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1984之狂潮 第261章惨败


    赵霞如此模样,荆建头痛不已。不说其他,光看看到美国后干的那些事,都已经不能用乱七八糟来形容,想想都要吐血,还怎么遗忘?难道能像橡皮擦那样全擦掉吗?早知今日,何必……

    “诶?”荆建再次有种荒谬的感觉。不都已经断了吗?,无论自己有多少女人,和哪几个女人在一起,那也是自己的私人生活,与赵霞应该毫无关系。可为什么,总有种内疚感呢?不应该呀?难道前世的阴影面积都影响到现在了吗?

    赵霞已经越说越动情:“我就知道,我男人最厉害啦。我到华清,你就能考上华清;我留学,你也能到美国。我是逃不了你的手心,我认命了呢。以后你到哪里,我就陪你一起咧。你真坏,真坏……”

    荆建感觉不能这样继续了,千头万绪,总需要一件件都说清楚:“小霞,以前的事可以不说,但发生过的事,也不能自欺欺人。看到你过得很好,我很高兴。但很多事都变了……”

    “没变。都没变。”赵霞立刻打断,“我过得不好,你不在我身边,就是不好。以后一起过日子,那才好。”

    荆建摇摇头,叹道:“哎!你难道不清楚吗?从那个寒假结束,从我写了那封分手信,从你留学出国的那一天,都已经不同了。”

    “啥不同?”赵霞的脸色已经冰冷,“就还念着那个狐狸精吗?”

    “哪个狐狸精?”

    “姓楚的那个浪货!”

    “……”荆建已经无话可说。这哪儿跟哪儿啊?不过又一想,这说法也不算错,一个“狐狸精”走了,又来俩“狐狸精”,“小霞,冷静,冷静点。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我俩的关系再也回不到从前,懂了吗?”

    “我就知道,我是你老婆。我倒要瞧瞧,哪个女人敢抢我男人?”赵霞已经压抑不住自己的怒火。

    “根本就不是这个呀!”荆建无奈之极。

    “那是啥?是你变心?你敢?”赵霞已经表现的像是泼妇,然而双手却紧抱着荆建的胳膊。

    “哎!”又叹口气,荆建心想,说自己变心?也不算错吧!总不能像前世一样,赵霞依然是挂名老婆,自己外面彩旗飘飘,不断的伤害,伤害她一辈子吧?长痛不如短痛,索性就挑明吧!

    “小霞,说谁对谁错已经没意义。我真的已经变得很坏,如果说我变心?也许是吧!不过还是那句老话,一日夫妻百日恩,我还是希望你以后幸福。我现在有点钱,一亿美元应该有的吧?其中的一半是你的,我给你写张欠条,一年内保证给……”

    “荆建!”赵霞红着眼,抱住了荆建的腰,扬着头,咬牙切齿,“你说啥?有胆再说一遍?”

    荆建苦笑:“算了,我净身出户总可以了吧?全部都归你。松手,我给你写欠条。”

    “……”

    看着荆建写欠条,赵霞满腔“仇恨”。终于写完,荆建递过,挤出笑容:“你看看,保证一年内给你。身边的现金真没那么多,公司和股份要变卖。当然,如果你想要,也可以转让给你。我都给你,真的,你拿着吧!”

    “呸!”赵霞终于爆发。抓过欠条,撕得粉碎往荆建身上一扔,“俺家的错,俺已经说过对不起,你还要咋样?咋样?你咋那么狠心?我恨你,俺……”

    “哎!”荆建摇摇头,看到赵霞已经完全无法交流,就走向门口,“你先冷静冷静,我先走了。我会安排律师……”

    见荆建真要走,赵霞立刻慌了神,连忙挡在门口:“别走,求你了。我……,哇……”

    “你这……?”

    赵霞一边大哭,一边咬牙开始脱衣,没一会儿,身上只剩下一套性感内衣:“那些狐狸精有啥好?不就会勾男人吗?她们会,我也会。我哪点比不了她们?给你,都给你。”

    又叹了一声,荆建感觉自己已经把一辈子的气都叹完了。抓起地上的外衣,想为赵霞披上。

    没想到,赵霞顺势抱住荆建的腿,嚎啕大哭:“别走,不要走啊!你今晚走,我就死给你看……”

    ……

    合衣躺在床上,身上缠着八爪鱼般的赵霞,荆建仰天长叹,今晚算是见识到一哭二闹三上吊。到最后,还是赵霞获胜,她成功的把荆建留了下来。

    “还没睡呢?”黑暗中,赵霞的声音透着喜悦。

    “没呢,押寨先生也没那么惨。”荆建没好气的说道,“你就准备这样挂一晚上?连个澡都不让洗?”

    “那我帮你洗。”今晚的赵霞特别胆大,“咱们再生宝宝。小娃,我想要了。”

    “谢谢!没心情。”荆建闭上眼,准备不再理睬赵霞。

    “小娃,小娃。”推了几下荆建,“以前我也有错,你做的那些我不会怪你。如果不高兴,那就骂我几句。不能打我的,我怕疼。”

    荆建终于忍不住:“一会儿要死要活,一会儿说打说骂,小霞,咱们能不能好好说话?”

    “好呀好呀,很久都没人陪我说话咧。”赵霞兴奋起来,“告诉你呀,以后我爹再要钱,我也不会给了。县里停了你工资后,我回家已经给了他们不少。从现在起,我就老老实实做你们荆家的媳妇。”

    “呃?停工资?为啥停我工资?”

    “不是出国了吗?有津贴。”

    “那也不对呀?难道我就和其他留学生一个标准?我可是干部编制。”

    “那你问问领事馆。其实也没啥,我助教的钱,节省点,够咱俩用了。”

    “不是这意思。先不说这个。刚才你没听清?我有钱,我会在乎那几个小钱吗?”

    “明白了,你有一个亿,还是亿万富翁咧!”

    “诶?我可真有。”

    “信你信你,反正你以后一定能行。我又不是狐狸精,你吹牛又没啥用。就跟定你了,赖上你了。”

    “……不信拉倒,我睡了。”

    “真小气。我已经存了2000美金,明早就给你。明白你手头紧,要不,停工资,你急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