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重生我的时代 第一百八十六章 默契球


    开车是不着急的,林野就这么侧着头看着眼前的女孩,渐渐地孟丽的面容和前世那个形象融合在一起,这也难怪,本身就是一个人,任何方面都没有不同。一样的打扮,一样的发型,每一个表情、一颦一笑都是一模一样。

    “看什么呢?”孟丽被这种骤然而来的深情目光吓到了,芳心被狠狠触动了一下。这种目光当中隐含了太多的东西,有后悔、愧疚、遗憾、太多太多的情绪。

    我和他有过这么多感情么?孟丽扪心自问,两人从认识到现在有很多回忆,可她怎么觉得,似乎还有很多东西是自己不知道,却藏在对方的心里?孟丽想要知道是什么,但是却能感觉到林野总是把她想要知道的东西捂得严严实实,真实的想法就像是藏在冲冲迷雾当中,孟丽想要尽量睁大双眼,却无法看清眼前近在咫尺的林野。

    “没什么,你很漂亮。”林野慢慢收回了目光,脸上仍然挂着温和的笑容启动轿车。不可否认,他确实喜欢这个女孩。可能是心里作用,甚至二月寒风都吹在身上都不太刺骨了。

    一个拐弯出了小区,从另一条街道的谢杰正好看见了这一幕,脸色便秘的吹了口气,“又是这个混混,孟丽迟早会在这个人身上吃大亏。”

    不用迟早,谢杰不知道他的小姐姐今天晚上就会吃大亏,林野这次回来就是要成功攻略一个,叶晴那边除了等没有办法,而孟丽就显得容易很多。如果女孩不愿意的话,也不会精心打扮之后跟着林野出来。两情相悦的事情,小舅子就别操心了。

    林业局居民区的面积不大,想想一个步行一个小时能转完的城镇能有多大?但就算如此,想要从中把两个人找出来,也是不可能的。只要孟丽今天跟着林野走,谁都找不到他们。

    最终林野把轿车停在郊外,眼前事一片白茫茫的荒地,偶尔一阵微风将一个冬天的积雪吹起少许,这是独属于东北的景色,一望无际的农田在雪层下等着春天的到来,此时没有绿意盎然,但一样有天高任鸟飞。

    像是变魔术一般从后座拿出一束玫瑰放在女孩的面前道,“今天是情人节,我本身不是一个多浪漫的人,让我说些好听的也挺困难,但是不说点什么似乎气氛有些不够,孟丽,接受这束花,以后不要接受别人的花,好不好?”

    到了关键时刻林野的语言组织能力是比较捉急的,甚至在说话的时候他都能感觉到舌头有些打飘,牙齿和舌头之间的战争险些爆发。

    “别说了,我懂!”孟丽本身紧绷着脸,准备摆着女神范等着男人的表白,可这副女神范也就仅仅维持了几秒钟,马上就被林野磕磕绊绊的语言能力打败了,冷艳的俏脸舒展开来,一笑间百花盛开。抱着怀中的玫瑰花束,再也合不拢嘴。

    “你真的懂?”林野凑近女孩的俏脸,鼻腔中的热气喷在对方的脸上,两个人两颗心越来越近,蜻蜓点水却回味无穷。良久唇分,孟丽捂着自己的脸蛋,脑袋晕乎乎的。

    至于林野那个没出息的一样没强到哪里去,之前他是林业局的人,而现在他感觉林业局是他的,那股没有蛋蛋坠着地就能上天的劲又来了。

    两人驱车找到了林野那群狐朋狗友,对于东北这片天寒地冻的地方,基本上一个冬天,尤其是过年这段时间的生活,可以用醉生梦死就是喝来形容。没事就来两杯,哪怕林野的酒量从来都不怎么样,却也不能再嘴巴上服软,再说了,今天不是带了一个外援么。

    “杀人你又回来了?一年到头都见不到你,我还以为你被拐卖到那个黑砖窑去了呢?说实话兄弟们都挺担心你性命的。”两人一进门,刘靖变开启了玩笑,目光落在孟丽身上的时候故作惊讶的夸张道,“哟,看看这是谁?这不是林嫂么?出来和野子过节了?”

    “你如果还有一个优点的话,可能就是你张嘴了。”林野苦笑道,黑砖窑的经历他确实是有的,只不过是开黑砖窑,把被人送进去,而不是自己进去。

    面前都是从小到大的朋友,林野也一点不客气直接上桌,本身就不是什么有品位的人,他也不弄那些没有用的,来饭店只做两件事,吃饭喝酒,吹牛……

    “我今年准备去当兵,我爸爸找人了,准备让我进部队?”王洪拿着酒杯喝了一口带着酒气道,“前几天和我说了这件事,我已经同意了。”

    “恭喜啊!”林野惊讶了一下,脸色变得有些奇怪。这件事和他的记忆有些冲突,但仔细想想也就不奇怪了,前世眼前这些人都是和他一起进去做狱友,怎么可能还会去当兵?当军队是什么地方,垃圾回收站?什么人都往里进?

