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重生我的时代 第一百八十一章 我爸要见你


    最终还是林野自己回国一趟代表卡特尔去合作,代表一个自己女人的公司和另外一个自己的女人合作,这种经历也算是非常奇特。顺便也可以抚慰一下吴玲玲寂寞的生活,一举多得可乐而不为呢。

    至于合作的成功率,这也算是一个问题,一个男人如果连自己的女人都搞不定,那这个人的生活得需要多失败?何况林野才是大脑,吴玲玲只是执行者。

    从地理上,谁都不会认为远东距离莫斯科的距离比距离中国更近,非要恪守莫斯科那种不规律的经济联系,那就必须面临远东继续沉沦的后果。至于和谁联系更加紧密一点,站在俄罗斯的角度来看,其实中日韩都行。

    “我从来不奢望融入俄罗斯,以及任何一个国家,我是中国人,我这么大一个男人,是不会选择去任何一个国家做二等公民的。从对外国人不友好的态度上,俄罗斯和美国没有区别,只不过一个明显一点,另外一个隐晦一点。”

    林野和朴宰亨已经是第二次见面了,一回生二回熟,坐在一起聊一聊并不令人意外。什么热度都是一时的,远东的反韩情绪也不例外,更何况韩国本身就不是什么强国,存在感不高的情况下,现在已经没什么人对韩国还有恶感。

    要是朴宰亨知道那次反韩运动的始作俑者是林野,可能不会这么淡定。对方的无知让林野很欣慰,他就喜欢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主角被灭满门,却认贼作父。自认为不是高大上的林野一代入这个感觉,简直浑身的毛孔都在呼吸,怎是一个爽字了得。

    “林先生的年龄有这种认识,真是令人大开眼界,很多人总是认为其他国家有多好,我从来不这么认为,我一直都认为韩国本身就是一个先进国。”朴宰亨十分配合的说话,并且适时地表现自己的存在感,只是这个样子,却只是徒令人发笑。

    “是啊,朴先生是一个有追求的人,我们对于俄罗斯来说都是客人。”林野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这幅笑容却非常有深意。

    现在他和日韩都建立了经济关系,已经算是非常不错。按理来说不应该还随时挖坑,但可能林野就是这种个性,见到日韩两国的人,就忍不住想要讥笑一下。

    再说商人之间本身虚伪就是本能,没准对方也在算计他,这点谁都不比谁高尚。虚情假意的把朴宰亨送走,林野掐指一算,又混过去了一天。

    古拉格营地内,一副苏联三十年代的景象,不论是谁都不会相信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竟然还有一个保留了苏联气息的地方存在,其实这种地方一直都存在,只是没有人在去启动它们。

    “一百五十本护照,每个人都有新的身份,简直是以假乱真。”林野打开一本护照不由得赞叹,如果这些护照都是走莉季娅的关系,从俄罗斯的正规部门办理,那倒是情有可原,可问题不是,这些护照都是从暗网买的。

    真正的网络世界真是无奇不有,世界上只要存在的交易,仔细找找都能在暗网找到,他已经买了一次人,自然可以在换一个网站买一批假护照。而且质量很高,足以以假乱真。这不由得让人怀疑,俄罗斯办理护照的部门是不是有内鬼?

    这些护照下发到少年军的手中,这个世界上有一批人从户籍系统当中就消失了,而另外一批人凭空出现,这真是一件奇妙的事情,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网络这个东西真是方便!”彼得罗夫也拿着一本护照简单的看了一下,也没看出来毛病,转而问道,“最近你很闲啊,要不要住在这里学习一下?”

    “行了老师,我认为自己的学习已经够多,现在可以在别的方面自学成才。”林野马上摇头,开玩笑,他又不是有自虐的毛病,要不是莉季娅去琼岛了,他会闲的没事过来?

