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亚洲城ca88唯一官方网 www.TLXSW.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维克多回到平湖镇,并没有在兰德尔教堂工地找到米勒神父。监督工程进度的教堂侍从告诉领主,米勒神父在平湖镇东区小教堂等他。

    东区教堂是平湖镇的墓园教堂,位置相对偏僻。墓园四周移植了许多四季常青,树干笔直的柏树。它们如同沉默的士兵,拱卫着平湖镇墓园,烘托出肃穆、幽静的氛围。米勒一身白色粗亚麻牧师短袍,独自站在一处新墓的墓碑前,干瘦佝偻的身躯在一座座墓碑中间,显得格外孤独。

    “塔尔诺,兰德尔家族的封臣士兵,雇佣军团的百夫长,牺牲于河滩鱼人战争。”

    维克多走米勒的身旁,看着墓碑,低声说道:“塔尔诺和他的爷爷是我最早的一批追随者。我第一次对他有印象是在我和莉莉娅的婚礼上……这小子暗恋莉莉娅,一个人喝了小半桶紫蔗酒,醉的不省人事……后来,蚁人进攻兰德尔家族的山丘营地,我命令追随者从索道撤退。塔尔诺的爷爷在撤往黑堡镇的途中跟不上队伍,从此失踪。塔尔诺成了孤儿,战熊佣兵马卡尔收养了他,父子二人都战死在河滩。”

    维克多看了看塔尔诺旁边的墓碑,摇头叹息道:“纳尔森勋爵当时想救他们,马卡尔用眼神叫他滚……马卡尔没想到自己拒绝了纳尔森的援助,塔尔诺也拒绝了他的命令。塔尔诺选择和自己的养父,自己的上司,雇佣军团第三大队队长共同面对数千只疯狂的鱼人。我感谢马卡尔父子用生命捍卫了兰德尔家族的荣耀,感谢他们对我的忠诚,感谢他们用鲜血和勇气涂抹雇佣军旗帜的色彩,可我宁愿他们做个逃兵,绑上黑带子,从头再来……塔尔诺才22岁,刚当上父亲。”

    “愿他们的灵魂在主的神国得享安宁。”

    米勒神父在胸口虚画三角形的圣徽,肃声说道:“无论贫富贵贱、权势地位、强大还是弱小、智慧还愚蠢,所有人都有长眠的一天,这是生命的公平。”

    “真理。”维克多颌首道。

    “我是说,东区墓地有点小。”

    米勒神父转过脸,盯着维克多的眼睛,表情严肃地说道:“塔尔诺的儿子也会成为你的士兵……还会有更多的雇佣士兵为你效力,不是吗?”

    维克多点头说道:“并非所有人都有资格葬在这片墓地……这里是为我最初的追随者准备的。当然,平湖镇会变成平湖城,兰德尔家族每一位英勇的士兵、勤劳的农夫、灵巧的工匠都会有自己的长眠之地。这是领主的责任,我保证会做到这一点。”

    “来吧,我们去谈谈难题。”

    老牧师对维克多的话未置可否,领着他走向墓地教堂。

    墓地教堂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教堂,它是领主家族的私人教堂。只有在家族成员下葬的时候,驻守神父才会派遣见习牧师主持葬礼和祈祷,并接受死者家属的献金。平时,墓地教堂由家族守墓人打理,建筑规模不会太大。

    平湖镇的墓地教堂是一幢三层青砖小楼。守墓人已经被维克多的亲卫临时调走,小教堂内空无一人。米勒关上大门,走到维克多对面的椅子的上坐下,笑眯眯地说道:“见到卡森一家了吧?我希望你能救赎身负原罪者的家庭。”

    维克多的心里顿时生出不妙的感觉,大包大揽地拍着胸脯,说道:“没问题,我这就派人把卡森一家接过来,再给他们安排一份工作……哦,对了,莉莉娅准备在兰德尔领西侧开辟天然牧场,正好需要牧羊人……那里风景优美,空气清新,非常适合卡桑一家三口居住……”

    “停,停,停。”

    米勒神父打断维克多滔滔不绝的叙述,冷笑道:“我遇到的难题会这么简单吗?”

    维克多垂头丧气地说道:“你不会想让我放宽吸纳流民的政策,允许身负原罪者和残疾人进入兰德尔领吧?”

    神眷者沉默不语,就这么看着年轻的领主,一副“你说对了”的模样。维克多暗暗恚怒,冷然说道:“神父无权干涉世俗领主的政策。阁下越权了……”想了想,又放缓语气说道:“兰德尔领教区还很脆弱,如果我容许残障流民进入兰德尔领,会有很多这样的人涌入平湖镇……你也知道,兰德尔家族的财政负担巨大,领地内有许多大工程亟需建设,实行的是按劳取酬。流民雇工需要卖力干活才能赚到钱,残障流民在兰德尔领谋生不易,我放宽政策对他们未必是好事。”

    “残障流民为什么在兰德尔领谋生不易?”

    米勒自问自答道:“兰德尔领把流民团伙打散成流民雇工家庭,推行一夫一妻制。如果流民雇工家庭中出现一个残障,就必须有一个健康的人照顾他。这个家庭少了一个劳动力,多了两个负担,生活自然困难。”

    维克多摸了摸鼻子,讪讪地说道:“老头,没想到你还有这份见识。”

    米勒翻了个白眼,气咻咻地说道:“我和流民打的交道最多,他们怎么讨生活,我会不知道?每个流民团伙或多或少总会有残障者,要么是和其他团伙争斗受了伤,要么是天生的。流民团伙到一个新地方谋生,先把残障者送到教堂的济贫院,等安顿好了之后,再把他们接走。”

    维克多好奇地追问道:“没有抛弃的吗?”

    “正常情况不会……除非流民团伙被人打散了,那就没办法了。”米勒摇了摇头,解释道:“残障者每天可以领一份救济,流民团伙有时候还得靠他们的救济暂时填一下肚子。而且流民都是信徒,轻易不会违背教规。”

    “维克多,我也不是要干涉兰德尔领收容流民的政策。”米勒苦口婆心地劝道:“既然你把流民团伙打散,我就希望你为流民雇工家庭考虑考虑。他们的家庭成员中要是出现一个残障者,那该怎么办?把他们驱逐出兰德尔领?他们没了流民团伙,离开兰德尔领,你让他们怎么活命?”

    “这个……因为战争和工程而伤残的人,会有抚恤金。”维克多尴尬地说了一句,他还真没有仔细想过这些问题。

    “那不小心伤残的呢?”老神父目光灼灼地盯着维克多,唾沫横飞地说道:“抚恤金?缺手缺脚,瘫痪不能动,抚恤金有个屁用,能管一辈子?”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维克多点点头,说道:“我这就命人先把各村镇农庄的济贫院先建起来……至于救济残弱,那是您的职责。十一税,主要就是干这个事的……教会怎不能让我出钱养着残障信徒……大不了,我多捐一点献金,您总能满意吧?”

    “不满意!”

    米勒神父拍着桌子,痛心疾首地说道:“你在给我装瞎是不是?济贫院暂时照顾一下可以,可他们有家人在,那就不能住在济贫院。济贫院最多就是分派口粮救济。问题根本没解决!你看卡森一家三口,夫妻俩要照顾孩子,只能算一个半劳力,那个孩子也只能领到半份救济口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超凡贵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亚洲城ca88唯一官方网只为原作者长戟大兜2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戟大兜2并收藏超凡贵族最新章节