    现在那档子事没有发生,王洪的父亲让他去当兵一点都不奇怪,不过林野有一点倒是比较担心,就自己这位朋友的脾气,到部队估计刚开始会被老兵收拾的很惨。

    不用林野开口,赵龙差点把嘴里的酒喷出来,忍着笑道,“就你这个样子去当兵,没事多找找辅导员吧,在老兵面前老实一点,不然你这两年估计是老惨了。没事多拍拍班长马屁,洗洗裤衩子袜子什么的,可能不会被欺负。”

    “你给我滚蛋,你怎么不去洗,天天给你小妈洗裤衩子,我都不愿意说你。”王洪一点被惯着自己的朋友,直接反唇相讥给赵龙埋汰够呛。

    所有人都哄然大笑,这种场面他们都已经习以为常。林野也沉醉在其中,这些人和自己是不掺加利益的纯粹关系。从小认识到现在,大家都没有什么利益考量,单纯的在一起就是开心,哪怕是穷开心。

    和这群人吃饭就是吃饭,就连第一次这么正式参加的孟丽都忍不住抿嘴偷笑,觉得这些人很有意思,把本身的拘谨放下,加入到其中。

    “来,嫂子喝一杯,你不知道,我们几个和林野通话的时间,一半时间都是在说你,就好像这个家伙和我们就没有别的话一样。”赵龙举起酒杯起来敬酒,缺带着坏笑看向林野。

    “好!”孟丽很是大方的站起来举杯,和赵龙干杯。林野看见这种情况很是好笑,赵龙冲着自己挤眉弄眼的含义可是很多,明显是要帮着自己把孟丽灌醉。

    果然,赵龙敬酒就像是一个信号,王洪、刘靖等其他人不留痕迹、但很有默契的分别举杯,在接下来都找到了机会和孟丽喝酒,一口一个嫂子。似乎一辈子的正经样都用在今天了。

    “差不多就行了,别喝了。”林野也不知道自己这话是不是真心的,但看见女孩这样一杯一杯的喝酒,心里有些心疼总是难免的。

    “没事,我心里有数。”孟丽小小的打了一个酒嗝双眸迷醉的道,有些无力的靠在林野身边,“不能让他们这句嫂子白叫,这样不是也给你面子么?”

    这顿饭吃了三个小时,最后包括林野在内的人都上头了,其他人又去了歌厅。林野早就对那些吵闹的dj不感兴趣,可最后还是抹不开跟着一起去。直到深夜,刻意控制酒量的连林野才迈着八字步离开,车是不能开了,索性林业局地方不大,可以步行。

    被寒风吹了一会儿林野清醒不少,但一直挽着他手臂的孟丽情况却恰恰相反,明显有些迎风醉的趋势,像是树袋熊一样抱着林野亦步亦趋。

    “要不要我送你回去?”林野侧着头询问着女孩,没有回应,这就很尴尬了……

    在刺骨的寒风中耍酒疯,林野没有这种独特的爱好,只能搀扶着女孩打车离开,虽然说如果把孟丽背上身的效果可能更好。

    十几分钟之后,林野推开了房间的门,将女孩放在中间的大床上,眼睛微闭的孟丽就这么躺在自己面前,醉意上头的林野不由得有些冲动,把女孩搂在怀中低嗅着对方身上的香味,心中的欲望越来越高,人也变的口干舌燥,喘气的声音也渐渐粗重。

    低头吻上了红唇,这个时候孟丽好像蒙上一层迷雾的双眸缓缓睁开,定定的看着眼前男人,用微不可查的声音道,“轻一点,我有些怕。”说完又把眼睛闭上,好像说话的人不是自己。

    身上的束缚一点一点的减少,整个房间的气氛都变得旖旎起来,最终在一声闷哼当中,孟丽吃痛再次睁开了眼睛,看着在身上起伏的林野,带着哭腔道,“是不是等着一天好久了?”

    话直接被林野堵了回去,办正事的时候不要说话。好半天房间在再次恢复沉寂,紧紧搂在一起的两人相拥而眠。

    第二天一早,首先醒来的林野还在自语,“就好像是做梦一样。”

    “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那些朋友在灌我么?”不知道什么时候,孟丽也睁开了眼睛,搂着林野的脖子低声道,“我看出来了,但是我不反对。”折算打了一场默契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