    当初要不是他见色起意,太相信莉季娅,怎么可能被塞进古拉格深造?这种经历他一辈子都不想要再有一次,可以列为最不想想起的惨痛回忆。

    他和彼得罗夫、波利扬斯基两个老头喝点酒,吹吹牛扯扯淡倒是可以的,其他的就免谈。漫步在当中,两个老头详细的介绍最近的课程,有原来一批同时和林野受训的学生看着,这批从国外买来的人表现不错,至少目前还看不出来什么。

    “这里的人来自于不同国家,虽然容易被分化瓦解让他们听话,可是到时候放出去,会不会就不听话了?”林野有些担心的问道,“如何控制对我而言是一个问题。”

    “对于一个人而言,能够成羁绊的无非是这么几个方面,金钱、亲情和爱情。越往后造成的反水可能越大。抵御金钱的诱惑可以从教导上面入手,亲情可以作为控制别人的手段,但是唯有爱情,这是一种不理性的情绪,一旦陷入其中,上面办法都没有。”波利扬斯基深沉的解答道,“往往出现背叛的行为,并不是由金钱而起。”

    “也不能这么说,现在的时代和我们那个时候不同,我们的时代确实因为爱情出现过很多叛徒,可这个时代更加注重于金钱,所以提供优良的待遇是没错的,至于爱情这种东西,其实有一个还算不错的引导办法,那就是在内部发展。”彼得罗夫指着不远在一起休息的男女道,“我们那个年代是严禁同事之间产生爱情的,秘密部门总是这样,可林野的公司和政府部门是不同的,完全可以内部消化,正好这批人同病相怜,这就是一个不错的基础,有过患难与共的时刻,心灵上自然有共鸣。”

    林野了然的点头,看来这件事并不是不能解决。让这批人互相恋爱就就行了,派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留下一个人在家,让另外一个人出去作为牵制。

    “这么说我还要促成不少家庭的建立,有时候想想我简直堪比上帝,从魔窟拯救出来这些人,还要帮他们组建家庭?”林野的口中充满了自嘲,这是一个黑心资本家应该干的事情?简直对不起自己的立场,不欺男霸女就算了,还要当红娘?

    “彼得罗夫只是给出了一个建议,给政府干活和给私人干活是完全不同的,但是控制住别人为你服务,这当中有共同点。你不用这些招数,难道和三十年代的苏联一样使用信仰?”波利扬斯基一声轻笑,调侃道,“让别人为你财富的膨胀添砖加瓦?如果你能穿凿出来一套理论还说得过去,那你简直是堪比马克思的人物。”

    “你说得对!”林野张了张嘴最终艰难的道,“那就只能指望这些那女日久生情了,最好生米煮成熟饭,留下孩子在我这里作为人质,那我就不会担心他们出去之后,直接消失再也不回来了。”

    为了能使用这批人林野是煞费苦心,世界上人有的是,但不代表所有人都能用。一个好的团队而且还忠诚,这意味的东西太多太多。要不任何一个大人物都在培养所谓的嫡系呢,这个道理连共和国元帅常凯申都知道,只是他培养的嫡系实在不怎么样。

    “少喝点吧,两位老师。”离开古拉格之前,林野善意的提醒着两个老头子,每次他来的时候,隔着三米远都能闻到酒味,如果某一天醒来听见大喜事,比如挂了一个,他绝对一点都不会惊讶,长命百岁那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符拉迪沃斯托克北郊庄园,这是林野的新家,由康采恩房产部门建立,一座很俄罗斯风格的庄园,占地很大,如果说有什么美中不足的地方,那可能就是缺少一点签订卖身契的奴隶,这让林野缺少了一份做奴隶主的快感。

    失去了为富不仁的生活,林野不得不在现实社会当中做一个衣冠楚楚的伪君子,从一辆越野当中堪称巨无霸的林肯外交官当中下来,直奔庄园当中的阁楼。

    “先生,莉季娅小姐刚回来,说有事找你,让你直接去三楼等着她。”刚一进门,长得算是非常漂亮的女管家直接上来报告道,“可能是有事情。”

    “好!”林野叹一口气换鞋上楼,这个庄园耗费不菲,在追求生活的品质上,他只是一个弟弟,莉季娅才是有品位的那个,光三楼客厅的波斯地毯,就需要一般家庭几年的积累。

    莉季娅的审美观相当直接,奢侈都摆在看得见的地方,话说回来俄罗斯人本身就有这个传统,喜欢在建筑上面贴金箔。

    坐在沙发上的林野听着淋浴声,一副一点不见怪的样子暗道,“又在洗澡……”要不是客厅没有游戏机,他已经准备去卧室插碟准备来一局单机游戏。

    “回来了?”不长时间过后,莉季娅擦拭着头发从浴室中出来慵懒的问道。

    “找我什么事情?”林野见怪不怪的问道,毛妹在家的样子很豪放,但他并不介意,因为整个庄园除了他自己之外,就没有一个男的。

    “没什么大事!”莉季娅温柔一笑,下一句话差点被把林野吓得跳起来,“我爸想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