确的选择就是利用这几年的时间为了自己某得更大的福利不是么?从这点来说,桑吉格巴省长看的很明白?”林野背对着窗户外面的列宁像,阳光下他的影子拉得很长,正好把林野的身影遮住。

    林野庄重承诺,绝对回按照规定一旦确定整个矿区的储量,就会按照蒙古的法律规定,让出百分之五十一股份,充分尊重蒙古人民的感情和尊严,不过这个勘探时间可能要长一点,需要蒙古大呼拉尔有有耐心来等待。

    “林野先生,你似乎是中国人?”一个满面红光的莽古汉子此时开口道,似乎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实际上根本不重要,最终还是敌不过资本。

    “我知道你想要问什么,我身后的人因为一些原因不能出面,这单希望你们理解。”林野摆明了自己身后还有人,其实就是天天做侦查员的莉季娅,剩下就没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