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我要做门阀 第九十三节 建立班底(2)


    可是去哪里找一大群志同道合的可靠文士、官僚?

    “或许,太学那边可以想想办法……”张越在心里寻思了一会。

    太学虽然是儒家的地盘,但却是公羊儒的地盘。

    比起只会嘴炮的谷梁儒生,公羊学派的儒生,虽然脑子呆了一些,冲动了一些,但却都是肯做事的。

    有着二十八义的香火情在,张越觉得,哪怕挖不到太学生,挖几个太学生的兄弟,总该可以吧?

    但,这只能解决最基本的文吏。

    学生什么的,就算再有才华,文如贾谊,智迈晁错。

    但缺乏实际经验,却是致命伤。

    让他们去做些基本的事情,或许能行。

    但若是处理具体事务,就是力有未逮了。

    “我得想办法,挖几个既有能力,还有理想、抱负和节草的低级官员……”

    但这种人又不是大白菜,随随便便就可以找到。

    想了想,张越就关上窗户,然后吹熄油灯,等了一会儿没有发现有人靠近,才闭上眼睛,准备进入空间。

    但,片刻后他又睁开了眼睛,然后搬动案几放到门后。

    这样做或许可以作为一个缓冲。

    然后,他就复闭上眼睛,进入了空间。

    空间之中的作物,这几日虽然没有用玉果催熟,但生在空间,生长速度依然比外界要快两三倍。

    所以,此时空间的各色作物,都已经是一片葱葱绿绿。

    但张越没有时间去察看它们的生长情况,径直越过作物田,前往小山脚下。

    在山脚下,张越早已经在那里存储了十几卷竹简。

    这是他在去乡官邑前,借口要回家取些衣物,顺手放入空间的。

    他先拿起三颗指甲大的玉果,走到一株最矮小的瑾瑜木面前,将手里的玉果埋下去。

    不过须臾功夫,一株绽放着花蕾的瑾瑜木就出现了他眼中。

    张越拿起几卷竹简,放到它的身下,在奇香出现的刹那他闭上眼睛,在心中默念:“检索《汉书。百官公卿表》《史记。百官公卿表》、西汉中期名臣……”

    于是,无数信息和网页以及书页在脑海之中浮现、翻动。

    当香气结束时,张越捡起地上的那颗足有鹌鹑蛋大小的玉果,面色有些古怪。

    “我竟想不到,会是如此情况……”张越在心里叹息着,退出了空间。

    睁开眼睛,张越首先检查了一下门口的案几,发现没有被推动或者移动的痕迹,心里面松了一口气,在这宫廷里他最怕的就是被人发现自己的异状——虽然这未必是坏事。

    不会有人想将自己的形象与神神道道的事情联系在一起。

    将案几放回原处,张越找来一个火折子,重新点亮了房中的油灯。

    建章宫的宫灯,皆是连枝长擎灯,所以点起来有些麻烦,张越花了点时间才将之点亮。

    跪坐到案几前,张越找来一块竹简,回忆起方才回溯的信息,心里面却是感慨万千。

    想当年,当今天子励志革新旧弊,北击匈奴之时。

    天下风起云涌,无数英雄豪杰,此起彼伏。

    那时,文有汲黯、张汤、朱买臣、公孙弘、主父偃、儿宽、枚乘、严助、司马相如……

    武有李广、卫青、霍去病、赵破奴、李息、路博德……

    一时间谋臣如雨,猛将如云。

    以至于东方朔都只能打酱油。

    司马相如虽有安抚西南夷之功,但到死也只是一个郎中,一个专门给皇帝拍马屁的文人。

    然而……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人才开始出现了断档。

    更可怕的是……

    翻遍史书,张越所见的名臣们,渐渐的从寒门士子为主,转向了豪强贵族子弟。

    昭宣之间的名臣们。

    霍光、张安世、萧望之、赵充国……

    俱是豪强贵族之后,名门子弟。

    等到了元成之际,满朝朱紫贵,竟鲜有寒门出身之人。

    连哀帝的宠臣董贤,都是名门之后!

    “这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吗?”张越在心里想着,作为穿越者,他知道,后世也是如此。

    寒门再难出贵子!

    阶级固化,社会固化。

    好在,如今还吊着黄金时代的尾巴。

    所以,张越还是从繁多的资料与史料之中,找到了几个目标。

    将他们的名字与籍贯、职业写到竹简上,张越先是想了想,然后划掉其中几个。

    因为,根据史料记载这些人现在虽然还不出名,但都已经出仕了,而且是在诸侯王那里。

    于是,剩下的就只有两个人。

    想了想,张越在竹简上,又加上一个人的名字。

    “若有可能,必定要将此人拉入我的团队!”张越在心里想着。

    只是,此人在史书上留下的信息和痕迹太少了。

    只有名字和功绩,却无籍贯、师承,甚至连生卒都是不详。

    很显然,此人很可能卷入了后来波云诡异的政治斗争之中,落了一个身死族灭的下场。

    但统治阶级忌惮他的功绩,不敢太过宣扬,于是,就抹去了他的结局。

    而这也给张越带来了麻烦。

    单凭一个名字,就想要在茫茫人海之中找到一个人,这无疑是大海捞针。

    张越忽然想了起来,此人在史书上以农事闻名,那么,他现在应该是庞大的汉室农稷官群体的一员。

    而桑弘羊曾经担任大司农,主管天下农业。

    或许可以找他帮忙!

    “若能找到此人,再有那两人相助,大事成矣!”张越合上竹简在心里说道。

    他选的这三人,皆是能吏,以特别能做事,特别愿意做事和非常敢做事出名。

    而且,他们现在的地位都很低微。

    说不定,正过着贫寒的生活。

    基本上,只要勾勾手指,就可以忽悠走。

    以这三人为骨干,再用几个亲信心腹为鹰犬,从太学那边拉些满腔热血的年轻人。

    如此一个小小的团体就组成了。

    只要带着他们在新丰县,把事情做好了。

    那么,小团体就可以膨胀成大团体,大团体变成一个利益集团。

    最终侵蚀和影响整个天下,将历史重新改写。

    想到这里,张越就找来一张帛书,开始提笔写奏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